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the ‘看世界’ Category

身邊太多人喜歡這齣戲,當小妹以為大家的感動位跟我一樣的時候,看到這一篇。嗯,短短一百二十五分鐘竟然也能鹹魚青菜、各有各愛,果真厲害!

我的鹹魚位:

攝影師Sean到喜瑪拉雅山拍神出鬼沒的雪豹,主角Walter找到他,兩人一起等待雪豹。Sean向Walter介紹雪豹:
Sean : They call the snow leopard the ghost cat. Never lets itself be seen.

Walter : Ghost cat.

Sean : Beautiful things don’t ask for attention.

我的青菜位:

終於等到雪豹出場,Sean卻定定地看著豹,沒有按下快門。Walter奇怪:

Walter: When are you going to take it?

Sean: Sometimes I don’t. If I like a moment, for me, personally, I don’t like to have the distraction of the camera. I just want to stay in it.

Walter: Stay in it?

Sean: Yeah. Right there. Right here.

是時候重温這一篇: 去旅行 ‧無相影

廣告

Read Full Post »

(特別鳴謝wwong留言)

管你雙失三失,飯還是要吃的。做人就這一點要命,無限理想、滿肚密圈,一旦空肚飢腸,萬事休提。

失意的日子,無心雕剁。買一個有機小南瓜。如何小?以單手能抓起為準。什麼也不用做,以錫紙裹之,亮的一面向外。放進小烤箱,開火。多大火?我家的小烤箱上下各有一條發熱管,火力可烤熟雞中翼,只有開與關,不用煩。大烤箱的主人只好自己動腦筋。

四十五分鐘一過,剖開成兩塊。拿起匙羹去囊核。你一邊、我一邊,一羹一匙,挖空心思,好不香甜。

Read Full Post »

(絶非鼓吹物質主義,只是──衣服還是要穿的)

年內第二次出差北京,終於忍不住。。。買了兩條連衣裙,花了五千大元(人民幣!!!)。

上月上京時偷空逛了一下百貨公司,嘩,不得了,見到由內地設計師主理的女裝品牌,雖未至於驚艷,但絶對有驚喜。單單上班服已經非常多樣化,款式、布料的設計、配搭也新鮮別致,只是沒有試身,不知剪裁如何。我也曾懷疑會不會是自己少買衫不懂行情,可是同行自稱『時裝女皇』的同事也忍不住連續三晚溜出去逛街。

至於價錢,也是驚──驚人的驚。名不經傳的牌子(可能是小妹孤陋寡聞吧?),雖然真的漂亮,一套兩件的套裝索價四千多*(人民幣!!!)。

回港後,我再逛一下商場,完全明白了,四千多人民幣實在不無道理。香港的平民女裝(剔除明星名媛那些上萬元一件的貨式)真的悶,很悶,難怪小妹忍得住一年只買廿件衫

這次上京,不是沒有期望的,可是想到節節上升的人民幣匯價,小妹著實不敢奢望能夠大手掃貨。正在爭扎要不要到西單(京城的銅鑼灣)接受試探,老板突然提到敝機構最近出了一篇專題報導,關於內地冒起的本地時裝計設師品牌及消費趨勢,一些機構投資者看過後擊節讚賞,認為有啓發性云云…這次完了,我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甫下班便跑到西單。

只挑本地薑看:第一間,很漂亮,不過不對少婦口味;第二間,別致,不過不實用:第三間,很好,也很貴,正要離開,慢著…我一直在找的外套!!!還有連衣裙!!!這個設計師也太絶了,她就是懂得女人 ──我們不是天橋上的模特兒,我們沒有完美的身型,不過某一兩個部位總還是見得人的,再多便不行了。她(也可能是他)的衣服每件一個重點,露了腿不會讓你再露心口;露了心口的話,布料就不會在其他位置吝嗇;每個款式有一個為白裡透紅的北方姑娘而設的顏色,也有一個適合偏黃的亞熱帶朋友(如我)的顏色,太體貼了!

這個店不是黑白灰藍那一調,是很女人味那種(有點像Club Monaco,低調而嫵媚,價錢也差不多),試穿上身,剪裁也合度,喜歡的四件東西合共八千塊。又掙扎了兩天,勉強找到數個藉口,帶了其中兩件回家,肉還在刺。

不過如果他們在香港有分店,我絶對不會光顧內地店。撇開人民幣及重稅不談,他們的服務真的非常非常落後。不是態度問題,售貨員的嘴比蜜糖還甜,每位也笑容可掬,而是整間店的設計及運作還停留在路邊剪牌店的層次 ──信我,小妹是上海剪牌店的擁躉,買一件八百多塊的大衣待遇有如在女人街買半打絲襪。

試身室無鏡已經非常討厭,憑什麼我要讓別人評頭品足? 小妹共試六件衣物,換了第一件出來,手袋及私人物件還留在試身室,店員竟然讓另一位客人進去更衣!當店員告訴我某位大陸電視明星買了小妹試過的其中一條裙上節目時,我好想請教她:那位明星也是這麼試身的嗎?

店員又告訴我,他們的衣服每個款式、每個顏色只有三件:大、中、小碼各一件,所以不會撞衫。撞不撞衫我倒不在乎,小妹反而擔心下回在深圳羅湖城見到同一個款賣三十塊一件,屆時我會想自殺。我想知道她有否說謊,亦因為如果真的只有一件,我只能買放在架上展示、大家也試穿過那件。於是第三天付鈔交易前,我瞄了瞄貨架上相同款式的呎碼,還好,跟我買的不一樣。不過同一時間,有兩名大漢送來新貨,他們在我面前把一堆包了膠袋的衣服倒在地上讓店員點算,我真希望自己沒有看見這一幕。難道他們就不能整齊點、衛生點麼?這兒的衣服每件也賣過千元啊!

事情還沒有完,回到家中,我拿出新衣想要試試,不出我所料,衣服有一股味道,如果你常回內地應該會明白,那是內地路上的氣味,一股黏答答的塵土味,好像十天沒洗頭似的。漂亮衣裳不經洗,但我還是忍不住手洗一遍…看來,下回真要忍一忍。

*沒有減價的日子,香港牌子G2000套裝大概一至兩千港幣一套,好一點的如Giodano Ladies 要兩至三千,再貴一點的外國牌子如Club Monaco差不多四千吧。

Read Full Post »

從沒見過那麼多老外像我們一樣每隔五秒便忍不住舉機拍照。晚上:火光處處, 美女如雲;像走進《奪寶奇兵》的拍攝現場。白天:沒有雨天的亞得里亞海夏日、大理石城牆與古蹟、八爪魚沙律與青口、碧海、比堅尼與南歐麗人、巴爾幹半島的歷史遺跡化身成為成年人的夢幻樂園……

Read Full Post »

相信很多人也對『挖鼻孔空氣污染指數測試』耳熟能詳。方法非常簡單,只需身處某城市/鄉鎮/火車站/地下鐵網絡約四句鐘*以上,用面紙或手巾揉成幼條狀,或乾脆以閣下之食指探進鼻孔**,將任何不屬於閣下身體組織一部分的物體/黏液挖出,再觀其色澤及質感,即可大概判斷該地點的空氣質素及濕度。

以下乃小妹於2010年4月至8月之測試結果:

香港 (非旺角及銅鑼灣): 白色中帶點偏灰綠,濕潤而黏度適中

劍橋: 量少,幾乎透明,黏度適中,不太乾

倫敦 (乘坐地下鐵少於20分鐘的日子): 灰色,濕潤而黏度適中

倫敦 (乘坐地下鐵超過50分鐘的日子): 黑色兼附有像碳般的微粒,濕潤而黏稠

慕尼黑 (雨天): 白色中帶點青草般的綠色(?),濕潤而黏度適中

海德堡 (德國南部, 陰天): 白色中帶點青綠色,濕潤而黏度適中

Baden- Baden (德國南部, 天晴) : 白色中帶點青綠色,有點乾

Dubrovnik (克羅地亞, 天晴): 量很少,半透明呈白色,有點乾

Mostar (Bosnia and Herzegovina, 炎熱): 量很少,半透明呈白色,很乾

Split (克羅地亞, 天晴): 量很少,有點乾,白色

Zadar (克羅地亞, 天晴): 量很少,有點乾,白色

對,其實想告訴你我到哪裡去了。

*四句鐘之限由誰定? 小妹想當然而已。

**以白色面紙或手巾效果較佳,因為以白色作底色有利觀察探得之物。

Read Full Post »

晚上十一時的自修室,只剩下我與另一位同學,正要作最後衝刺,同學走過來搭訕。

大半個小時之後…

『如果有人跟我談民主,我會說:「民主去死吧。」』同學說畢便很有禮地道別,剩下我跟一桌子的書和一副混亂的腦袋。

同學來自喀嘜隆

為什麼會談到民主? 應該是他問及我的職業 (我曾當記者),聊到傳媒,再扯到西方媒體如何報導非洲、亞洲、中東等地的消息。同學說西方的媒體根本沒有嘗試理解非洲,只是從他們自己偏頗的角度看非洲的問題 (同一番話,一位在國際知名報社任職編輯的香港朋友也說過,只是將句中的非洲換上中國。另外,我明白很多記者即使在報導自己老家的新聞時也有一知半解或帶著有色眼鏡的情況,但並非這篇的重點。) 。他說從西方媒體的報導看來,他們的駐非洲當地記者似乎無讀當地的報紙,他在劍橋碰見過一位英國金融時報駐非洲某國的記者在飯堂跟其他人談該國的選舉,同學搭訕提供一些不同的觀點,那位記者當場變臉。

我不知道同學的觀察有多準確,因為我自己對非洲也只是半知半解。同學也強調他的意見不能代表所有非洲人。

從新聞的觀點與角度很自然便扯到歷史。同學提到曾有非洲某國領袖說該國已沒有自己的歷史,因為該國歷史都是由歐洲人撰寫的,史觀全是歐洲人的角度。該國的人經過殖民的洗禮,在學校學的是歐洲人的語言、歷史,『悲哀』他說。
(諷刺地,在我右邊的書桌駐紮的一位德國博士生的論文題目正是非洲某國的殖民史。)

接著,他告訴我喀嘜隆的事,據他所說,喀嘜隆脫離英法統治後,由一強人獨裁領袖管治,雖然獨裁,但起碼人人知道該守什麼法律,國家的經濟也在進步。自從1983年,引入民主制度,便出了亂子,政黨只圖一時利益,無長遠計劃,朝令夕改,國家的資源都賣給外國人…

你猜對了,同學接著便說:『我們有我們治國的一套,他們(歐美)憑什麼硬要我們民主,民主並不適合所有國家…你們中國有優勢…我非常欣賞李光耀』 (坦白說:小妹也佩服李光耀,至少他不貪污, 你硬要說他貪權我無話可說,我只覺得他不信其他人能做得比他好,但新加坡也在變,現時他們非常有名的政府獎學金制度*當中最高的級別包括頒給將來準備從政的學生** ,如資料有誤,敬請指正)

我不在此評論民主是否一定好,你知我知, 世上無完美制度,很多時候,時機主宰結局 (看看高鐵)。事後,我在wiki看喀嘜隆歷史,實在難為正邪定分界…(陰謀論者估計當中不乏一些已發展國搵佢地笨,借民主之名搞亂佢地既政局,然後又話借錢比佢地發展基建呢樣個樣,再大量傾銷糧食搞亂佢地既農業經濟,人地還唔到錢,唯有賣油賣礦…可能其間再扶植幾個賣國貪官,銅鐵石油仲唔手到拿來咩)

與同學的對話令我想到看電影Avatar時的難受與內疚。城市人的生活模式、消耗享受,你道資源都從哪裡來? 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我們不也滿手鮮血麼?

補充+澄清:我認為民主比政治制度較合理,也認為香港是有條件普選的…民主在中國也要推動, 只是由內部國民推會較合適, 當然,要發動國民推動民主又要回到教育…其實我寫這件事,只為指出:

一) 制度重要,施行的方法/時機在很多時候更重要,施行的人的素質在絕大部分情況下最重要 (看看新加坡,再看看喀嘜隆)
二) “民主”也有可能成為國與國之間互相剝削、制衡的工具,不是“民主”本身的錯,只是人類的自私天性在作惡(或曰求生本能在發揮功效吧)。

其實,與同學的對話也令我想起香港的高鐵,但這篇太長太雜,下回再續。

Read Full Post »

像不像香港的武打漫畫? (即是風雲.神兵那種)

“油畫版黃玉郎" 是個衰佬為El Greco 作品起的別名,也是他的畫給我們的感覺. 我們其實分不清黃玉郎跟馬榮成或其他香港漫畫家的風格, 只是驟眼看時有點似曾相識.El Greco是希臘人, 於1577年到西班牙中部的Toledo定居. 我好喜歡他的畫, 很有感染力, 有他的一套 (其實我中學時畫畫有點像他 (各位見笑了) , 喜歡用很濃的顏色, 很多時為了表達一些觀感不計較像真度 (別誤會,不是說El Greco不像真啦, 但他不是照相機型) , 那時也有同學仔笑我亂畫, 我反正無天份,只求交功課, 也不介意.)

此畫資料:
Baptism of Christ
1608-1614
Oil on canvas
330 x 211 cm
Hospital de San Juan Bautista de Afuera, Toledo

注:我無看過這畫, 那天該館無開,只是在網上找不到其他更富"黃玉郎"味的El Greco.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