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the ‘讀 LAW’ Category

今年四月, 樂隊達明一派的黃耀明在演唱會上說了一番話*,承認自己是同性戀者,社會的反應叫人失望。愚妹以為 (抑或只是主觀希望?) 社會上早就不當同性戀是一回事,那知仍是禁忌,談論時仍然要『刹有介事地』。

眾多刹有介事當中,尤其討厭“憐憫”。一次飯局上,席間不知如何扯到同性戀這話題,一位虔誠的新教徒急不及待地說他會憐憫同性戀者,我覺得很好笑,同性戀者好端端的為什麼要你憐憫?可能對那位朋友來說,能夠做到“憐憫”已經是『先進人類文明代表』。

身邊幾位喜歡同性的朋友從沒告訴我他們愛男抑或愛女,只是在一些攜眷活動上介紹他們的拖友讓大家認識,就如一般帶男/女友見朋友的情況,希望伴侶跟朋友相處得來,日後可以一起玩。對啊,有什麼不一樣呢?少婦從前介紹拖友給朋友認識也不會事先打招呼:『喂,大家留意,是個男的。』

近期的同性戀討論也令我想起讀家庭法時的討論。

家庭法開首一課便是家庭的定義。法律上怎樣才算是家庭。大家來評評:

A. 『我的家,有爸爸,有媽媽,也有哥哥和弟弟,也有姊姊和妹妹…』

B. 相依為命七十載的年老姊妹

C. 一對沒有子女的夫婦

D. 一對夫婦與其養子

E. 丈夫及其父親不幸去世,剩下妻子與丈夫的媽媽相依為命七十載

F. 一對同居七十載的戀人

(以下非法律定義,純屬個人意見)

跟據七十後古董小學中文課本第一課,A無可能不入選。至於B嘛,我敢肯定血緣是大部份人定義有否家庭關係的最重要原因,俗語有云:打死不離親兄弟,所以B應該順利入選。

然後,大家會發現C,D,E,F的組合均無血緣關係。C與D應該行過一些世俗上的結親儀式, 多數也簽過具法律效力的文件。可以說他們之間的結親承諾令他們成為家庭。

至於E與F,既無儀式又欠文件 (大部份國家的婚書內沒有提到要一生照顧對方的母親,不然應該沒有人會結婚) ,那算什麼?可是他們已經同居/相依為命七十載,真的不能算是家庭嗎?

很多阿媽會在這個時候跳出來說:『所以阿女,無論如何都不可以同居!死都要結婚!誰說一紙婚書沒用…』阿媽果然是食鹽多過你食米!確實,一紙婚書是很有用的。不少國家對 “已婚人士/家庭”給予很多緩助及稅務優惠,加上,被視為家庭對很多人來說意義重大,是社會對其親密關係的肯定。

在英國,同性伴侶可藉Civil Partnership 享有與合法夫婦幾乎同等的法律地位,得到各種福利、可以收養兒童,只是不叫婚姻(Marriage)以及離異時的規定略有不同。而同居三年以上的戀人在很多情況下也可享近似夫婦的待遇**,例如在遺產的處理上,雖然同居伴侶不會如夫婦般自動獲繼承權,但也可在某些情況下獲得一定金額作為生活費。我猜英國法律對同居伴侶的照顧是因為太多人選擇同居而非結婚。小妹認識好些當地朋友與同居伴侶育有數名子女也沒有結婚。

是否同性/同居伴侶可享與異性/已婚伴侶同樣的待遇就能天下太平?那麼,B那對年老的姊妹又如何?她們不可以像戀人般結成Civil Partners, 即使同居相依數十載也不會享受到夫婦及Civil Partners 所享的優待,是否說明社會重視 “愛情” 多於 “親情”呢?至於E那對婆媳不是更難得了嗎?社會不是更應獎勵她們嗎?

如果你問我,我認為他們全部都是家庭關係,都應該享受到社會給予 “家庭”這個單位的福利及待遇。歸根究底,社會優待家庭,除了鼓勵延續後代 (此亦非必然原因,請君回想家計會七十年代的宣傳語句:兩個就夠哂數及偉大祖國的一孩政策),更大的原因是家庭成員無條件照顧對方、互相支持、特別是在患病及人生低潮的時候,大大地減少社會的福利負擔及加強社會穩定性。

愛情也好、親情也好、責任感也好,如此無私的奉獻當然要大力鼓勵。所以同性戀很好,異性戀也很好,結婚很好,同居也很好。

家庭法課堂上,老師憶述通過Civil Partnership Act 2004前的一個公眾諮詢會上,有一位老翁拖著另一位老翁的手說:『你們可以不斷討論下去,但我們已經相依六十載,我等不及了。』

*「第一晚完咗演唱會後傳媒問我係唔係同志,我答案係報紙大家睇到,我唔係同志,如果個意思係地下黨,我唔係地下黨同 志,由1988年我借陳小琪支筆寫咗《禁色》,之後再寫《忘記他是他》,我從未隱瞞過我身份,但係既然大家傳媒咁想知,費時一陣又問我,我唔係同志,但係 同性戀者,我係gay佬,希望其他同性戀人,唔好好似禁色入面歌詞咁,依家係21世紀,唔需要夢幻有日去愛一個人需要你哋批准,唔需要大家再估,我係 gay,gay佬,我係鍾意男人。」

**如有錯,歡迎指正, 謝謝。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