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the ‘正經八拜’ Category

今週有大量紀念WWI活動, 其一為PORT TALK – 何謂PORT TALK: 邊聽演講邊喝砵酒, 沒有更爽的吧 – 題為WWI之因. 有人問及推介讀物, 講者Jack Spence介紹了兩本書, 公諸同好一下:

Margaret MacMillan: The War That Ended Peace

Barbara Tuchman: The Guns of August

今天講題為: The Causes of the First World War: A failure in diplomacy 順道撮要 (有可能聽錯聽漏) :

1) 歷史因素:五列強因各種原因/戰事自尊受挫 – 令nationalism興起

2) 科技令軍隊可大規模快速行動

3) 當時精英對戰抱浪漫想法, 寧願一鋪戰敗也不願慢慢衰落, 也認為戰乃其中一個解決問題之法子, 不等先試盡外交手段

4) 19世紀數場戰事也短期完結, 以為戰事可以很快結束

5) 德國想攻比利時(中立國)以打法國,沒想到英國會為一紙條約出手, 當然, 英國也為了保護英倫海峽

6) 非洲利益分臓不均, 德國又忌英之海軍

講者也有提及一戰後之凡爾賽條約如何埋下二戰種子(那是常識吧),及二戰後之處理與一些他對現時局勢的看法, 不詳述.

另, 所住之學院 -對, 就是這很偉大地辦PORT TALK的學院- 其創辦人據聞就是因為WWI後想防止類似事情再發生, 於是搞間學院出來讓各國學生做朋友, FRIEND左就唔洗打扙, 打BAND得啦.

Read Full Post »

星期天的早上,我到樓下買了早餐及報紙回家才搖醒老公。我們邊吃邊讀報。看到國際版刊登了一篇分析台灣近年有芬蘭化跡象的文章,問他要不要讀,『你說給我聽吧。』他說。我便按著文章的說法向他解釋什麼是芬蘭化…

之前一天晚上,他叫我聽聽達明一派的《十個救火的少年 》,說這歌很有意思。聽到『為了要共愛侶一起更甜,靜悄靜悄,便決定轉身竄』一句,老公說自己可能也會這樣。我想說自己很強想了一夜。第二天解釋完什麼是芬蘭化時,『是甜了點』我對自己說。

《十個救火的少年 》

曲:黃耀明

詞:潘源良

『在某午夜火警鐘聲響遍,城裡志願灌救部隊發現,站立在橋邊 /

十個決定去救火的少年,一位想起他少鍛鍊,實在是危險,報了名便算 /

另有別個勇敢的成員,為了要共愛侶一起更甜,靜悄靜悄,便決定轉身竄 /

又有為了母親的勸勉,在這社會最怕走得太前,罷了罷了,便歸家往後轉 /

十個決定去救火的少年,來到這段落,祗得七勇士,集合在橋邊 /

為了決定去救火的主見,其中三位竟終於反了臉,謾罵著離開,這生不願見 /

尚有共四個穩健成員,又有個願說郤不肯向前,在理論裡,沒法滅火跟煙 /

被撇下了這三位成員,沒法去令這猛火不再燃,瞬息之間,葬身於這巨變 /

在這夜這猛火像燎原,大眾議論到這三位少年,就似在怨。用處沒有一點。在這夜這猛火像燎原,大眾議論到這三位少年,亂說亂說,愈說祗有愈遠…』

Read Full Post »

(這篇轉載自滿天神佛BLOG。)

我不知道其他人參加由梅村舉辦的禪修營之後最深刻的是哪一個部份。愚妹以為精髓就在一行禪師(Thich Nhat Hanh) 的開示 (佛法講解)。

自從2011年第一次參加禪修營之後,一直想寫開示內容及自己的感想。可是越重視題目便越覺得要好好想清楚才下筆,加上有一次見到一本禪師弟子寫的Introduction 類英文書*,大大本、附可愛插圖,最重要是內容就是我想寫的,他只有寫得更好。

今年的禪修營扯了外子同去,他比我勤快多了,也因為沒野心,回來之後輕輕鬆鬆就在日記中寫下了這一篇,簡明扼要,得他允許跟各位分享。外子最感興趣的是佛學如何處理生死的問題,所以他的文章也是針對生死的問題而發。(以下版本經小妹整理,因為外子下筆時沒想過公開,所以頗簡略,故也加了一點注解)

先說一點背景:小妹於中學時期接受了天主教的洗禮,大學畢業後一直掙扎於信與不信之間。丈夫在一個福音派新教(基督教)家庭長大,現在是一名自由派的基督追隨者。

參加禪修營不是外子第一次接觸一行襌師,我倆認識之前他已讀過襌師的《生生基督世世佛 Living Buddha, Living Christ》。該書講述基督宗教與佛學兩個宗教傳統的相似、相通之處。跟據網上資料,一行禪師曾於普林斯頓大學修讀比較宗教,並於哥倫比亞大學講授比較宗教課程。另外,外子不久前也讀了襌師的《你可以不怕死》一書。

寫這些背景,因為愚妹以為每人聽了開示之後的得著都不一樣,外子本身是一名選擇了相信的基督徒,他的體會及注意點跟本身沒有宗教信仰或學佛的人可能不一樣。另外,亦聲明這篇分享的是宗教間的交流而非討論基督宗教教內信不信的問題。

入正題,請指教:

『今天,去了一行禪師的禪修營,他似乎年紀漸老,所以所講的都彷似是集一生學所之大成,既集中說重點也精煉。

其實他今天所說的可歸結為一點,就是 “空”。所謂空,即是沒有一個自我, “我”之所以謂 “我”是由眾多不同的原素組合而成。(愚妹注:例如一朵花,可以視為由泥土內的養份、陽光、水、種子等組合而成;又例如小妹這個人是由父母的細胞、多年來的吃喝、呼吸、老師長輩朋輩的教導滋養等組合而成的。)

萬物本性皆空,皆因所謂的 “我” 是不存在的,又可以說是一直都存在,又或說根本不應該說「存在」或「不存在」。(妹注:譬如說一朵花,開花之前、甚至花苞出現之前又或該株植物發芽之前,那花已經存在於世上,只是以種子、陽光、水等等的形式存在。花謝了以後,花沒有消失於世上,只是化作了春泥而已。又譬如小妹死後,火化了也會以骨灰、二氧化炭、火化時的發出的光和熱及水份等模式存在,更不用說我的細胞也會存在於我所生養的孩了身上,所以組成我那些原素其實一直都在,我死後也不會消失於世上。)

引伸的應用意義就可以很闊,首先沒有所謂「存在」或「不存在」,就可以把「生」或「死」的觀念看破。因為所謂「出生」並不是指由「沒有」變成「有」,死也不是指從「有」變「沒有」;出生前、死亡後,其實都是通過不同的形式呈現出來,當條件成熟了,便從一種形態轉化另一種形態/存在形式,所以根本未有過「出生」,也沒有「死亡」,因為每一個生命個體都是一種呈現。而在每一個生命裡頭也會看得見其餘的生命,這些其餘的生命可以是「今生」也可以是「前世」的,因為眾生其實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每個生命裡頭可以望見眾生、望見大地、望見宇宙。到了這種圓融無礙的境界,就可以穿越、超越生死,不再讓「有」、「無」、「生」、「死」、「存在」、「不存在」拘禁,也同時打破這些觀念。

這種概念及思想也不是佛學獨有,耶穌也曾說過「天國不是在這裡,也不是在那裡,而是在你那裡」。又說「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常在我裡面的我也常在他裡面…(約15:5)」這與「生佛不二」(從網上找到的注解: 眾生跟佛是一不是二) 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概念是相近的。

正是由於這種觀念,佛教中的眾生平等、不殺生、保護地球、保護環境等主張就顯得合情合理,因為「我」皆在宇宙、眾生及萬物之內,又怎忍心殺之?亦是從這基礎上培養出慈悲、仁愛、平等、謙遜的精神,也由於眾生皆相互影響,今世、來世也一樣,所以我們要修習「正念」,建立良好的「業」,這些皆需要通過修行不斷的提升,以令自己成佛,也使他人成佛;每人的思、言、行皆會對眾生帶來影響,所以每一個人都需要修行提升,在實踐上也通過眾人的力量,團體中彼此鼓勵實踐,再影響其他人及世界(妹注:這也近似天主教內常說的:成聖自己,聖化他人) 。這樣積極的實踐,也跟基督宗教所提的「結果子」,「作好見證」、「作鹽作光」的進路是一樣的。』

補充:外子以為這篇寫得不夠仔細,有些部份(特別是講述基督宗敎的部份)頗粗疏,但我以為這是一個交流分享起點,如要寫至學術論文般鉅細無遺,可能根本不會發生。

*(當天沒買那本書,後來再去也找不到了,又忘了作者名字…可惜,好心人如知道請相告。)

Read Full Post »

今年四月, 樂隊達明一派的黃耀明在演唱會上說了一番話*,承認自己是同性戀者,社會的反應叫人失望。愚妹以為 (抑或只是主觀希望?) 社會上早就不當同性戀是一回事,那知仍是禁忌,談論時仍然要『刹有介事地』。

眾多刹有介事當中,尤其討厭“憐憫”。一次飯局上,席間不知如何扯到同性戀這話題,一位虔誠的新教徒急不及待地說他會憐憫同性戀者,我覺得很好笑,同性戀者好端端的為什麼要你憐憫?可能對那位朋友來說,能夠做到“憐憫”已經是『先進人類文明代表』。

身邊幾位喜歡同性的朋友從沒告訴我他們愛男抑或愛女,只是在一些攜眷活動上介紹他們的拖友讓大家認識,就如一般帶男/女友見朋友的情況,希望伴侶跟朋友相處得來,日後可以一起玩。對啊,有什麼不一樣呢?少婦從前介紹拖友給朋友認識也不會事先打招呼:『喂,大家留意,是個男的。』

近期的同性戀討論也令我想起讀家庭法時的討論。

家庭法開首一課便是家庭的定義。法律上怎樣才算是家庭。大家來評評:

A. 『我的家,有爸爸,有媽媽,也有哥哥和弟弟,也有姊姊和妹妹…』

B. 相依為命七十載的年老姊妹

C. 一對沒有子女的夫婦

D. 一對夫婦與其養子

E. 丈夫及其父親不幸去世,剩下妻子與丈夫的媽媽相依為命七十載

F. 一對同居七十載的戀人

(以下非法律定義,純屬個人意見)

跟據七十後古董小學中文課本第一課,A無可能不入選。至於B嘛,我敢肯定血緣是大部份人定義有否家庭關係的最重要原因,俗語有云:打死不離親兄弟,所以B應該順利入選。

然後,大家會發現C,D,E,F的組合均無血緣關係。C與D應該行過一些世俗上的結親儀式, 多數也簽過具法律效力的文件。可以說他們之間的結親承諾令他們成為家庭。

至於E與F,既無儀式又欠文件 (大部份國家的婚書內沒有提到要一生照顧對方的母親,不然應該沒有人會結婚) ,那算什麼?可是他們已經同居/相依為命七十載,真的不能算是家庭嗎?

很多阿媽會在這個時候跳出來說:『所以阿女,無論如何都不可以同居!死都要結婚!誰說一紙婚書沒用…』阿媽果然是食鹽多過你食米!確實,一紙婚書是很有用的。不少國家對 “已婚人士/家庭”給予很多緩助及稅務優惠,加上,被視為家庭對很多人來說意義重大,是社會對其親密關係的肯定。

在英國,同性伴侶可藉Civil Partnership 享有與合法夫婦幾乎同等的法律地位,得到各種福利、可以收養兒童,只是不叫婚姻(Marriage)以及離異時的規定略有不同。而同居三年以上的戀人在很多情況下也可享近似夫婦的待遇**,例如在遺產的處理上,雖然同居伴侶不會如夫婦般自動獲繼承權,但也可在某些情況下獲得一定金額作為生活費。我猜英國法律對同居伴侶的照顧是因為太多人選擇同居而非結婚。小妹認識好些當地朋友與同居伴侶育有數名子女也沒有結婚。

是否同性/同居伴侶可享與異性/已婚伴侶同樣的待遇就能天下太平?那麼,B那對年老的姊妹又如何?她們不可以像戀人般結成Civil Partners, 即使同居相依數十載也不會享受到夫婦及Civil Partners 所享的優待,是否說明社會重視 “愛情” 多於 “親情”呢?至於E那對婆媳不是更難得了嗎?社會不是更應獎勵她們嗎?

如果你問我,我認為他們全部都是家庭關係,都應該享受到社會給予 “家庭”這個單位的福利及待遇。歸根究底,社會優待家庭,除了鼓勵延續後代 (此亦非必然原因,請君回想家計會七十年代的宣傳語句:兩個就夠哂數及偉大祖國的一孩政策),更大的原因是家庭成員無條件照顧對方、互相支持、特別是在患病及人生低潮的時候,大大地減少社會的福利負擔及加強社會穩定性。

愛情也好、親情也好、責任感也好,如此無私的奉獻當然要大力鼓勵。所以同性戀很好,異性戀也很好,結婚很好,同居也很好。

家庭法課堂上,老師憶述通過Civil Partnership Act 2004前的一個公眾諮詢會上,有一位老翁拖著另一位老翁的手說:『你們可以不斷討論下去,但我們已經相依六十載,我等不及了。』

*「第一晚完咗演唱會後傳媒問我係唔係同志,我答案係報紙大家睇到,我唔係同志,如果個意思係地下黨,我唔係地下黨同 志,由1988年我借陳小琪支筆寫咗《禁色》,之後再寫《忘記他是他》,我從未隱瞞過我身份,但係既然大家傳媒咁想知,費時一陣又問我,我唔係同志,但係 同性戀者,我係gay佬,希望其他同性戀人,唔好好似禁色入面歌詞咁,依家係21世紀,唔需要夢幻有日去愛一個人需要你哋批准,唔需要大家再估,我係 gay,gay佬,我係鍾意男人。」

**如有錯,歡迎指正, 謝謝。

 

Read Full Post »

外子一家是新教徙,父母非常虔誠,日常生活、品行幾乎沒一處可挑剔 ─ 你要存心找碴的話當然會有一點瑕疵,只是瑕不掩瑜,做到他們那樣已經很了不起 ─ 小妹不是不佩服的。

我一直沒有向他們隱瞞自然在信仰上的取態*及禪修**的事,雖然外子有警告過我坦白的代價,但小妹以為長久隱瞞不是辦法,預期會受到的纏擾就當是對自己的磨鍊吧。

磨鍊歸磨鍊,有時兩老及其派來的說客所說的話真令小妹啼笑皆非。

今回,他們教曉我『謙卑』與『開放』是什麼一回事。

話說,小妹無意中知道一個基督徙的禪修聚會,心想:機會來了,讓他們了解什麼是禪修、佛法、基督徙也可以禪修也可以學習佛法並與其信仰無衝突***,那麼我便有好日子過了… (!)

我的面子可不少,除了兩老外,他們還邀來一位牧師太太出席。由於此前已接觸過該位牧師太太,我當時心想:『玩大了。』然而,樂觀的我還是抱有一絲希望的。

果然,牧師太太不負小妹所望,在行禪、坐禪後的分享時間,當各人專心分享其禪修感受時,她用了起碼十分鐘一方面强調自己已看了人家網頁一整遍、以及自己很開放、很熟悉心靈治療 (套用她的用語是: 我也很熟Spirituality) ;一方面再三再四强調基督教教內也有很多靜修的模式,只是牧師們太忙無推廣,叫我們可以一試,並不停地說自己不是『話這個禪修不好。』,兼不停地稱一行禪師為『嗰位一咩禪師』。其實, 那個聚會的邀請電郵內只有梅村梅村香港兩條網頁連結,兩個網頁也在首網提到一行禪師的名字。

主持聚會的朋友****也妙,他既沒有被嚇著,也沒有刻意回應,只在輪到他分享時解釋了佛法非宗敎,乃思考及令人心靜的方法,並說:『神很大,非我們能想像那麼大,只是我們常常為祂設框框。』我雖然已經不信,但也佩服他的胸襟及智慧。如果你問我,我覺得那位牧師太太跟本無心了解別人的一套,也沒有尊重其他人,人家(指其它參予者, 小妹禪修純粹為心靜)只是用一種不同的方式接近神,而那神又與牧師太太所信的神是同一個,為什麼硬要人依你的法子。

聚會後牧師太太還喋喋不休地說基督教教內也有很多靜修的模式,只是牧師們太忙無推廣。我只好答那麼你多多推廣吧云云。

── 此為牧師太太所謂之『開放』。

事情當然沒有那麼簡單便完結。要知道宗教的力量是恐怖地龐大的。事後,老爺在一次午飯時用了大半句鐘跟小妹討論,他也認為不一定要信耶穌也可上天堂,例如昂山素姬、甘地等人無可能下地獄,可是說著說著又回到:『我覺得基督教的教導是最可信,聖經內已包含一切…不信神,一切也休題』

然後,奶奶又一邊以憐憫的眼神看著我一邊請我有空時以『開放』的態度讀讀聖經。

他們平日常常將『謙卑』、『開放』掛在口中,請外子及我不要依靠自己的理智(!)*****,要依靠神…

── 如此,我又見識了兩老所謂之『謙卑』。他們認為自己是對的,那很正常,人皆如此。可是如果別人選的與其不一樣,他們如果不知道那是什麼,也不會去了解,只會認為他們選的方法可以解決任何人的任何問題,大家要依他們的。對著神,我謙卑;對著人,我的一套為大。

而小妹當然也認為自己是對的,只是如果你選不一樣的路,你一定有你的原因,只要你沒作惡害人或自戕,我未必有時間心力學習你那套,但也不妨,你有你走,我有我行,有緣碰面交流切磋也可,同枱食飯各自修行亦得。

這事就像你站這山我站那山,各人都覺得自己的山頭較高,你明明見到我站之處比你低,我又肯定見到你頭頂那個轉,大家都沒尺在手,你堅信自己雙目,我則認為目測可以有誤。

至於我的好日子嘛,暫時算是死了這條心,只要下一位說客別太難纏便劏雞還神了。

後記:經過這一回,小妹也學乖了。剛剛又收到奶奶電郵說有個基督教靜修活動,我本來已擬好幾十字回應解釋上次的事並請她別擔心我的精神生活。想一想,還是把電郵刪除,裝作沒看見算了,不然又是一輪沒完沒了沒營養的對答,對事情沒幫助又浪費我的時間。對他們的纏擾是在乎不得的。

*小妹於中學時期接受了天主教的洗禮。現在,我認為信或不信、信什麼 (只要不傷害他人及自己) 也不妨。並非放棄,是認真思考後的結果。有興趣的話,可以看: 滿天神佛BLOG。

**2009年10月,我參加了一行襌師主持的一個五天襌修營,自此對佛學產生興趣,因為懶惰,正在以極緩慢的步伐學習。

***如果你也想知多點,可以找機會聽聽關俊棠神父的講座或看看一行禪師的『生生基督世世佛』一書

****他是天主教徙,當日參加禪修的大部份為天主教徙

*****知道小妹修讀法律後尤甚。

Read Full Post »

(這篇轉載自滿天神佛BLOG。)

星期五(Feb 3, 2012)在Facebook上看到一位學佛的朋友(下稱A) ”Like”了一段人與佛的問答 (抄錄如下),小妹覺得不大妥當,於是發了信給那位朋友及該文的原上載者,因由過程結果如下:

問答:

『我對佛說:讓我所有朋友永遠健康快樂~!

佛說:只能四天~!

我說:好,春天、夏天、秋天、冬天。

佛說:三天。

… 我說:好,昨天、今天、明天。

佛說:不行,兩天。

我說:好,白天、黑天。

佛說:不行,就一天~!

我說:好~!

佛茫然問到:哪一天?

我說:在我所有朋友活著的每一天~! ?

佛笑了……說:以後你所有朋友將天天健康快樂~

看到此信息的人轉發給朋友,祝你的朋友們都是快樂健康~』

小妹覺得上文大大的不妥當。首先,人又怎有可能永遠健康,這樣的事向任何一個神求也不大可能。反而只要自己凡事看得開, 快樂倒有可能長久一點。求永遠健康這件事本身就好傻。更重要的是,根據愚妹的理解,學佛並非拜神,而是學放下、學看開,人間多苦,看開了不再執著便可以減輕甚至除去內心的痛。佛陀是覺悟者, 不是有求必應的大仙,我們可以向他學習,希望可以跟他一樣,脫離痛苦,但向他求這求那是無用的。除了他留下之道理及好榜樣,他也應該不會/不能“賜給我們什麼”。所以上文扭曲了佛的概念,令人誤會學佛禮佛等如拜神,不但導人迷信,更妨礙別人認識佛法。

我立即發了一個短訊給那位朋友 (A),同時也發了給那位朋友的朋友 (下稱B)(我不認識他,只是透過Facebook發信),因為A就是自這位仁兄B那兒Like此文的。後來我發現了此文的原上載者(下稱C),於是又透過Facebook發了信給他*。

結果:

最先回應是朋友的朋友 (B):

『說得有理,我喜歡那篇是來自於小和尚的妙答。』

小妹覆:

『我也猜到是因為那些機智的答案. 可是這樣會讓不認識佛法的人有所誤解…以為又是另一種拜神. 所以我緊張而已, 因為這會妨礙別人覺悟。』

B又覆:

『哦哦,不好意思,沒想到這麻多,你要不要直接在那文章下留言。』小妹說好。

跟著收到朋友A的回覆:

『都有諗過, 佛教有慈心禪, 祝願自己和別人健康平安, 但都不是向佛求. 我睇完呢條link覺得幾溫馨, 所以like了。』

小妹覆:

『我也猜是這樣, 但是這樣會讓不認識佛法的人有所誤解…以為又是另一種拜神. 所以我緊張而已, 因為這會妨礙別人覺悟…所以我也MESSAGE 了發起那個人…』之後這位朋友A沒有再覆我了。

至於原上載者(C)至星期天下午(Feb5, 2012)尚未回覆。

我對A的回應不以為然, ‘覺得幾溫馨, 所以like了’ ,他自己學佛當然明白什麼是慈心禪、不是向佛求,正如很多天主教徙也明白敬禮聖母是耶穌的母親,請她代禱之意,可是不知就裡的人就會認為是拜神迷信了。

可能大家會覺得我無事生非、懶緊張。可是我覺得這是重要的事。

我害怕見到對基督宗教教義、佛法及其歷史沒足夠了解便到處傳教或宣揚佛法的人。也很怕見到一些有宗教信仰的人對自己的信仰不認真對待。因為他們的宣傳或相關的說話可能會讓不認識教義、佛法的人有所誤解。原本的善意也可能變成惡果。

可能大家認為在Facebook上like一下無須太認真。不! 如果你知道宗教信仰對人的影響力有多大,有多少紛爭戰亂由此而起,你不會不認真,也不能不嚴謹。就憑這一個Like,很多不知就裡的朋友就會以為學佛就是求這求那的拜神迷信活動了。

小妹自己沒有守什麼戒,也不算佛門弟子,只是聽過幾課一行禪師的講道、看過一些書而已。我很幸運小時候有機會學習基督宗教的道理,其很多想法也成為我個人價值觀的基礎;長大後又有幸能夠接觸佛法,讓我調節了一些思考及處理情緒的方法。對我來說,兩者同樣可以幫到人。有時,我也會想介紹一些朋友看看有關佛法/基督宗教的書(視乎該朋友的情況而定),不過自己是不敢隨口向人講太多的,因為知道自己了解不夠深、表達能力也有限,容易講錯。最多也是在BLOG上寫一些個人體會、心得,因為可以再三思量才下筆,別人看了不同意又可以留言指教。

寫這一篇也多少有點是回應張國棟《福音派教會的無奈》一文,不論自己信那一個神、信不信神,我也不願見到各個宗教信仰被膚淺化。

*發給三位朋友/仁兄的信之原文內容:『個人意見:關於”我對佛說 :讓我所有朋友永遠健康快樂~!” 那個LINK。我覺得這不是學佛的精神 – 人又怎有可能, 永遠健康;只要自己看得開, 快樂倒有可能長久, 學佛就是學放下, 看開。所以要求永遠健康這件事就已經好傻, 而且佛只是先覺者, 不是萬能的神,不會 “給我們什麼”, 這篇有點導人迷信,』

Read Full Post »

傳理系並非我的第一志願,我不是那種懷著理想抱負要服務大眾的記者,入行只是一個偶然。

畢業後數年,我在打一份與傳媒相關的工,剛找到自己的興趣開始修讀第二學位預備轉行,忽然有一個新聞機構出頗高的薪水、又答應在考試季節讓我連續請一個月假溫習,於是我當上了記者,報導商業新聞。

數年下來,成績中規中矩。去年加入一個較具規模的新聞機構,最近更被宿敵以令(傳媒)人咋舌的高薪挖角(沒成功) – 那又是另一個故事。可是,我沒有–真的沒有 – 絲毫留戀這個行業。

對於政治、社區及其它類別的新聞我並不了解,我只報過商業新聞。那是什麼?就是出賣商業機密。

你到任何一間認真、賺錢的新聞機構,問其主管記者的主要任務是什麼,一定是:爆料(Break stories)。怎樣才算爆料?業績發佈會、新聞稿那些人有我有的不算數;企業不想人知的,給你挖了出來才算。例如上市公司甲秘密收購公司乙,你搶先報導了,迫得公司甲出聲明解釋、又或者公司丙破產,還未公告你已經報了出來,這些才是賣錢的消息。

有充滿使命感的同行說是為了提升市場透明度、服務行業、服務投資者(包括大鱷與小股民,分別在於大鱷付得起高昂的消息費用、或跟本就是消息來源,幾乎永遠比買六元一份報紙或看網上免費新聞的小股民更早知道一切)。我當然明白對大眾來說,知道三鹿之毒與雷曼迷債之毒同樣重要 (不相等亦差無幾吧),可是要比眾人早一步看穿,記者要有專業知識,更需要投入大量時間去研究。我所認識有功力的同業大都跳到金融機構搵真銀去了,使命感留待上了岸才講吧,再說,不看條款、不做功課、胡亂跟風的投資者滿街都是,幫得幾多個?

至於提升市場透明度、服務行業 — 那純粹是買賣消息的商業活動,與開檔賣涼粉無分別。報導最快最準的財經消息並不比以賣全城最涼的涼粉為己任高尚。

可是,以上都不是我要離開的原因。想走,因為沒有安全感、太容易被最代、收入與壓力也不成正比。

每次爆料我也心驚肉跳,完事之後,只覺幸運,也為對方擔心,因為他說了不該說的。當然也有時是故意放料。無料爆的日子則枉枉不可終日。是我看漏了、聽漏了、八卦漏了什麼嗎? 然後平地一聲雷,對手出了一條,我方又得人仰馬翻好半天。這些心懸在半空的日子有人覺得刺激,我只覺不安。只好說我不是吃這行飯的人吧。

雖說是互相利用、交換消息,可是不一定要利用我、跟我交換呀? 認識一位記者入行三十年,她的生日會上來賓有八成是她所報導行業內的人物,她曾爆出該行業有史以來最大的收購案,她再過幾年便退休了。可見不是沒可能。只是,如果以她的人脈、手腕,在行業內做銷售的話,她在十年前已經可以退休。

在龐大的利潤引誘下,商品、股市、匯市等等均已被各大新聞機構佈下重重線眼,我只是其中一隻還算靈敏的耳朵而已。找一個聰明勤力的新手,稍為訓練一下,有多年的行業資料庫在手,要取代小妹又有多難?既然如此,何用付高薪?

說到最後,這些通通都是藉口 – 真正原因是有更想做的事吧。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