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the ‘新聞時事’ Category

寫、讀產經新聞其中一個重要動作是聯想。

看見巴黎恐佈襲擊的新聞,如果你的第一個反應是Whatsapp 當地親友或上臉書為Profile Pic加國旗水印, 那是人之常情。少婦沒親友在彼方又不大玩臉書,如果事發當天上班應該會查看保險公司、航空公司、酒店、旅行社股價、法國房地產價格、匯率、金價油價等等, 這此都是會受牽連的產業或商品。

如果阿豬再大一點, 我會“非常簡單地” 向他解釋什麼是恐襲,然後…然後除了信仰、自由等等、等等討論以外, 我還會在有機會時要他想想有什麼人、什麼店舖會受影響。

不是要教阿仔發災難財,沒有大量資金在手要發也不容易。只是除了做隻好豬以外,為娘最最最希望的是廿年後阿豬別向依然風騷的少婦攤大手板要錢。每逢有天災人禍,除了事發現場的災民,許多人的生計也會受影響。懂得聯想就是擴濶視野的第一步。

即使沒有大量資金也有很多事可以做。如果我搞網上郵寄代購又認識法國留學生,法國人無畏無懼繼續上街購物,但外國人呢?人不能到法國,買些地道商品總可以吧。可否辦個『行動支持法國』瘋狂網購大優惠?又,如果有親人結婚,金價會否因此而大升?(這個有點難說, 因為美國可能加息, 對金價有負面影響)

如果我在大學做研究,除了一些自然科學領域,恐襲幾乎可跟所有社會科學、商科、法學、哲學扯上關係,找不到研究方向何不以此作題。

如果你在旅行社工作,法國甚至歐洲線要倒楣了,你比上司更快準備好應付大量取消行程狀況,甚至向供應商查明了增加其他長線團如南非、南美的可能,再想好宣傳策略,他會怎麼想?

生存在這個世代,不容易啊。

(這篇是因為一個現實原因寫的, 後來無用了,改兩隻字便順手放上來, 也請指教, 謝謝)

Read Full Post »

前天在《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見到一篇廣告文章介紹由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 (EIU) 出品的“交通銀行海龜指數”,香港在芸芸大學城市中的教育回報潛力排全球第三,僅次於加拿大的Montreal及倫敦。

這下大條道理不用賣樓送阿仔出國讀書了!!!

該指數以五個因素決定一眾大學城市的排名,反映該城市提供的大學本科生(Undergraduate)教育之整體潛在回報,五個因素包括:

  • 教育回報:教育質量和聲譽對比性價比
  • 房地產回報:與房地產投資相關的開放性、潛在收益及風險
  • 金融回報:與金融投資相關的開放性、增長前景及風險
  • 工作經歷:留學生畢業後的工作和薪酬前景
  • 社會經歷:所提供的社會經歷和文化體驗的質量

在排名時,五個因素佔的比重不同,其中教育回報一項佔最重份量。文章解釋因為教育回報影響大部份人的留學決定。

教育回報、工作經歷、社會經歷三項成為考慮因素不出奇。至於房地產回報及金融回報,我只能說自己不夠格,真的沒有想過這些能左右留學地點的選擇,也佩服EIU的觀察入微,的確,很多留學生也會在當地置房產或投資。

香港能排第三位,不知道近年房地產價格急升佔多大的功勞。反而香港人的熱門留學地點:美國跟澳洲的城市也五甲不入,文章歸咎美國就業機會欠佳及學費高昂。新加坡則十名不入。特區政府官員見到這個排名可能又要沾沾自喜了。

交通銀行想到這個Brand Building的點子也挺別緻,只是不知道實際效果如何。

海龜指數頭三十位:

1 Montreal
2 London
3 Hong Kong
4 Toronto
5 Cambridge (UK)
6 Oxford
7 Boston
8 Sydney
9 Zurich
10 New York
11 Los Angeles
12 Singapore
13 Philadelphia
14 Chicago
15 Vancouver
16 Lausanne
17 Seoul
18 Berlin
19 San Francisco
20 Edinburgh
21 Brisbane
21 Canberra
21 Taipei
24 Melbourne
25 Tokyo
26 Dublin
27 Beijing
28 Perth
29 Paris
30 Edmonton

海龜指數官方網頁: http://seaturtleindex.com/

Read Full Post »

今年四月, 樂隊達明一派的黃耀明在演唱會上說了一番話*,承認自己是同性戀者,社會的反應叫人失望。愚妹以為 (抑或只是主觀希望?) 社會上早就不當同性戀是一回事,那知仍是禁忌,談論時仍然要『刹有介事地』。

眾多刹有介事當中,尤其討厭“憐憫”。一次飯局上,席間不知如何扯到同性戀這話題,一位虔誠的新教徒急不及待地說他會憐憫同性戀者,我覺得很好笑,同性戀者好端端的為什麼要你憐憫?可能對那位朋友來說,能夠做到“憐憫”已經是『先進人類文明代表』。

身邊幾位喜歡同性的朋友從沒告訴我他們愛男抑或愛女,只是在一些攜眷活動上介紹他們的拖友讓大家認識,就如一般帶男/女友見朋友的情況,希望伴侶跟朋友相處得來,日後可以一起玩。對啊,有什麼不一樣呢?少婦從前介紹拖友給朋友認識也不會事先打招呼:『喂,大家留意,是個男的。』

近期的同性戀討論也令我想起讀家庭法時的討論。

家庭法開首一課便是家庭的定義。法律上怎樣才算是家庭。大家來評評:

A. 『我的家,有爸爸,有媽媽,也有哥哥和弟弟,也有姊姊和妹妹…』

B. 相依為命七十載的年老姊妹

C. 一對沒有子女的夫婦

D. 一對夫婦與其養子

E. 丈夫及其父親不幸去世,剩下妻子與丈夫的媽媽相依為命七十載

F. 一對同居七十載的戀人

(以下非法律定義,純屬個人意見)

跟據七十後古董小學中文課本第一課,A無可能不入選。至於B嘛,我敢肯定血緣是大部份人定義有否家庭關係的最重要原因,俗語有云:打死不離親兄弟,所以B應該順利入選。

然後,大家會發現C,D,E,F的組合均無血緣關係。C與D應該行過一些世俗上的結親儀式, 多數也簽過具法律效力的文件。可以說他們之間的結親承諾令他們成為家庭。

至於E與F,既無儀式又欠文件 (大部份國家的婚書內沒有提到要一生照顧對方的母親,不然應該沒有人會結婚) ,那算什麼?可是他們已經同居/相依為命七十載,真的不能算是家庭嗎?

很多阿媽會在這個時候跳出來說:『所以阿女,無論如何都不可以同居!死都要結婚!誰說一紙婚書沒用…』阿媽果然是食鹽多過你食米!確實,一紙婚書是很有用的。不少國家對 “已婚人士/家庭”給予很多緩助及稅務優惠,加上,被視為家庭對很多人來說意義重大,是社會對其親密關係的肯定。

在英國,同性伴侶可藉Civil Partnership 享有與合法夫婦幾乎同等的法律地位,得到各種福利、可以收養兒童,只是不叫婚姻(Marriage)以及離異時的規定略有不同。而同居三年以上的戀人在很多情況下也可享近似夫婦的待遇**,例如在遺產的處理上,雖然同居伴侶不會如夫婦般自動獲繼承權,但也可在某些情況下獲得一定金額作為生活費。我猜英國法律對同居伴侶的照顧是因為太多人選擇同居而非結婚。小妹認識好些當地朋友與同居伴侶育有數名子女也沒有結婚。

是否同性/同居伴侶可享與異性/已婚伴侶同樣的待遇就能天下太平?那麼,B那對年老的姊妹又如何?她們不可以像戀人般結成Civil Partners, 即使同居相依數十載也不會享受到夫婦及Civil Partners 所享的優待,是否說明社會重視 “愛情” 多於 “親情”呢?至於E那對婆媳不是更難得了嗎?社會不是更應獎勵她們嗎?

如果你問我,我認為他們全部都是家庭關係,都應該享受到社會給予 “家庭”這個單位的福利及待遇。歸根究底,社會優待家庭,除了鼓勵延續後代 (此亦非必然原因,請君回想家計會七十年代的宣傳語句:兩個就夠哂數及偉大祖國的一孩政策),更大的原因是家庭成員無條件照顧對方、互相支持、特別是在患病及人生低潮的時候,大大地減少社會的福利負擔及加強社會穩定性。

愛情也好、親情也好、責任感也好,如此無私的奉獻當然要大力鼓勵。所以同性戀很好,異性戀也很好,結婚很好,同居也很好。

家庭法課堂上,老師憶述通過Civil Partnership Act 2004前的一個公眾諮詢會上,有一位老翁拖著另一位老翁的手說:『你們可以不斷討論下去,但我們已經相依六十載,我等不及了。』

*「第一晚完咗演唱會後傳媒問我係唔係同志,我答案係報紙大家睇到,我唔係同志,如果個意思係地下黨,我唔係地下黨同 志,由1988年我借陳小琪支筆寫咗《禁色》,之後再寫《忘記他是他》,我從未隱瞞過我身份,但係既然大家傳媒咁想知,費時一陣又問我,我唔係同志,但係 同性戀者,我係gay佬,希望其他同性戀人,唔好好似禁色入面歌詞咁,依家係21世紀,唔需要夢幻有日去愛一個人需要你哋批准,唔需要大家再估,我係 gay,gay佬,我係鍾意男人。」

**如有錯,歡迎指正, 謝謝。

 

Read Full Post »

小說The Road: 大災過後,吋草不生,父子二人見步行步。一天,父親遞給兒子一杯熱可可*,要他記住可可的味道,因為這可能是世界上最後一杯熱可可…

小妹不才,沒能介紹大家看核能、再生能源、災後求生術等等有用的書。但也只有像我一般的傻人才會在兵臨城下之際還叫大家去看小說吧。

我們這些小市民既無力左右大局、又無錢買塊地建地下室貯糧貯水。到了最後那些日子,我們可求的就只一個心安而已。如果你不信教不拜神不忙於傳褔音或懺悔,不防看看這書,大概想像一下那一天的景況、心情,也算做個準備。

從維基抄下來的介紹:“The Road is a 2006 novel by American writer Cormac McCarthy. It is a post-apocalyptic tale of a journey taken by a father and his young son over a period of several months, across a landscape blasted by an unnamed cataclysm that destroyed much of civilization and in the intervening years, almost all life on earth. The novel was awarded the 2007 Pulitzer Prize for Fiction and the James Tait Black Memorial Prize for Fiction in 2006.”

*我忘了是可樂還是可可,大家讀完請告訴我。

Read Full Post »

『政府臨時撥款首次未能通過 (19:08)

立法會在多數泛民議員棄權下,破天荒否決了政府提出的為應付預算案前開支的臨時撥款,政府擬下周再提出申請。

該撥款議案獲17票贊成,14票棄權及0票反對,4名議員未有投票,包括李卓人、梁耀忠、馮檢基及張國柱。由於出席議員有36人,贊成票未能過半數,決議案最終被否決。民建聯等建制派投贊成票,而民主黨及公民黨則投棄權票。』(摘自:明報)

小妹是白宮群英(The West Wing) 粉絲,在第五季有一集總統Bartlett因為不能與共和國達成共識而否決了預算案,於是政府停止運作了數天。他見到共和國領袖時說: " I am the President and I will watch my approval ratings slip into single digits before I sign a budget that will harm the nation as much as yours does."

Read Full Post »

上回提到 (詳情見:『民主,去死吧』) 與同學的對話令我想起香港的高鐵與劍橋的西部發展計劃。

前言: 民主怎麼跟高鐵扯上關係呢? 常有人道民主要配合國情、要看人民素質、經濟政局穩定性。那麼,我要問:

中國有哪一個城市比香港更有條件推行民主政制?

劍橋大學一直想在城西擴建,但諮詢了差不多十年,藍圖按各界意見改了又改,到現在還未成事。你可以說這大學城實力雄厚,拖十年也不礙事,我們可是時時刻刻受到被邊緣化的威脅啊!我只想指出,古惑 (or學五點話: 推政策時有他的一套)的英國人在發展自己的地方時的態度是如此謹慎,因為他們知道自己不是在管一塊殖民地,而是他們自己的家,永久的家園。

我不反對建高鐵,只是:我們的政府我們的官,你們可否擺脫殖民地文官的想法,其實你不用想盡辦法去治我,因為我根本跑不掉,這兒就是我的家,我不像你們及你們的老友,的下一代都已有後路。我不是沒有腦袋,我明白高鐵的重要,我們可以好好坐下來,談一談嗎?可能你平心靜氣想一想,其實你可以為大角嘴、菜園村等等受影響的市民多做一點,或許大家能明白,能諒解…然後,我們會建高鐵,在享受其成果的同時,盡量減少對受影響的市民的不公。

不是說我們也要諮詢十年, 但一年半載不見得就會股災饑荒斷水斷電。(其實高鐵的前期研究早在2007年前已做了,只是我們的政府我們的官從來沒有想過要 “認真” 地問一問我們罷了。又其實我們的政府我們的官也確實有 “諮詢一下” 我們,但那個“諮詢一下”就真的只是問一問而已。)

有時,我也覺得自己很天真,很傻。

Read Full Post »

讀到信報這篇文章,忍不住來個親身演繹 (真不知醜):
(由於錄音設備落後,請將音量盡量放大,以達至最佳果效)
669 final at MySpaceFileHosting.com669_final.wma

信報
2010年01月13日 11:16 立道
六十六萬九的跑車
各位朋友,我係文太,第一次響呢度留言,想呻下我個死佬d衰格野….

我同我老公結左婚12年,近來我老公話要用屋企d錢買車,係一架六十六萬九o既歐洲跑車.雖然我地家庭收入唔差,但六十幾萬都唔係小數目,所以我梗係要考慮清楚啦…

第一,我地都唔係成日出街,主要都係返老爺奶奶屋企,加上附近有地鐵站,所以其實架車都唔會成日用,我老公就猛咁話將來應該會成日揸車,但又講唔出實際理由….

第二,我問佢點解要買架咁貴o既跑車,買架普通日本車都係三十幾萬啫,慳番d錢可以做好多野(屋企好耐冇裝修過,電器又舊,我地又冇買醫療保險…),佢又猛咁話歐洲跑車比日本車好好多,但係好o係邊度,佢就講到一舊舊,我都唔係好明 (其實我都去攞左d日本車o既資料番黎,都做左d分析,點知佢望兩眼就算,仲話我婦孺之見)

第三,佢之前買親野都奉旨超支,好似幾年前果套高級音響,買左番黎之後,又話要加個機座,又話要換喇叭線,結果用多左好多錢.

而最關鍵o既係,我地屋企附近冇晒停車場位!最近o既停車場都要行十幾分鐘,所以表面上揸車返老爺奶奶屋企係快左好多,但其實計埋行去停車場o既時間,揸車其實同坐地鐵差唔多!我問我老公點解決,佢竟然話買左架車先至慢慢諗,叫我信佢喎!未解決車位又點可以買車呀,大佬!

其實佢認認真真同我講要買車都係呢一兩個月o既事,我問多兩句都好合理啊!佢都唔記得我地當初結婚果時佢話會審慎理財,又話會尊重我意見,佢又唔記得其實每月d家用我係佔六成….

仲有一樣最衰格o既,就係佢成日用"一家之主"黎"撻"我…大佬,而家咩野年代啊,人人都講男女平等啦! 我前幾日同佢鬧交,佢話"全家得你一個反對喳,阻住地球轉",我話"全家得我同你喳噃",佢就話"老爺奶奶都贊成買跑車"….頂佢個肺,你老豆老母次次都企響你果邊架啦 (除左零三年果次,我響佢d親戚面前發難,之後佢老母良心發現,撐我).次次鬧交就拎老豆老母出黎,次次鬧交都話得我一個反對,你講晒啦!屈機!

點知尋日俾我偷聽到佢同朋友講電話,原來其實係佢老母想佢買車,車佢老母去街,又話其他兄弟姊妹都有靚車,佢冇車好寒酸,我老公仲話揸跑車先至有型喎….

頭家我都有份架,係唔係想洗晒d錢,臨老過唔到世?!
真係越講越"慶",大家話點算?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