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the ‘純粹自娛’ Category

吾家五兄妹只剩下我與三姊還是企業小鏍絲,一日,三姊忍不住whatsapp大罵老闆反復無常,小妺當天正好在office無端捱罵,遂向吾姊推介一"青山護士阿Q大法",絶對無助解決問題,純粹自我麻醉,猶如吸食鴉片,無良分享,諸位慎用:

"我們都是青山護士,正職乃’照顧’病人,那些寫報告、追業績等純為role play主題,按病人喜好設計,病人偶爾狂性大發實屬正常,正如結婚唔包生仔,食藥都唔包控制到病情…何況該類病人屬無藥醫類…各位兄弟如未能進化到同情之就只能先節哀後轉行了。"

#青山:香港精神病院所在

*好了,我知用"青山"政治不正確…人地想過下制服隱Y嘛

廣告

Read Full Post »

星期三,無端放假,到樓下茶餐廳吃梅菜蒸鯇魚飯作午餐。雖然看起來有點兀突,但是為了街坊的健康,廚師還是盡責地放了數條灼青菜在鯇魚腩旁邊。

負責落單的大娘像大伙兒的媽。一個二十出頭的男生進來坐下,看了一會牆壁上的菜牌,猶豫不決。『後生仔,土魷好味,今日吃這個好。』落單大媽指著手上一碟土魷蒸肉餅說。

我挑開梅菜挾起一塊難得的魚標。

負責收銀的姨姨打扮時髦,手叉著腰站在錢箱旁看電視。錢箱原身是是一個放麻雀的膠盒,街坊大叔說今天約了雀局, 油腔滑調地向收銀阿姨要那個膠盒放麻雀。姨姨當然不肯,回應道:『用這個放麻雀一定嬴。』把大叔打發了。

鄰桌的伯伯雙目呆滯,落單大媽打趣說:『今天無酒飲, 不用給你杯啦。吃什麼?餐肉蛋飯吧。』伯伯一身經典的阿伯裝束,條紋短袖恤衫不束衫尾,灰色寛褲,卻讓我瞥見他腳上一雙時下年輕人常穿的黑色Converse運動布鞋,也不知是伯伯的主見還是後輩的心意。

與我同枱還坐了兩個穿背心的紋身潮男,微黑的皮膚,都梳時款髮型、戴銀飾。一個除了從頭頂到後腦中央部份留了約一吋長的頭髮,其餘地方到剷光了,像馬的頭;另一個燙了及肩捲髮,比我這個女生更講究。馬頭兄吃炒飯凍奶茶,捲髮哥則點了椒鹽鮮魷加青島啤酒,都不是我等中年師奶能負荷的,大廚又盡責地加了數條青菜在椒鹽鮮魷旁, 我暗猜捲髮哥會嗤之以鼻, 誰知道他甫動筷便把菜吃了。

邊吃邊聽,哥兒倆在比較附近兩個私人屋苑的內籠間隔與租金。話題一轉『…放心,聽客電話我一定叫你做經理…』看來是一對生意伙伴。一直羨慕男生間的情誼,不像女生愛比較外表、成績、男友,四肢發達的男孩們之間的友誼似乎都來得較單純(看,又在比較了!)。自家弟弟也是跟朋友合伙開店,他不愛讀書,中學畢業便打工自立,學得一門好手藝,小店經營得有聲有色。我記得有一年搬家,弟弟叫了十多個老友幫忙,幾十箱東西,不用半小時便上了大貨車。

說起來,弟弟年紀也不小了,希望他沒有常常食椒鹽鮮魷吧。

Read Full Post »

到了八十歲(如果未死又沒有腦退化)我仍然會記得那個星期天的早上。那是我看了廿多年愛情小說也沒讀到過的夢幻情節。。。竟然就這樣發生了。

十時許,我在賴床,枕邊人不知到那裡去了。我轉身背向窗想再睡,一串琴聲傳來,不知名的旋律,我知道誰在彈奏。

聽了一會,爬起來,穿上拖鞋,走出臥室,果然他就坐在鋼琴前。我從後面抱他,揉他的頭。

那即興的旋律我已經忘掉,他也沒記下來…他總是不在乎。

『又不是什麼稀奇音樂,隨手而已,不用煩。』

『如果有一天你不在,我想聽怎麼辦?』

跟外子拍拖前我並不知道他懂音樂,也不在乎。反而他早知道我會彈鋼琴,只是沒想到我彈得那麼爛。我覺得他是在意的,後來一個喜一個驚的諷刺就別提了。

我想錄下他每一趟的即興,意圖就像人家說的養兒防老 (不能怪我,男方大多先走一步)。很多回都因為想享受一下不願動身找錄音機,也怕擾了興致;有幾次動手了,錄音質素又強差人意。

那天的一段像什麼?像這個:

http://www.onbeing.org/blog/touch-wood-japanese-forest-bach/3753
(這篇本來打算明天用,不過似乎比較適合星期天。就當作提早交功課,明天不貼文也不變豬頭了)

Read Full Post »

看見別的準媽媽寫胎動 (特別是文釆出眾的寶島媽媽們) 都是浪漫而甜蜜的,讓我一直都在期待……

可是,怎麼事情到了我這兒會變成如此…(該怎麼形容)…如此兒童不宜!

開始的幾天我只感到很輕微的動力,也不知是否自己攪腸沙*,便興奮地召個衰佬過來又摸又聽的。

快樂的時間過得特別快,兩星期後,我便有不祥的預感,因為小豬他──好‧暴‧力。

人家說什麼像金魚的吻、海豚的吻都是鬼話,跟本就是強吻不成便動粗的格局。

我明白被困狹小的空間內多麼令人不爽(忽然想起李旺陽),小豬你要揮揮手或踢一腳伸展伸展是情理中事,我都讓著你,偶爾膀胱被襲我也不跟你計較。可是我腰短,肚皮能隆起的面積也小,五個月了,自己沒怎麼長肉肚子已像裝進半邊西瓜,本來已經天天擔憂再大下去肚子會爆裂 (別企圖訕笑大肚婆的憂慮,會被雷劈的**),這樣一來,簡直覺得自己死期將至。

身邊的人 (尤其是男人) 總愛說什麼人類經過多年的進化,一定沒問題。進化你的鬼,你放兩個橙三個蘋果四條會動的香蕉和一個冬瓜進肚看看再說。

小豬又像足了他爸,餓了、 渴睡了便燥火上升,該何時吃飯何時睡覺是他說了算,不聽他的,就發火動粗。

我昨天在辦公室忙翻天沒吃午飯──先別罵,下午茶吃了香蕉,早餐也吃了特大號──到了下午六時左右準備下班,一輪猛踢,肚子被搗至不能走路,我立即狂吞了幾粒同事出差帶回來一直沒人動的印度乾棗、三塊星洲果酥,再偷了同事放在桌面的一盒維X奶,然後以螞蟻速度爬行到車站,沿途一邊安撫他:『快到外公家吃飯了…』,車到半路,小豬大俠才稍稍消了氣。

好景不常,不到廿四小時小豬俠已經從老爸身上學了新花招來折磨我。阿老爸一直以來都是床上的霸主,睡覺如模特兒擺甫士,靈活多變;所擺之甫士又似少林武功架式,大開大闔,氣勢磅礡。

話說昨夜我睡晚了半句鐘(只是半句鐘!),到了清晨五時許便覺得肚脹、肚臍灼熱,伸手摸摸肚臍,一觸到那圈過去卅多年不見天日、最近才被人強推出來拋頭露面的嬌嫩肌膚便生痛,雖然正仰臥,肚子還是又大又硬。那一刻我想:我可能是第一個懷孕後什麼意外也沒發生便爆肚的人!才五個月已經這樣,再過兩個月怎麼辦?!肯定會爆吧。

懷著預備壯烈犧牲的心情,我掙扎起來上厠所,一轉身肚臍與肚臍後面連著的肉便痛,用了三分鐘才坐了起來。走到馬桶前,又完全不痛了。再躺下,肚也沒脹、臍也不痛。這下我明白了,剛才只是小豬俠對我的小懲大戒,敢情是以手或腳頂在我肚臍下面玩撐傘。

一大一小兩個人,一個在外面亂動,一個在裡面瞎搞,將來一起在我家裡混搞。我開始後悔前世幹嘛那麼不小心得罪這樣的人,人家今世聯手來報復了。

(寫於一三年八月三日)

*拉肚子前的感覺

**遭雷撃

Read Full Post »

日常不怎麼戴首飾,也甚少買飾物。小時候沒錢買,長大後嫌麻煩。身上掛太多東西妨礙工作。尤其討厭手鍊,按鍵盤已經夠累,不用再添手銬。 

饒是如此,也有把持不住的時候。小妹行年卅二,日積月累下來的飾物 ─ 除去嫁妝金器 ─ 約有廿來件。當中約三分一是別人送的,留作紀念;三分一是趕時髦的結果,不提也罷:時尚的裝飾一旦過時就無翻身之日,既然買了,多少有點喜歡,不捨得也不甘心扔掉,妄想有一天會鹹魚翻生,於是首飾箱的角落總有一堆糾纏不清的鍊與扣在等運到。

只有剩下來的三份一才是真正屬於我的首飾。你不會常常見到它們,偶爾見到一件時,你會知道它跟我是一對的,這正是我把它們帶回家的原因。它們多是舊物,值一點錢,可是又不太保值。小妹非戀物狂,如果家中失火,我不會冒險救寶。到了那一天,除非有一個很像我的女兒,不然我會放它們出去找下一個伴。趁它們還在,獻一下寶:

(一)

 它是一個仿製品。這都是我的錯。我第一眼見到它的原形已經料到要破財,那是一副碎鑽耳環加上一對玉環。兩雙舊物經老闆娘一併成了新鮮玩意。碎鑽是方鑽,一點不閃;玉環是冰種,沒有翠,放在我的黃臉旁剛好不讓人察覺。從沒給自己買過這種東西,不捨得啊,還是出差回來再算吧。

回來,不見了。老闆娘不嫌生意小,找師傅依樣造了兩套讓我挑,跟原來的當然不一樣,當初是自己猶豫錯過了,也只好接受吧。

(二)

它嘛,本來是一堆舊玉墬子中的兩個,青青黃黃像生锈的水滴,我拿在手中覺得好玩,請老闆娘鑲成耳墜,算做了趟小小的媒人。

(三)

黃金紅寶石項圈,夠不可思議的吧?這麼俗氣的東西怎麼能戴?可不是,本來就是個俗人,才會喋喋不休說些俗事俗物。

事情發生在那遙遠的古老國度,黃金成色不重要,也不管它是有過去之物,相遇那刻的驚艷注定我們要共渡好些難忘時光。只是想不通誰要在頸上掛一串辣椒?悍婦不用標榜自己的潑辣;少女應該配搭鮮花葡萄車厘子;至於辣妹嘛,以前有這個說法麼?這項圈看起來沒五十年也至少卅年啊。我寧願想像它原來的主人是個煮辣菜的高手。一串金黃色的小辣椒,每條的頭頂錣一顆桃紅小圓點,不輸予波點比堅尼。

(四)

不只一次有人問我祖上可有人來自另一個古老文明國度,小妹不知道。可是戴上這副不知轉了多少次手的菱形金耳墜,我的鼻也高了、目也深了。

一片片小菱形拼成一個大菱形,下面吊一個更大的菱形,最下面又垂著一排細小的菱形金片,連接菱形的金線圈成十字花形,算了,說了一大堆話也解不明。不就是因為好看嘛。

(五)

那時,有人要送我一件結婚禮物。不想鬥閃也不要鬥大,輸了不高興,贏了不光榮。那種銀圈上加一顆大大鑽石的戒指,一旦戴上便得進入賽場,你不找人,人來尋你。

在舊物店選了兩枚指環讓他挑。一個金色小圈上有數點鑽石,或方或圓,細如塵,像心。許是怕主人變得心太細,沒被選上。

另一個金圈上面是一隻美麗的海藍眼睛,旁邊一行碎鑽,不是淚痕吧?是也好,它哭了我便免疫。也幸好只有一隻眼,不然便蓋過主人那雙了。

可惜不能帶它們到辨公室,小妹的工作像打仗,它們實在不是上戰場的料。當然,又有誰是天生的軍人?

那麼平日戴什麼?什麼也不戴,就一圈婚戒*。

* 好了,還沒到那個境界。見客時加一條項鍊、參加公司派對時添一隻手鐲也是有的。多虧媽媽及Leona的好品味,他們送的幾件飾物也耐看不招搖。

Read Full Post »

年尾忙, 無暇寫, 只好向大家推舊文,以下是小妹自以為是之作,既然來到就俾個面睇睇吧*: 1) 寫BLOG三年 就是為了這幾篇而已,可惜也不外如是, 真不知還該不該寫下去** :(以下數篇算是此BLOG各類文章中最好的了- 來, 盡情批評吧 – 後果自負)

To share or to show (寸人)

把悲傷留給自己 (私情)

勢利的亦舒女郞 (自以為獨到的見解)

soufflé soufflé 熟女面皮 (打油詩?)

氣自華 (不知算什麼, 不過寫得ok的)

各有前因 (李白個friend?)

紅酒牛尾 + 瑤柱扖生菜 (煮飯失敗)

跟蹤 (小說) (只有一篇, 當然是它最好)

2) 有一位朋友說過喜歡看我寫婆媳關係, 果然有眼光***:

視汝如親娘 (Updated)

輕於鴻毛之死

未敢言慧

3) 以下數篇不錯,不過也沒什麼特別,可是如果你已經愛上了我,便點撃進入吧 (竟然未愛上我!?! 膚淺的你到no.4類去笑個夠算了):

我不要當財經記者, 因為…

走後門

寫作=危險活動

去旅行 ‧無相影

六十六萬九的跑車 (真人發聲)

去飲

4) 想笑的朋友請進:

我的兄弟姊妹

大鑊

5) 益街坊類

打扮

你究竟有無化妝? – 懶人專用超平5秒變臉大法

土法篩選騎呢男 (萬試萬靈)

6) 說教類(我自己不特別喜歡,如你喜歡聽人說教便看吧,說教類之中算不錯的了)

一卡、紋眉、玉鐲子 (上)

一年只買廿件衫 – 爆煲!

北京血拼見聞 (少婦失控實錄)

救災 – 省點吧

7) 禪修見聞類(如果你最近很痛苦便看吧) 禪修見聞(一) – 痛 禪修見聞(三) – 應對忿怒case study   *要是三十天內沒有三個以上的點擊,我一於關了這個blog, 一拍兩散, 大家再也不用炆冬菇 – 哼!!! **純屬裝模作樣 ─ 絶無停寫之意。 ***對, 有眼光的就只一人,可以說我是李白&杜甫的一類…懷才不遇是也 – 別告訴窩你看不出這篇的主旨是自吹自擂

Read Full Post »

聖誕夜,沒打算慶祝,只煎了數尾急凍秋刀魚、浸了幾條油菜。快要開飯才覺得不夠餸,我急急腳拿了個砂鍋到樓下買兩碗蛇羹送飯。誰不知蛇王門前大排長龍,正想放棄,夥記見我拿著砂鍋便問:『單買蛇羹嗎?』我點頭,他招手,快手快腳便給我盛了一鍋蛇羹。原來排隊的人都在等買糯米飯。

幸好帶了砂鍋引得夥記注意,不然天光都未排到。回到家裡,鍋放爐火上熱一熱,剛好。

終於做了一直想做的事:自攜器皿買外賣。人家蘇麗珍穿旗袍買雲吞麵固然多姿,少婦穿羽絨買蛇羹也不賴呀 (果然好無聊)。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