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the ‘詩’ Category

見到我,你話
抱抱
我彎腰攬住你
同我玩,你話
我傷口痛,不能下床,不如你上來
你把玩控制病床的按鈕,升高,降低
夠鐘返屋企,我話
唔捨得
我彎腰攬住你
唔捨得,你又話

瞓唔著,你話
我唱《麥兜與鷄》比你聽
都係瞓唔著,我想玩匿埋
但喺我好眼瞓,不如我講個故仔比你聽:從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廟…
你整古我
Sorry囉, 我講岳飛嘅故仔比你聽吖?
都係瞓唔著
咪住,爹地陪你瞓住先,我半夜再來偷睇你有無踢被
仲係瞓唔着,你話

我想睇恐龍煮左隻狗嚟食個本書,你講比我聽
好,(講講講、講講講…)
我都想煮嘢食
煮咩食?
妹妹stew

Read Full Post »

前因: 迪華特的馬勒六 (覆飲者) – 見第5點

最終,我們也受不住引誘聽了香港管弦樂團的ZemlinskyLyric Symphony。我一點也不喜歡此曲,單聽 Lyric Symphony ,我覺得Zemlinsky作曲簡直是拉牛上樹,難怪要輸給情敵馬勒!  最大收獲反而是聽陶傑在音樂會前講解歌詞。歌詞來自首位非歐裔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 印度詩人泰弋爾*(Rabindranath Tagore)

看看這句話你便會明白我為何對泰弋爾一見鍾情:

“I do not put my faith in institutions, but in individuals all over the world who think clearly, feel nobly and act rightly. They are the channels of moral truth.” (Rabindranath Tagore)

以下是陶才子在會上朗誦的一首詩,送給你:

From Afar

The ‘I’ that floats along the wave of time,
From a distance I watch him. With the dust and the water,
With the fruit and the flower,
With the All he is rushing forward.
He is always on the surface,
Tossed by the waves and dancing to the rhythm
Of joy and suffering.
The least loss makes him suffer,
The least wound hurts him–
Him I see from afar.
That ‘I’ is not my real self;
I am still within myself,
I do not float in the stream of death.
I am free, I am desireless, I am peace, I am illumined–
Him I see from afar.

Rabindranath Tagore

來自網路的中譯:

来自远

这个“我”随着时波漂流,

我在远处就注意了他,

满身尘土和雨水,背着果实和鲜花。

带着他所有的一切向前冲着。

他总是浮在面上

颠簸在海浪里,随着快乐和痛苦的节奏舞蹈着。

最小的损失就会使他痛苦,

最小的伤口也会刺痛了他,

我从远方看到了他。

这个他实际上不是我自己,

我依旧是我。

没有漂浮在那死亡的溪水之涯。

我无拘无束,我断绝了一切欲望。

我平静,我得到了启迪—

我看到他来自远方

*泰弋爾(1861 – 1941) 印度孟加拉语诗人、作家、作曲家和画家。20多岁时即出版了几本诗集,其中包括《心中的向往》。后期的宗教诗收录在《吉檀迦利》(1912) 中被介绍到西方。他曾在英國接受教育。通过在世界各地旅行和演讲,他将印度文化全方位地介绍给了西方,也将西方文化介绍到了印度。他坚决支持印度的独立。为表示对阿姆利则血案的抗议,他放弃了1915年所受封的爵位。他在孟加拉建立了一所试验学校,试图融合东西方哲学。这所学校是维斯瓦-瓦拉蒂大学(1921)的前身。他也是首位非歐裔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綜合網路資料)

Read Full Post »

六月康橋舞會天,

璀璨煙火照眼前,

兩百英鎊玩一夜,

貧苦老人渡一年。

這是台灣朋友的詩。

每年六月,大考過後,劍橋各書院會舉辦May Ball(也叫June Event),讓學生狂歡一下。除了基本的 “酒任飲、野任食”之外,每個書院的June Event也有一個主題,例如今年Sidney Sussex May Ball 的主題是 “La Serenissima" (威尼斯) ,同學告訴我書院內建了一條人工河,那個晚上,同學們不用到康河上划艇,新河就在學院辦事處前繞過,一些大書院甚至會放煙花,無票的同學可相約到山上看煙花。碰碰車、旋轉木馬、雜技、歌星表演等娛樂更加是層出不窮。說到這裡,你一定會問:票價多少? 六十至過二百英鎊一位不等,視乎書院的規模。據說一般做法是要兩張票一起買的,多由男士請女同學,不過人人都知我是師奶,小妹自然無緣被請,難以探聽實際操作。

個衰佬問我要不要去,我話:不如折現比我交學費好過。不過你要去,我一定扮到 “鬼火咁靚”咁陪你去,你咪企圖及意圖請第二個 (特別係你個風騷疏堂表妹*) 去就得勒。

其實我最想去捧餐搵外快,順便睇靚女,可惜太遲報名無得做。

Read Full Post »

沒聽懂老師的幽默

不及同學們年輕

人家五科游刃有餘

自己三科秒秒 K 書

天子門生十項全能: 彈琴、跳舞、品酒、划艇 …

初歸新抱一日三餐柴米油鹽

懶管你聯群結黨風花雪月論將來

自顧自大搖大擺莫負青春坐前排

莫羨人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