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the ‘Motherhood’ Category

見到我,你話
抱抱
我彎腰攬住你
同我玩,你話
我傷口痛,不能下床,不如你上來
你把玩控制病床的按鈕,升高,降低
夠鐘返屋企,我話
唔捨得
我彎腰攬住你
唔捨得,你又話

瞓唔著,你話
我唱《麥兜與鷄》比你聽
都係瞓唔著,我想玩匿埋
但喺我好眼瞓,不如我講個故仔比你聽:從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廟…
你整古我
Sorry囉, 我講岳飛嘅故仔比你聽吖?
都係瞓唔著
咪住,爹地陪你瞓住先,我半夜再來偷睇你有無踢被
仲係瞓唔着,你話

我想睇恐龍煮左隻狗嚟食個本書,你講比我聽
好,(講講講、講講講…)
我都想煮嘢食
煮咩食?
妹妹stew

Read Full Post »

兩歲的酥上學了, 記一下憂患開始前說的話留個念?經手(湊酥的)人太多,不知哪句話是誰教的,但榜首阿媽最愛—句鐵定是酥兄自己想出來的:

(1) “媽咪返工,放工返黎,鍚酥酥"

(2) “搞掂。餐蛋麵。"(據說是婆婆個friend教佢嘅)

(3) “波波月亮,蕉蕉月亮,呢埋左。"

(4) “男人大丈夫,不流淚。"(小子逢挖鼻孔便大叫,我跟他說"男人大丈夫,流血不流淚"誰不知他自動(懷疑是有意識地)略去流血個單野,怕死性格表露無遺-_-)

(5) 媽: “點解要抱?"
酥: “因為喊。" (理直氣壯)

(6) 酥: “嗚嗚,媽咪,酥酥食呢D。嗚嗚"
媽: “喊無用" (唔比佢食)
(一會)
酥: “哈哈,哈哈,媽咪,酥酥食呢D。哈哈"
媽: "笑都無用呀!"(忍笑中)

(7) (公園內的SIR滑梯) “壞左…公公整,(一本正經看著娘親)媽咪,叫公公整。"(公公是萬能的!)

(8) “婆婆煮飯,好食; 媽咪煮, 唔好食。" (大膽! — 因為阿媽成日煮番薯無肉飯)

(9) “酥酥食,嗲哋食,媽咪食,婆婆食,嫲嫲食… (暫時 – 不自私的好酥)

(10) 酥: “喊,曵曵" ,媽: “邊個喊?", 酥: “酥酥。" (算有自知之明)

(2) “媽咪坐呢度,陪你。" (你我不分)

(9) “酥酥煮南瓜肉肉飯,好香。比媽咪食。"(忽然孝順…講緊佢用玩沙膠桶及鏟煮的餸)

(10) “媽咪食多D。"(用膠桶及鏟焗的蛋糕…)

(11) “媽咪小心D。" (於馬路前)

(13) “媽咪咁夜返,天都黑哂。" (揾食艱難啊,仔)

(12) “傻豬,媽咪係傻豬。" (都你你最了解阿媽)

Read Full Post »

如果嬰兒的保命招是可愛, 兩歲頑童沒被阿媽掟落街的原因很可能是看似無心的馬屁話吧…

話說: 少婦仍在進行無甚作用、純為自虐的『一年只買廿件𥘎』行動, 一日穿了一件購物狂朋友送贈的雞肋型 (即款式質料十分一般, 但全新未穿過的)大衣上班, 下班約了個衰佬在地鐵站會合一起回家。該斗胆仁兄一見小妹即說: 『呢件𥘎好核突。』, 我當堂不想再理啋他, 走進另一卡車廂。

回到家中,甫進門酥酥便伸手捉著我的大衣下擺道: 『媽咪好靚…』

阿酥兄, 如不是你, 你老豆可能要脆玻璃了…(快D叫老豆請你食餅餅吧)

關連閱讀: 『一年只買廿件衫』 – 源頭減廢

Read Full Post »

(這篇是一年前寫的, 一直沒放上來, 最近想重新寫, 未有時間但總得有個開始, 順手放上來, 歡迎指教)

近年流行稱呼別人的孩子作小王子、小公主,彷彿千金、公子也不夠矜貴,要當上皇族能稱心如意。小妹聽到總覺得可笑,難道喊兩句就會變王子了嗎? 除非是巨富二代,長大了己還不是營營役役。

一次,媽媽與我帶孩子上街,碰見鄰家大叔,大叔客氣說:『你家的小王子嗎?長得真可愛。』我媽連忙笑道:『乞衣仔而已,豬一隻。』

媽媽是老派作風,鄰居則擁抱潮流。那一刻我覺得很滑稽,但也慶幸媽媽沒被弄孫之樂充昏頭腦。

老式人多稱自家孩子為『乞衣仔』、『乞衣女』,或喊『小狗』、『小豬』,愚妹以為大有智慧:一方面是自謙,表示自家孩兒平凡不矜貴,另一方面也是期望孩兒能粗生粗養,像小豬小狗般容易長大。

現代發達、太平國家的孩子待遇比古時──即是還未有電燈、抽水馬桶、自來水等等的時候──的皇孫貴冑只有過之而無不及。除了吃飽穿暖,不論冬夏室溫永恆地怡人,每天沐浴更衣,父母有餘暇甚至會以油按摩其小小身軀以收『增強免疫力、結實肌肉、促進血液循環及親子關係、增進食慾、寧神安睡…(下刪二千字)』之效。

教育方面更是媲美大清皇朝對未來領導之栽培。不論男女,個個文韜武略、多才多藝──一般免費學校已授中西語言歷史、數學科學、天文地理、美術音樂,更設體格鍛鍊。家庭環境稍佳的孩子更是無所不學:四式泳術、八國語言、琴棋書畫、舞蹈網球高爾夫騎馬……

唯一及不上皇家的可能是心志吧。

至於小豬,希望他不要辜負王子般的待遇,做個好人。

Read Full Post »

1)
很久沒寫,
只想多陪陪小豬。
與其花一句鐘寫他有多狡猾,
不如跟他一起滑頭偷懶划算。
兩秒鐘拍個照心情已經變了。

外頭的人看我不怎麼親近小豬,
有人來幫忙便扔下他去喝水呀上厠所呀打扮呀。
晚晚你儂我儂,何須在人前兒女情長。
不是説笑,沒有外傭、老公暫别、一大一小,真係『能夠的都已做到』。

再過一陣,還有一事要受眾人唾棄…
是的,剩下一個白天要上班的人湊仔兩個月還不夠,還有真正厲害的不敢公開,
只能說,這家人就是愛折騰。

我們就是這樣的一對父母,
有愧嗎?一點也不。
能夠的都已做到。

這兒是黑暗的,要陽光到面書去,那兒才是應酬的好地方。

2)
生了孩子後常有人對我說, 母親偉大。其實,我一點都不偉大,自己的媽媽那個年代很多事沒選擇,只得咬緊牙關,真正艱難,對她們,無限佩服;到了我們這一代,太多事情可以控制,說穿了就是一個選擇, 選擇了承擔繁殖後代的責任,也選擇了那無時無刻的巨大歡樂。不能說沒有自利的成分。

3)
不用為我擔心,我很好,豬也很好,只是沒時間寫那些,我接了一份工作──義務的,但專業、耗時的。我只是生了孩子不是進了墳墓,豬睡了、大了我仍要對自己負責。那些糖水文,遲些再寫。謝謝。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