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the ‘衰佬語錄’ Category

青年文學獎結果公佈前一晚…

『老公,明天對我好一點』

『我平日對你不好嗎?』

(無語)

『明天有何特別?』

『明天青年文學獎公佈結果,我又要面對失敗了。』

『老婆,你會攞奬架。』

『攞什麼獎?』

『失落文學獎。』(我開始懷疑平日對他太nice。。。)

Read Full Post »

往車站的路上。

『老婆,你鼻上塗了什麼?』(無事生非)

『長暗瘡,我擦了遮瑕膏。』

『不塗比較好看,現在看起來像沾了泥巴。』(欠揍)

天氣炎熱,走了十分鐘,夫婦二人大汗淋漓。

『老婆,你辛苦嗎?』(忽然乖巧)

『還好。』

『但是你的鼻山泥傾瀉了。』(他這不是在講風涼說話嗎? — 不是因為你我會大肚麼?我會長暗瘡麼?大家還要為你說情,說什麼不要叫你做衰佬。『衰佬衰佬衰佬衰佬衰佬正衰佬…』)

Read Full Post »

到了八十歲(如果未死又沒有腦退化)我仍然會記得那個星期天的早上。那是我看了廿多年愛情小說也沒讀到過的夢幻情節。。。竟然就這樣發生了。

十時許,我在賴床,枕邊人不知到那裡去了。我轉身背向窗想再睡,一串琴聲傳來,不知名的旋律,我知道誰在彈奏。

聽了一會,爬起來,穿上拖鞋,走出臥室,果然他就坐在鋼琴前。我從後面抱他,揉他的頭。

那即興的旋律我已經忘掉,他也沒記下來…他總是不在乎。

『又不是什麼稀奇音樂,隨手而已,不用煩。』

『如果有一天你不在,我想聽怎麼辦?』

跟外子拍拖前我並不知道他懂音樂,也不在乎。反而他早知道我會彈鋼琴,只是沒想到我彈得那麼爛。我覺得他是在意的,後來一個喜一個驚的諷刺就別提了。

我想錄下他每一趟的即興,意圖就像人家說的養兒防老 (不能怪我,男方大多先走一步)。很多回都因為想享受一下不願動身找錄音機,也怕擾了興致;有幾次動手了,錄音質素又強差人意。

那天的一段像什麼?像這個:

http://www.onbeing.org/blog/touch-wood-japanese-forest-bach/3753
(這篇本來打算明天用,不過似乎比較適合星期天。就當作提早交功課,明天不貼文也不變豬頭了)

Read Full Post »

話說自秋季搬家以來,家務、公務、俗務纏身,無暇打理美容事業,小妹既非天生麗質,成績自然一落千丈。毛孔粗大、面色枯黃,活脫脫就是一名黃面婆。

直至辦喜事 ( 吾姊出閣 ) 前兩週才臨急抱佛腳,晚晚敷面兼停止擠臉上的暗瘡…

一輪努力後,夜深,正想關橙就寢,個衰佬湊近我說:

『別關燈,我想多看你一會。』

連這頭笨牛也福至心靈*  說出這麼一句讓我樂上好半天的話,小妹還怨什麼?

*看過老婆,你的身型真好裹蒸糭的朋友應該會明白…

**考試臨近,無心温習, 遂以急就章解悶

Read Full Post »

一天,自覺為公司鞠躬盡瘁的小妹查探出老板在未來一年無意加薪,遂大受刺激,並心生怨恨,一日之間變得憤世嫉俗。回到家中,甫見到老公便道:『老細不加,我自己加,我要每天偷一卷廁紙回家!!!!!!!!!』

個衰佬不但無安慰我,更落井下石:『如果你奶奶*知道了,一定會說,你以為偷廁紙無人知,可是天父會看見,天父會知…』

哈哈,正中下懷,少婦我正想找人鬥咀:『這個教法不妥。純粹靠嚇。阿女只會因為害怕惡行被發現才不做,不會明白偷廁紙本身的問題,並會種下「做壞事無問題,只要連天父也暪過便可』的想法,治標不治本!』

『那麼你又會如何拆解?』個衰佬問。

『換了是少婦我,很簡單,告訴阿女 (一)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你也不想別人偷你的東西吧、(二)順便講解私有產權在現代社會中的重要性,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不要拿,除非你想搞無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即共產) 兼食大鑊飯。』

個衰佬不甘後人發表其偉論:『你這是細眉細眼婦人之見。我會同阿女講,小便宜莫貪,要食大茶飯! 老皮刻薄員工幾卷廁紙便能補償了麼? 太便宜他了! 應該搞工會活動整治他,從根本解決無良僱主問題!』

換了是你又會如何?

*廣東話: 丈夫的母親

Read Full Post »

首月嘗試懷孕失敗後,個衰佬竟然話:

『不如上網睇下狄波拉*的生仔心得。』

『$&%*&#*$^#&^%&*($_%(…』

*狄波拉,人稱拉姑,乃七十年代的選美冠軍,亦是謝賢的前妻及謝霆鋒的母親,經常公開分享婆媳相處之道及生仔心得,其兒媳婦張柏芝剛誔下第二名孩子。

Read Full Post »

『老婆,你就像一隻裹蒸糭,很軟熟,好似糯米索(吸)了肥豬肉的豬油,好甘香。』

上兩週我還是一幅牆,現在已變成一隻裹蒸糭。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