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the ‘歡迎指教’ Category

小兒阿蘇兩歲多一點,像所有剛學會講話的小人兒一樣,經常有話直說,語出驚人。一次外公在陪他玩,一時内急便向蘇大人請假解手,蘇兄立時說:「公公有雀雀。」公公大驚,下班回家後忙不迭向我告狀。

我當著阿蘇面前理直氣壯說:「蘇蘇說得很對。」再順道問:「蘇蘇你是男仔還是女仔? 」
小人兒:「男仔。 」
「為什麼? 」
「有雀雀。 」
「說對了, 媽媽有沒有雀雀? 」
「沒有。 」
「媽媽是男仔還是女仔?」
「女仔。 」
「蘇蘇說得很對。」

蘇兄也曾在我當老師的朋友面前說男仔有雀雀的話,朋友笑說「開始性教育了。」其實也不是什麼刻意的性教育,只是我們日常遇到什麼事也照直解釋而已。

事緣家𥚃沒請外傭。我下班又晚, 回家外婆立即便要走, 剩下我跟阿蘇, 我洗澡只得開著門,阿蘇自然知道我跟他身體上的不同,加上他在學用馬桶,我便叫外子「示範」如何站著小便。除了雀雀,他還「似乎」聽懂了BB是那兒來的;其他「似乎」聽懂了的當然少不了BIBU車為何要BIBU、混凝土車為何要轉轉轉、馬路為何是雙線等等。

也有朋友說我們講得太深孩子不會明白,不怕啊,同樣的事多發生幾次、囉唆多幾次,他自然會懂。兩歲的好處就是不嫌父母多話,最好你日日夜夜陪著他,此時不說,更待何時。反正很多事他上幼稚園後也會聽到看到,只是不知別人會如何為他解說而已。與其擱著個未知,不如當下自已動手釋疑。

廣告

Read Full Post »

寫、讀產經新聞其中一個重要動作是聯想。

看見巴黎恐佈襲擊的新聞,如果你的第一個反應是Whatsapp 當地親友或上臉書為Profile Pic加國旗水印, 那是人之常情。少婦沒親友在彼方又不大玩臉書,如果事發當天上班應該會查看保險公司、航空公司、酒店、旅行社股價、法國房地產價格、匯率、金價油價等等, 這此都是會受牽連的產業或商品。

如果阿豬再大一點, 我會“非常簡單地” 向他解釋什麼是恐襲,然後…然後除了信仰、自由等等、等等討論以外, 我還會在有機會時要他想想有什麼人、什麼店舖會受影響。

不是要教阿仔發災難財,沒有大量資金在手要發也不容易。只是除了做隻好豬以外,為娘最最最希望的是廿年後阿豬別向依然風騷的少婦攤大手板要錢。每逢有天災人禍,除了事發現場的災民,許多人的生計也會受影響。懂得聯想就是擴濶視野的第一步。

即使沒有大量資金也有很多事可以做。如果我搞網上郵寄代購又認識法國留學生,法國人無畏無懼繼續上街購物,但外國人呢?人不能到法國,買些地道商品總可以吧。可否辦個『行動支持法國』瘋狂網購大優惠?又,如果有親人結婚,金價會否因此而大升?(這個有點難說, 因為美國可能加息, 對金價有負面影響)

如果我在大學做研究,除了一些自然科學領域,恐襲幾乎可跟所有社會科學、商科、法學、哲學扯上關係,找不到研究方向何不以此作題。

如果你在旅行社工作,法國甚至歐洲線要倒楣了,你比上司更快準備好應付大量取消行程狀況,甚至向供應商查明了增加其他長線團如南非、南美的可能,再想好宣傳策略,他會怎麼想?

生存在這個世代,不容易啊。

(這篇是因為一個現實原因寫的, 後來無用了,改兩隻字便順手放上來, 也請指教, 謝謝)

Read Full Post »

(這篇轉載自滿天神佛BLOG。)

我不知道其他人參加由梅村舉辦的禪修營之後最深刻的是哪一個部份。愚妹以為精髓就在一行禪師(Thich Nhat Hanh) 的開示 (佛法講解)。

自從2011年第一次參加禪修營之後,一直想寫開示內容及自己的感想。可是越重視題目便越覺得要好好想清楚才下筆,加上有一次見到一本禪師弟子寫的Introduction 類英文書*,大大本、附可愛插圖,最重要是內容就是我想寫的,他只有寫得更好。

今年的禪修營扯了外子同去,他比我勤快多了,也因為沒野心,回來之後輕輕鬆鬆就在日記中寫下了這一篇,簡明扼要,得他允許跟各位分享。外子最感興趣的是佛學如何處理生死的問題,所以他的文章也是針對生死的問題而發。(以下版本經小妹整理,因為外子下筆時沒想過公開,所以頗簡略,故也加了一點注解)

先說一點背景:小妹於中學時期接受了天主教的洗禮,大學畢業後一直掙扎於信與不信之間。丈夫在一個福音派新教(基督教)家庭長大,現在是一名自由派的基督追隨者。

參加禪修營不是外子第一次接觸一行襌師,我倆認識之前他已讀過襌師的《生生基督世世佛 Living Buddha, Living Christ》。該書講述基督宗教與佛學兩個宗教傳統的相似、相通之處。跟據網上資料,一行禪師曾於普林斯頓大學修讀比較宗教,並於哥倫比亞大學講授比較宗教課程。另外,外子不久前也讀了襌師的《你可以不怕死》一書。

寫這些背景,因為愚妹以為每人聽了開示之後的得著都不一樣,外子本身是一名選擇了相信的基督徒,他的體會及注意點跟本身沒有宗教信仰或學佛的人可能不一樣。另外,亦聲明這篇分享的是宗教間的交流而非討論基督宗教教內信不信的問題。

入正題,請指教:

『今天,去了一行禪師的禪修營,他似乎年紀漸老,所以所講的都彷似是集一生學所之大成,既集中說重點也精煉。

其實他今天所說的可歸結為一點,就是 “空”。所謂空,即是沒有一個自我, “我”之所以謂 “我”是由眾多不同的原素組合而成。(愚妹注:例如一朵花,可以視為由泥土內的養份、陽光、水、種子等組合而成;又例如小妹這個人是由父母的細胞、多年來的吃喝、呼吸、老師長輩朋輩的教導滋養等組合而成的。)

萬物本性皆空,皆因所謂的 “我” 是不存在的,又可以說是一直都存在,又或說根本不應該說「存在」或「不存在」。(妹注:譬如說一朵花,開花之前、甚至花苞出現之前又或該株植物發芽之前,那花已經存在於世上,只是以種子、陽光、水等等的形式存在。花謝了以後,花沒有消失於世上,只是化作了春泥而已。又譬如小妹死後,火化了也會以骨灰、二氧化炭、火化時的發出的光和熱及水份等模式存在,更不用說我的細胞也會存在於我所生養的孩了身上,所以組成我那些原素其實一直都在,我死後也不會消失於世上。)

引伸的應用意義就可以很闊,首先沒有所謂「存在」或「不存在」,就可以把「生」或「死」的觀念看破。因為所謂「出生」並不是指由「沒有」變成「有」,死也不是指從「有」變「沒有」;出生前、死亡後,其實都是通過不同的形式呈現出來,當條件成熟了,便從一種形態轉化另一種形態/存在形式,所以根本未有過「出生」,也沒有「死亡」,因為每一個生命個體都是一種呈現。而在每一個生命裡頭也會看得見其餘的生命,這些其餘的生命可以是「今生」也可以是「前世」的,因為眾生其實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每個生命裡頭可以望見眾生、望見大地、望見宇宙。到了這種圓融無礙的境界,就可以穿越、超越生死,不再讓「有」、「無」、「生」、「死」、「存在」、「不存在」拘禁,也同時打破這些觀念。

這種概念及思想也不是佛學獨有,耶穌也曾說過「天國不是在這裡,也不是在那裡,而是在你那裡」。又說「我是葡萄樹,你們是枝子。常在我裡面的我也常在他裡面…(約15:5)」這與「生佛不二」(從網上找到的注解: 眾生跟佛是一不是二) 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概念是相近的。

正是由於這種觀念,佛教中的眾生平等、不殺生、保護地球、保護環境等主張就顯得合情合理,因為「我」皆在宇宙、眾生及萬物之內,又怎忍心殺之?亦是從這基礎上培養出慈悲、仁愛、平等、謙遜的精神,也由於眾生皆相互影響,今世、來世也一樣,所以我們要修習「正念」,建立良好的「業」,這些皆需要通過修行不斷的提升,以令自己成佛,也使他人成佛;每人的思、言、行皆會對眾生帶來影響,所以每一個人都需要修行提升,在實踐上也通過眾人的力量,團體中彼此鼓勵實踐,再影響其他人及世界(妹注:這也近似天主教內常說的:成聖自己,聖化他人) 。這樣積極的實踐,也跟基督宗教所提的「結果子」,「作好見證」、「作鹽作光」的進路是一樣的。』

補充:外子以為這篇寫得不夠仔細,有些部份(特別是講述基督宗敎的部份)頗粗疏,但我以為這是一個交流分享起點,如要寫至學術論文般鉅細無遺,可能根本不會發生。

*(當天沒買那本書,後來再去也找不到了,又忘了作者名字…可惜,好心人如知道請相告。)

Read Full Post »

2010年11月第一次在烏溪沙青年新村參加參加一行禪師(Thich Nhat Hanh)的五天禪修營,回來後寫了兩篇感想及一篇花絮, 沒提太多佛學的內容,雖然一直想再寫多一點體會, 最終因為這兩年間太多事發生沒能提起筆。

過兩天會再度參加梅村的禪修營,忽然記起上次在營內跟一位僧人的對答,想在再入營之前寫出來。

話說禪修營有一個環節是小組分享,大概十多人一組,每組有一位僧人在內,大家可以說說個人經歷,其它人要聆聽完畢才可發言,不可打斷別人的話。我心中有一個頗騎呢的問題,不好意思在人前發問,於是那個環節完畢後,才拉著僧人Brother問:

『如果不想殺生,但家中又有曱甴怎麼辦?』

他問我為什麼家中會有曱甴。我想:果然答(問)得好,如果家中很乾淨沒有食物碎屑,自然不會有曱甴。可是包拗頸的我當然不會就此罷休,又問:

『我家很乾淨,沒有食物碎屑(根本就不舉爐,何來食物),曱甴是從鄰家爬過來的,鄰家的飯菜香得不得了!』

這一次我忘了他怎麼答,只記得來來往往了一輪後,他最後說:『這個你要自己決定了。』

其實我挺佩服他這樣說的。擇善固執從來就不容易,從來就要犧牲,有時是犧牲一點生活上的小方便,也有時是巨大的犧牲,就看個人認為值得否。

回家之後,我每天小心翼翼,確保家中沒有食物碎屑、隔夜垃圾。至於曱甴大哥嘛,偶爾見到一隻小的,我會對牠說:『曱甴兄,我保你大,請你速速離開,不要再回來,不然我老公見到你,一定會拍死你…』

至於大隻的嘛,對不起,小妹真是道行未夠,見到牠生育能力比我還旺盛的模樣,只好一揮拖鞋,斬草除根了。

伸延閱讀:

禪修見聞() – 

禪修見聞() – 應對忿怒case study

禪修見聞() – 花絮

合唱禪 (Updated修正版)

Read Full Post »

未看揀老公 (上)的,請先到這兒

根據前文的村姑選婿大法 帥哥不要、有錢/少年得志的不要,剩下來的挑媽媽比較好相處的 脫穎而出的阿牛哥,人已經不帥又沒錢,雖然有個好相與的媽媽,但相信各位姊妹也會合理地期望他至少能跟自己志趣相投、兩情相悅…巴啦巴啦、巴啦巴啦、巴啦巴啦,所以就有最後這一步。

這一步非常平實,具有小妹做人一貫簡單省力的特色,只要通過一個測試,什麼有沒有共同興趣、宗教信仰價值觀等通通不用再考慮。說出來一定會被噓。可是只要認真想一下,做人實在不用搞太複雜。

(請準備噓聲)

找個能跟你聊天的。完成!

好了,聊天也有要求,前文提過,對老公這玩意兒,少婦是挺挑的。

做法: 跟他聊。廣東話曰:同佢傾計。北方人稱『侃大山』。(別『唓!』,我個衰佬就是這樣『侃』回來的。)不是傾十幾分鐘,是每次‧起碼‧連續‧單獨‧傾兩句鐘或以上,期間除了喝飲料和上厠所不得進行其他活動例如唱卡拉OK,最好也不要吃飯,因為你會受飯菜質素或餐廳招呼影響。答應跟他拍拖前最少如此傾三次、答應跟他結婚前最少傾五次(不計拍拖前的三次)。不論期間你說得多抑或他說的多一點,只要你覺得舒服、沒有感到悶或要掩飾什麼,就‧是‧他‧了。

原理超簡單:

1)     覺得舒服: 十多句鐘足以觀察口臭、小動作、打扮與其它外在條件了。能夠面對面那麼久也覺得舒服,即使不帥,至少外型行為上你接受到。又,咁長時間他也沒有說到一些令你不舒服的話,價值觀不會差太遠,我們不是要找聖人,而是要找跟閣下價值觀符合的人,聊十多句鐘也沒有觸地雷已經很難得(當然也有可能是對方刻意迎合,但你會看得出來的 )。

2)     沒有感到悶: 侃十多句鐘也不覺悶,肯定你們有共同話題,看清楚了,不是共同興趣,可能你愛登山他愛涉水,一個願講一個願聽,他不一定風趣有口才,只要大家也不覺悶,日子就是這樣過的,你以為超級丹婚後會日日同杏芳妹打波嗎?拜托,結了婚我也想與自己的朋友去行街修甲的好不好。

3)     沒有要掩飾什麼:長久生活不能坦白很痛苦,而且肯定會穿煲。你沒有想掩飾,也就是信任他能接受你的一切,在他面前可以做回自己。我有一個朋友會在正式拍拖前找個機會讓追求者見見自己的素顏,又有一個朋友被男友要求她假日也要化妝,就看你本身是個怎樣的人、想過什麼生活。

阿牛哥已經唔靚仔唔型又無錢,作為他妻子最大最大的褔利就是跟他分擔與分享而已。即使他床上功夫絶頂也只是結婚頭廿年的事,那麼之後怎麼辦?好彩沒病痛的話就是一起吃吃喝喝聊聊天。所以一句到尾就是:找個能跟你聊天的。

(謝謝Jay, 沒有他的留言,我九成又會虎頭爛尾把下集推至搖搖無期。)

Read Full Post »

揀老公這個逢師奶均能寫二萬字的話題,我竟然無寫過,簡直辜負了新婚少婦這個Blog名。(個衰佬見到這題目又要搖頭歎息了。他一直希望自己的老婆能像龍應台般月旦時事、一文翻起三米浪,誰知貨不對辦,三厘米也沒有,所以他那篇揀老婆大家可以不看 ─ 幸好他也不會寫。)

為何要看我的?好簡單,不用付錢,讀完還可以彈,不看你就笨。(&起碼我還未喊離婚。)

如果我瀟灑地說:不外一個遇字,而你又信。對不起,你被忽悠了。對老公這玩意兒,少婦我還挺挑的。

來,讓我們從基礎入手。首先,沒看過土法篩選騎呢男的朋友,請先點擊該文*,以免到最後才發現白忙一場,也順便提升一下敝BLOG的點擊率。

賣完廣告可以入正題:以下揀老公方法小妹稱之為 – 村姑選婿大法。顧名思義是設計給村姑們用的,如果閣下不用為生活奔波下田工作、又不打算婚後轉型為勞動人民,這篇對你的幫助不大。

試想像你是古時一個尋常的農村姑娘,老豆不是地主,沒有飛上枝頭的想法,打算婚後繼續下田,結婚純粹為找個伴平平靜靜地走下去。只要順著以下三步,好日子不遠已。

帥哥不要、有錢/少年*得志的不要,剩下來的挑媽媽比較好相處的。

頭兩項不用多解釋,你也不想他的生活(即閣下的生活)受大量來歷不明的女人干擾吧。當然你不能也不會阻老公婚後發達,這就是第三點發揮功效的時刻。有個(比較)好相處的婆婆**除了令日子好過點之外,不要忘記你老公是她教出來的,從她身上你會看到他的影子,如果她為人忠實專一,他多少會受到感染,反之亦然。如果你硬要說他們一點也不相像,九成是閣下不願意接受現實而已。如果你打從心底裡討厭你的未來婆婆,大概也要小心你的未來丈夫。

我沒有忘記這兒是2012年香港,不是古代農村,所以這篇是揀老公 (上),如果這篇有人看的話,剩下來的在揀老公 (下)再續。

*少年=跟你拍拖之前

**廣東話之奶奶

Read Full Post »

今年四月, 樂隊達明一派的黃耀明在演唱會上說了一番話*,承認自己是同性戀者,社會的反應叫人失望。愚妹以為 (抑或只是主觀希望?) 社會上早就不當同性戀是一回事,那知仍是禁忌,談論時仍然要『刹有介事地』。

眾多刹有介事當中,尤其討厭“憐憫”。一次飯局上,席間不知如何扯到同性戀這話題,一位虔誠的新教徒急不及待地說他會憐憫同性戀者,我覺得很好笑,同性戀者好端端的為什麼要你憐憫?可能對那位朋友來說,能夠做到“憐憫”已經是『先進人類文明代表』。

身邊幾位喜歡同性的朋友從沒告訴我他們愛男抑或愛女,只是在一些攜眷活動上介紹他們的拖友讓大家認識,就如一般帶男/女友見朋友的情況,希望伴侶跟朋友相處得來,日後可以一起玩。對啊,有什麼不一樣呢?少婦從前介紹拖友給朋友認識也不會事先打招呼:『喂,大家留意,是個男的。』

近期的同性戀討論也令我想起讀家庭法時的討論。

家庭法開首一課便是家庭的定義。法律上怎樣才算是家庭。大家來評評:

A. 『我的家,有爸爸,有媽媽,也有哥哥和弟弟,也有姊姊和妹妹…』

B. 相依為命七十載的年老姊妹

C. 一對沒有子女的夫婦

D. 一對夫婦與其養子

E. 丈夫及其父親不幸去世,剩下妻子與丈夫的媽媽相依為命七十載

F. 一對同居七十載的戀人

(以下非法律定義,純屬個人意見)

跟據七十後古董小學中文課本第一課,A無可能不入選。至於B嘛,我敢肯定血緣是大部份人定義有否家庭關係的最重要原因,俗語有云:打死不離親兄弟,所以B應該順利入選。

然後,大家會發現C,D,E,F的組合均無血緣關係。C與D應該行過一些世俗上的結親儀式, 多數也簽過具法律效力的文件。可以說他們之間的結親承諾令他們成為家庭。

至於E與F,既無儀式又欠文件 (大部份國家的婚書內沒有提到要一生照顧對方的母親,不然應該沒有人會結婚) ,那算什麼?可是他們已經同居/相依為命七十載,真的不能算是家庭嗎?

很多阿媽會在這個時候跳出來說:『所以阿女,無論如何都不可以同居!死都要結婚!誰說一紙婚書沒用…』阿媽果然是食鹽多過你食米!確實,一紙婚書是很有用的。不少國家對 “已婚人士/家庭”給予很多緩助及稅務優惠,加上,被視為家庭對很多人來說意義重大,是社會對其親密關係的肯定。

在英國,同性伴侶可藉Civil Partnership 享有與合法夫婦幾乎同等的法律地位,得到各種福利、可以收養兒童,只是不叫婚姻(Marriage)以及離異時的規定略有不同。而同居三年以上的戀人在很多情況下也可享近似夫婦的待遇**,例如在遺產的處理上,雖然同居伴侶不會如夫婦般自動獲繼承權,但也可在某些情況下獲得一定金額作為生活費。我猜英國法律對同居伴侶的照顧是因為太多人選擇同居而非結婚。小妹認識好些當地朋友與同居伴侶育有數名子女也沒有結婚。

是否同性/同居伴侶可享與異性/已婚伴侶同樣的待遇就能天下太平?那麼,B那對年老的姊妹又如何?她們不可以像戀人般結成Civil Partners, 即使同居相依數十載也不會享受到夫婦及Civil Partners 所享的優待,是否說明社會重視 “愛情” 多於 “親情”呢?至於E那對婆媳不是更難得了嗎?社會不是更應獎勵她們嗎?

如果你問我,我認為他們全部都是家庭關係,都應該享受到社會給予 “家庭”這個單位的福利及待遇。歸根究底,社會優待家庭,除了鼓勵延續後代 (此亦非必然原因,請君回想家計會七十年代的宣傳語句:兩個就夠哂數及偉大祖國的一孩政策),更大的原因是家庭成員無條件照顧對方、互相支持、特別是在患病及人生低潮的時候,大大地減少社會的福利負擔及加強社會穩定性。

愛情也好、親情也好、責任感也好,如此無私的奉獻當然要大力鼓勵。所以同性戀很好,異性戀也很好,結婚很好,同居也很好。

家庭法課堂上,老師憶述通過Civil Partnership Act 2004前的一個公眾諮詢會上,有一位老翁拖著另一位老翁的手說:『你們可以不斷討論下去,但我們已經相依六十載,我等不及了。』

*「第一晚完咗演唱會後傳媒問我係唔係同志,我答案係報紙大家睇到,我唔係同志,如果個意思係地下黨,我唔係地下黨同 志,由1988年我借陳小琪支筆寫咗《禁色》,之後再寫《忘記他是他》,我從未隱瞞過我身份,但係既然大家傳媒咁想知,費時一陣又問我,我唔係同志,但係 同性戀者,我係gay佬,希望其他同性戀人,唔好好似禁色入面歌詞咁,依家係21世紀,唔需要夢幻有日去愛一個人需要你哋批准,唔需要大家再估,我係 gay,gay佬,我係鍾意男人。」

**如有錯,歡迎指正, 謝謝。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