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the ‘音樂/合唱團’ Category

有一些歌每次去卡拉OK我也會唱, 不唱不安樂。

我的必唱歌依次為: 劉若英- 《後來》; 趙傳- 《愛又怎麼說出口》 及陳奕迅—《黃金時代》

《後來》讓我回憶、回味一下自己的初戀。歌詞不一定與現實遭遇完全吻合,只是那情懷直如最後一句歌詞的開首:『永遠不會再重來…』

《愛又怎麼說出口》除了我愛的人不愛我之外 (實不相瞞,少婦還是少女的時候屬於《那些年》內的彎彎那一類──就是女主角旁邊不起眼的朋友,拍拖也沒有很順利,被『分手』了好幾回,所以這歌很合用。) ,還給我一總屬於男人的、充滿豪情的悲傷感,彷彿人生總總可望而不可即的悲哀都能透過這首歌宣洩出來。

至於《黃金時代》,那是讀大學一年級的時候瘋狂兼職上班途中聽的:我們什麼都想要卻不能肯定愛不愛誰、約不約定誰。也許被說中了吧,所以當時常常聽。那一年亦是我去卡拉OK最多的一年。

婚後少有外出夜浦,很久沒唱卡拉OK。昨晚餵夜奶的時候,因為唱厭了麥嘜電影內的歌、卡通片主題曲、梅村歌曲、其它兒歌,我開始唱流行曲,於是便唱了以上三首歌,順便懷念一下那個我時常唱K的時代。

Read Full Post »

星期天的早上,我到樓下買了早餐及報紙回家才搖醒老公。我們邊吃邊讀報。看到國際版刊登了一篇分析台灣近年有芬蘭化跡象的文章,問他要不要讀,『你說給我聽吧。』他說。我便按著文章的說法向他解釋什麼是芬蘭化…

之前一天晚上,他叫我聽聽達明一派的《十個救火的少年 》,說這歌很有意思。聽到『為了要共愛侶一起更甜,靜悄靜悄,便決定轉身竄』一句,老公說自己可能也會這樣。我想說自己很強想了一夜。第二天解釋完什麼是芬蘭化時,『是甜了點』我對自己說。

《十個救火的少年 》

曲:黃耀明

詞:潘源良

『在某午夜火警鐘聲響遍,城裡志願灌救部隊發現,站立在橋邊 /

十個決定去救火的少年,一位想起他少鍛鍊,實在是危險,報了名便算 /

另有別個勇敢的成員,為了要共愛侶一起更甜,靜悄靜悄,便決定轉身竄 /

又有為了母親的勸勉,在這社會最怕走得太前,罷了罷了,便歸家往後轉 /

十個決定去救火的少年,來到這段落,祗得七勇士,集合在橋邊 /

為了決定去救火的主見,其中三位竟終於反了臉,謾罵著離開,這生不願見 /

尚有共四個穩健成員,又有個願說郤不肯向前,在理論裡,沒法滅火跟煙 /

被撇下了這三位成員,沒法去令這猛火不再燃,瞬息之間,葬身於這巨變 /

在這夜這猛火像燎原,大眾議論到這三位少年,就似在怨。用處沒有一點。在這夜這猛火像燎原,大眾議論到這三位少年,亂說亂說,愈說祗有愈遠…』

Read Full Post »

想休息一晚,不要做豬頭,跟你猜個謎:這兩首歌裡有我第一個孩子的名字。

(估中有獎)

(一)

(二)

Read Full Post »

上兩個星期聽完《朱咪咪 – 大吉利是演唱會》。在回家的路上,忽然想起聖經中耶穌告訴彼得他會在雞啼之前,三次不認耶穌是他的老師。

有此聯想是因為演唱會前有三個朋友分別問我週末有何節目,我提到自己要聽朱咪咪演唱會時,朋友們異樣的目光彷彿在問:『你怎麼會喜歡這一套?』可能下一句就要說:『你不會也喜歡尹光吧…』。頭一回被問我還嘗試解釋朱咪咪除了會講有味笑話外,唱歌其實很動聽、古今中西皆宜云云。說了幾句,發現對方點頭背後的不以為然,我放棄了。既然一句『陪媽媽看…』就能令大家釋疑,何必多講。

可是聽完演唱會後,內心激動,如果不說出來,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一位我佩服的藝人。

在朱咪咪身上,我看到一個綠葉生存的故事。朱咪咪聲底靚,技巧好,轉數又快,在台上搵食最適合不過。聽過她現場與謝雪心 ── 任白的正式弟子 ──  合唱粵劇《牡丹亭驚夢之幽溝》,唱羅文的《前程錦繡》、徐小鳳的《順流逆流》、蘇芮的《酒干倘賣無》、老歌《無言的結局》、《熱情的沙漠》、台語歌《舞女》**,除了有高聲喝采的衝動外,更感受到外表與際遇的重要。

除了唱歌,很多人進場也是為了看她搞笑。她也深知自己的賣點,久不久會說一兩句俏皮話,有時取笑台下的某位大叔,有時幽自己一默,偶爾來一個有味笑話也是點到即止,最重要大家看得高興。演唱會上她有時會講一些自己的事,她說自己是馬來西亞怡保人,年輕時到星洲搵食,風格不對當地人口味,輾轉來到香港。初到埗時有一回因為她不知『魚蛋檔』、『魚蛋妹』的意思,在台上說自己喜歡魚蛋檔令得哄堂大笑,她當時沒有尷尬,反而覺得自己做得好,對啊,大家到來聽歌其實就是想找點娛樂,輕鬆一下。能讓你大笑的藝人又有幾多個?坦白說,我這個三十出頭的『後生女』有時聽她或鹹或淡的笑話也會忍不住嘴角上揚。

兩次看到她在演唱會上重演她的首本戲 ── 奶娘走路* ── 見她做的投入,觀眾大樂,我越發覺得咪咪姐很『識做』,她為觀眾而表演,其實演唱會上她只需唱歌,但知道大家想重温一下這個,她就不吝嗇。正如她當某牙科中心的代言人,一有機會,電視節目也好、演唱會也好,雖然不能直接賣廣告,她也會想一些趣怪方法提一提該中心的口號,既搞笑,又不會讓主辦單位難做。她不但『識做』,而且識做得來可愛,老闆們怎能不愛死她。

她在台上的演出,在在表現出老練與專業。她會在唱情歌時,突然停下來嘲笑一下台下一位阿伯,大家笑得差不多了,她也不用等樂隊,自己就入,不單音準,更能立即回到歌中的情緒。

老實說,雖然她唱後輩容祖兒、鄭秀文的歌與英文歌如Moon River也很有水準,但我主觀地覺得那個Feel怪怪的,作為聽眾我不太能投入,她還是唱老歌較有感染力。也不是沒有人為她寫過歌,前天幾年有人為她度身訂造了一首《今天的我》。演唱會完結時媽媽就問為何她不唱《今天的我》,彷彿有點遺憾。回家後上網一聽,那首歌的詞頗能配合朱咪咪的處境,可是旋律略為普通,詞也欠一點詩意,始終不及一些朱常常唱的別人的經典。我暗暗覺得她應該得到一首更好的代表作。不過她演繹的《追龍》與《柳絲長》其實已經是很多歌迷心中的代表作。如果你沒有聽過,花兩分鐘上youtube聽聽吧。

剛剛過去那場演唱會上,她提到家中出了點事,可能要休息一段長時間去處理,她雖說的輕描淡寫,可是我這個不算歌迷的觀眾還是為她擔心。記得2011年聽她的『吾會玩嘢演唱會』,她說過:『有人問我點解只開兩場,很簡單,因為我唔等錢洗。』我當時就愛上她的坦白,也為她高興。而這一次的演唱會的安排也露出一點暫別的端倪,她沒有像2011時那樣選一些流行但不好聽的歌,例如《信者得愛》; 今年挑的歌都非常動聽,又有意思,而且她幾乎把她的首本都唱遍了。

開場是容祖兒的《我的驕傲》,聽的時候,她讓我感受到她找到自己的舞台,或許她沒有如徐小鳳、羅文般大紅大紫,但她順應市場盡力發揮,自有知音,而且不少,想聽她唱歌是要撲飛的;她也為知音們落力演出。中段的粵曲除了《柳絲長》,還有與謝雪心合唱《幽溝》,又請謝雪心獨兼子喉及平喉唱了《劍合釵圓》,可謂賣大包也。臨完場前的《前程錦繡》,她說是要祝福我們前程錦繡,一聽那歌詞,我覺得她也是為自己而唱的:

『斜陽裡 氣魄更壯 斜陽落下 心中不必驚慌 知道聽朝天邊一光的希望……』她成熟的嗓子唱來,令人頓覺人生充滿希望。

以後再有人問我,我會答:『我喜歡聽朱咪咪唱歌,如果我在自己的領域上能做到她那樣,足矣。』

*一種令走路者的胸部看起有晃蕩效果的步行法,不明者請看周星馳和梅艷芳主演的電影《審死官》。

**據說此歌沒有台灣人不認識的。

Read Full Post »

少婦其中一個最不設實際的夢想是做酒廊歌手。不想做歌星,那個星字太炫太耀眼不適合我。只想唱出好聽的歌,娛樂一下台下不多不少的聽眾,偶爾也搞搞氣氛,讓大家暫時忘記煩憂。

除了朱咪咪之外,我最想做她! 好看又好聽,真想摸一下。

小琳不是酒廊歌手,卻是個令 人想聽她現場演出的歌手。

比較錄音室出品,更喜歡音樂會錄音,聽聽歌者隨著心情、狀態、年齡轉變作不同演繹。同一首《東風》,MTV硬邦邦,不如音樂會上動人。

如果你在現場聽過她,告訴我那個感覺如何。

Read Full Post »

(修改了下面間線的部分)

昨天下班後參加合唱練習,被指揮狠狠地罵了一頓。

我們把Bruckner 的 Mass No.2 in E Minor從頭到尾唱一次,過程慘不忍聽。練了兩個月的歌還以為是第一次唱。幾乎人人都在sight read,有的唱錯、有的亂唱、有的無端端停下來(我是其中一個)。而他也罵得實在好。

他的連珠炮發重點有二:

(一)『唱這首歌須要絶對的專注,因為你們要把握住的就是「當下這刻!」(原文為英文之 “Now!” 是也),拍子過了便過了。』

(二) 『你們剛才唱的時候,有人傾計、有人玩iPhone、有人唱錯了在傻笑,換了是我,我會回家…。練習的時候,唱歌不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事 – 而是世界上唯一的事。』

這不就是在禪修嗎?

我一直未把去年參加梅村禪修營的所有寫出來*。這兒簡單說兩句**,依愚妹的粗淺理解,佛學的思想大概認為人可藉修行脫苦,並沒有要大家信某一個或一群神(higher beings)。而禪修是修行、讓人心靜的其中一法,不論你信不信有神也可透過禪修讓心靜下來、好好照顧一下自己。去年的禪修營我就見到很多修女神父參加。

禪修時,主持者常會叫我們把注意力放到現在這一刻,盡量別去想以前 (弊!昨天卡數已到期!)或將來(明天又要上班…)的事,專注於正在做的事。例如正在吃飯便一心一意吃,細細咀嚼慢慢吞,別說話也不要胡思亂想;行禪***時也就專心走路;茶禪時就專心享受喝茶及這一刻與同伴們在一起的美好時光。主持者又常常叫我們注意呼吸,可能因為人一旦注意一呼一吸,便比較容易慢下來察覺到自己的存在吧。

正如指揮所罵,我們唱歌要專注、要把握住當下的一刻,加上唱歌無可能不注意呼吸 – 這些加起來不就像在禪修嗎?

合唱須要留意自己與別人聲音的融和,一百人唱出一把聲就夠了,就如佛法講座中提到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眾生為一體,不分你我,也就無需較量。

怕說得不好誤導了大家。就此擱筆。

*寫了一些,見: 禪修見聞(三) – 應對忿怒case study禪修見聞(二) – 花絮禪修見聞(一) – 痛,但最重要的未有時間整理出來,不想草草了事。

**有錯請糾正,謝謝。。

***行禪、坐禪的英文分別是Walking Meditation 及Sitting Meditation。中文的禪字好像很玄,有時用英文表達反而容易明白。有一些講解佛法的書也一樣,中文版太多"術語"令一些簡單的事物/概念聽起來像是深奧的道理,一看英文版便恍然大悟。

Read Full Post »

不知怎的,一直覺得這歌是講環保的,也有可能是我一廂情願。

《下世紀再嬉戲》

歌手:黃耀明
作曲:黃耀明/蔡德才
 填詞:周耀輝
 編曲:蔡德才/黃耀明
 
仍舊在辨認 漸漸淡的氣味
記起當天的鮮花會飛
遊玩在大地 漸漸再不顧忌
那曉得剎那轉了天氣

我記起跟你一起花裡遊戲
那笑聲多愉快多美
我記起跟你爭先吸一口氣
走過多芳香的 奇妙世紀

到這天恐怕 一切將要忘記
那記憶荒謬更淒美
到這天跟你 一起不再頑皮
約定下世紀再嬉戲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