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the ‘有關寫作’ Category

如果嬰兒的保命招是可愛, 兩歲頑童沒被阿媽掟落街的原因很可能是看似無心的馬屁話吧…

話說: 少婦仍在進行無甚作用、純為自虐的『一年只買廿件𥘎』行動, 一日穿了一件購物狂朋友送贈的雞肋型 (即款式質料十分一般, 但全新未穿過的)大衣上班, 下班約了個衰佬在地鐵站會合一起回家。該斗胆仁兄一見小妹即說: 『呢件𥘎好核突。』, 我當堂不想再理啋他, 走進另一卡車廂。

回到家中,甫進門酥酥便伸手捉著我的大衣下擺道: 『媽咪好靚…』

阿酥兄, 如不是你, 你老豆可能要脆玻璃了…(快D叫老豆請你食餅餅吧)

關連閱讀: 『一年只買廿件衫』 – 源頭減廢

廣告

Read Full Post »

寫大議題

個衰佬問我能不能寫一些 “較大” 的題目,別老是在芝麻綠豆上做文章。他一直想我變成龍應台,可是我沒理會他。非不為也,不能也。

打個譬喻:你要看許紹雄演《英雄本色》裡的Mark哥嗎?反過來,你要看周潤發演《暗戰》內的黃啓發嗎?不是演技、經驗的問題,是外型、風格不配合,達不到那個效果。即使全能如梅麗史翠普 (Meryl Streep) 也有局限吧,難道她還能演《一樹梨花壓海棠》那株海棠?

不熟不吃,除非有切身體會對該範疇有認真學習過,小妹很少寫時事、社會議題,加上本身的思路不太適合寫那些,寫出來總是感覺別扭。既然做不好就不要勉強。那麼多寫得頭頭是道的人,不缺我一個。

王爾德*不能變成狄更斯,可是我們也不想他變啊。我是這麼微小的一個人,就讓我安心地為那小小的一撮人寫吧。

*這樣說會被擲雞蛋, 我知, 來- 擲吧

Read Full Post »

開了一個很煩的題目,寫來寫去不合意,便意興闌珊起來。

見到自己往日一些內容無聊、文筆又差的爛文,更加不知道為什麼要花時間把沒趣的想法拙劣地暴露人前。市面上的反面教材還不夠多嗎?

想起朋友說不明白這個Blog的意義為何;姊姊也認為我無聊。是啊,不就是一個女人在自說自話嘛。沒有人會認真看待,也不值得誰去較真。

我想:非關搵食、、無怨要申無怒堪訴、又不是什麼十年研究成果,大概只有自戀自大的人才會寫作,才會覺得自己的腦袋、心肝脾肺腎很值得以白字黑字公佈出來吧。

舊文重温:

寫Blog 與『互助合作社 』

寫作=危險活動

 

Read Full Post »

長髮為君留

你能背出自己第一次投稿獲刊登那篇文章嗎?

我不能。那時我讀小學四年級,忘了是刊於《良友之聲》抑或《樂鋒報》。題目是《燒飯記》,記一次煮飯的經過。只記得編輯把『水滾了』改為『水開了』。

不過我能背出第二次投稿的內容,因為短。是一首打油詩:

『長髮為君留,辮兒為郎編,若然君別去,斷辮贈與郎為念。』 ──那時的我定是看太多武俠小說。

這詩投到星島日報的學生報,當時的編輯是關夢南先生,我記得他的評語,他說因為最後一句才刊登的。那次的稿酬約二十多塊,對我來說是一筆小橫財。我猜別的學生很少會為稿費投稿,可是我,雖然大部份稿件是有感而發寫下真心想發表的,有時也會把寫得較滿意的課堂習作投到關先生那兒,企圖賺一點零用。有一次關先生用了我的一篇課堂習作《街市素描》,上作文課也能賺錢讓我好高興。

後來跟姊姊一起參加星島日報舉辦的散文寫作坊,也是關先生主持的,還有杜家祁小姐。因為規定每週要交一篇文在堂上討論,倒寫得勤快。

中學畢業後便沒寫了。可能是太忙,忙著兼職。也因為沒有要寫的事。不是不想寫,只是腦袋空蕩蕩,勉強不來。這幾年有點閑情寫Blog,非關搵食,遇上頭腦空虛的日子我也不勉強,由它丟空發霉。繼續生活,直至非寫不可才又拿起筆。投稿於是變成很遙遠的事。加上,雖然年紀不小,面皮卻沒長厚,怕人家不登自己傷心,人家登了又恐引來尷尬。

幸好有一天讓我撞進了關先生的Blog,讀到一篇《與有榮焉》,當頭棒喝,雖然頭皮是再長不硬的了,但小妹掛上勇字也不怕遲,又再開始這屢戰屢敗、屢敗屢戰之旅。

Read Full Post »

不知道別的Blogger見到Spam類留言有何感覺。我第一次見到有Spam或廣告類留言出現在敝Blog時挺高興的。何解?

幾年前一部名叫《愛你愛到殺死你》的港產片中有這麼一段:新晉歌手(鄭秀文飾)一天在街上發現小販在賣她的唱片的老翻,立即狂喜大叫!因為有市場才有人翻你的東西。

雖然我懷疑過可能所有Blog也是那些Spam的目標,它們的出現只是顯示小妹選用的供應商擋Spam不力,可我還是很願意相信它們當中有一些是因為敝Blog有人看而來的。

不過,IT高手們:如果我的第一個猜測 (所有Blog也是那些Spam的目標)是對的,請告訴我,別讓小妹再沾沾自喜下去。這點打擊我還受得了。

Read Full Post »

寫這個Blog快四年了,開始的時候因為有話要說。幾年下來,有些話有人聽,大多沒有。

為什麼繼續寫下去?是因為『互助合作社』吧。

喜歡寫字的人大概都想出書,我也偷偷想過,不過觀乎四年來的出品,應該無可能,因為連我也說服不了自己去砍掉幾棵大樹來把這兒的話印刷成書。有人看過就夠了。

別問我覺得自己寫的如何。就像你的孩子,總覺得他/她處處都好,長一臉疱*也順眼,跑兩步路也醒目過人。可是你也最清楚自家孩子:臭脾氣、懶、萬事只靠小聰明卻又自以為是,總結一句就是大器難成 ── 又愛又恨啊。

那跟『互助合作社』有什麼關係?

因為世界很大,事物太多,想法無窮無盡,還有 ──

物以類聚。

寫Blog的人成千上萬。來這兒的人(謝謝你們)、小妹不時看望的人 (都在右手邊的『方便就手』) 大概都有一些近似的追求吧,我猜。我猜大家與我都在找一些的東西,然後小妹幸運地在找的過程中發現了他們,難得大家都慷慨,把自己有的拿出來讓別人觀摩,看看誰先找到。於是這網絡上的一角就成了『互助合作社』,內藏:學者心得、母親的抉擇、記者的視野;商人的算盤、文人的觸角、少婦心事;還有各式的蠢蠢欲動與惺惺相惜。

至於這個Blog,有人看過就夠了。

*暗瘡

伸延閱讀: 寫作=危險活動

有關寫作的書

Read Full Post »

有關英文寫作的書,很多人會推介Strunk & White 的The Elements of Style,確實好。不過如果你以寫作維生的話,更不應錯過William Zinsser的On Writing Well。前者指導英文文法,後者則是非小說寫作的指引,同樣適用於中文寫作。

我也是最近才認識此書。有網友提到陶傑曾推介On Writing Well,小妹並非才子的粉絲,只是好奇買來看看。

作者很多想法與小妹不謀而合。但我還沒有能力像他這樣準確而生動地表達出來。

以下是幾個書中的重點:

1)避開旁枝

以最經濟準確的文字表達你的意思,裁掉無謂的形容詞、副詞。在文章中沒有實際用途─即是沒有告訴讀者任何新資料─的句子詞語都應該刪去。

要做到這一項你必須清楚自己想說什麼,並且把內容的組織、脈絡理順。如果閣下思想混亂,只會寫出一堆亂糟糟、無人(連你自己在內)明白的塗鴉。邏輯思維是當寫手的基本條件。

2) 查字典、別人云亦云

我工作時常常查字典,很常用的字我也會查,只要不肯定其意思、用法便查。因為有很多字、詞語大家一直用錯了,但又未錯到約定俗成的階段,照用只會令文字降格。

很多報紙雜誌也經常用錯字、詞語、成語。只要不肯定便應該查。

3) 別刻意經營風格

關於上面的第一點,有人會問:把形容詞、副詞、枝節都刪去的話,一篇記敍文就只剩下:『我與小明到旺角吃飯。』一句了。即使不只剩一句那麼誇張,也要格調全失。

只要搞好文字,個人風格自然會流露出來。風格是什麼?不就是作者的性格嗎?文字寫順了,風格躍然紙上,想藏也藏不來。

小妹多嘴了。大家還是看書吧。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