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the ‘教仔’ Category

小兒阿蘇兩歲多一點,像所有剛學會講話的小人兒一樣,經常有話直說,語出驚人。一次外公在陪他玩,一時内急便向蘇大人請假解手,蘇兄立時說:「公公有雀雀。」公公大驚,下班回家後忙不迭向我告狀。

我當著阿蘇面前理直氣壯說:「蘇蘇說得很對。」再順道問:「蘇蘇你是男仔還是女仔? 」
小人兒:「男仔。 」
「為什麼? 」
「有雀雀。 」
「說對了, 媽媽有沒有雀雀? 」
「沒有。 」
「媽媽是男仔還是女仔?」
「女仔。 」
「蘇蘇說得很對。」

蘇兄也曾在我當老師的朋友面前說男仔有雀雀的話,朋友笑說「開始性教育了。」其實也不是什麼刻意的性教育,只是我們日常遇到什麼事也照直解釋而已。

事緣家𥚃沒請外傭。我下班又晚, 回家外婆立即便要走, 剩下我跟阿蘇, 我洗澡只得開著門,阿蘇自然知道我跟他身體上的不同,加上他在學用馬桶,我便叫外子「示範」如何站著小便。除了雀雀,他還「似乎」聽懂了BB是那兒來的;其他「似乎」聽懂了的當然少不了BIBU車為何要BIBU、混凝土車為何要轉轉轉、馬路為何是雙線等等。

也有朋友說我們講得太深孩子不會明白,不怕啊,同樣的事多發生幾次、囉唆多幾次,他自然會懂。兩歲的好處就是不嫌父母多話,最好你日日夜夜陪著他,此時不說,更待何時。反正很多事他上幼稚園後也會聽到看到,只是不知別人會如何為他解說而已。與其擱著個未知,不如當下自已動手釋疑。

廣告

Read Full Post »

寫、讀產經新聞其中一個重要動作是聯想。

看見巴黎恐佈襲擊的新聞,如果你的第一個反應是Whatsapp 當地親友或上臉書為Profile Pic加國旗水印, 那是人之常情。少婦沒親友在彼方又不大玩臉書,如果事發當天上班應該會查看保險公司、航空公司、酒店、旅行社股價、法國房地產價格、匯率、金價油價等等, 這此都是會受牽連的產業或商品。

如果阿豬再大一點, 我會“非常簡單地” 向他解釋什麼是恐襲,然後…然後除了信仰、自由等等、等等討論以外, 我還會在有機會時要他想想有什麼人、什麼店舖會受影響。

不是要教阿仔發災難財,沒有大量資金在手要發也不容易。只是除了做隻好豬以外,為娘最最最希望的是廿年後阿豬別向依然風騷的少婦攤大手板要錢。每逢有天災人禍,除了事發現場的災民,許多人的生計也會受影響。懂得聯想就是擴濶視野的第一步。

即使沒有大量資金也有很多事可以做。如果我搞網上郵寄代購又認識法國留學生,法國人無畏無懼繼續上街購物,但外國人呢?人不能到法國,買些地道商品總可以吧。可否辦個『行動支持法國』瘋狂網購大優惠?又,如果有親人結婚,金價會否因此而大升?(這個有點難說, 因為美國可能加息, 對金價有負面影響)

如果我在大學做研究,除了一些自然科學領域,恐襲幾乎可跟所有社會科學、商科、法學、哲學扯上關係,找不到研究方向何不以此作題。

如果你在旅行社工作,法國甚至歐洲線要倒楣了,你比上司更快準備好應付大量取消行程狀況,甚至向供應商查明了增加其他長線團如南非、南美的可能,再想好宣傳策略,他會怎麼想?

生存在這個世代,不容易啊。

(這篇是因為一個現實原因寫的, 後來無用了,改兩隻字便順手放上來, 也請指教, 謝謝)

Read Full Post »

我爸年輕時常對人說:『我老婆生孩子是不痛的。』**

我媽也對我說:『我與你外婆一樣,生孩子都沒有經歷過大痛。』

生孩子是世界上最痛的事彷彿已成為常識,我卻很少聽見有人能具體地描述那種痛是怎樣的,一般生過孩子的人總愛用大量的形容詞 ──尤其四字詞 ──去強調那是很痛很痛很痛的 (特別是對自己老公憶述的時候 ── 無論怎樣胡縐也不會有人(敢)反駁,當然要把握機會),什麼錐心泣血、撕心裂肺、天崩地裂全到用上了,可聽的人都搞不清楚那是什麼一回事,究竟是像火燒、針扎、刀鋸、抽搐、肌肉酸痛、斷骨、斷筯,還是很強烈的頭痛?

痛不痛、有多痛是很個人的。根據小妹的經驗,雖然很痛,但還真未到錐心泣血、撕心裂肺、天崩地裂的程度──如果你讀過《明朝那些事兒》,或在其他地方讀過楊繼盛自行割下爛肉斷筋、袁崇煥被凌遲處死的事應該會同意。反而那種『我沒力氣了,還要生多久…』的感覺才最磨人。

書上寫道自然分娩的痛分別來自子宫收縮、子宫頸張開、盤骨受壓,另加進行會陰剪開術及縫合傷口的痛。

首先我懷疑自己沒有經歷到盤骨受壓的痛──下盤本來就很寛。 (標準的葫蘆身形啊!!)

至於子宫頸張開的痛,因為少婦從小就是聽話的好孩子(果然不放過任何機會…),讀了媽媽阿四的忠告,由三十四週起開始按摩,可能有一點幫助吧,雖然被剪了,但生產過程中好像沒有感覺到這一種痛。

剩下子宫收縮的痛,我從一開始的陣痛就是這種痛。不知是幸抑或不幸,小妹月月受經痛折磨,而前期的陣痛恰恰就像經痛,十多小時的陣痛其實跟每月姨媽到差不多。我在待產房內甚至有閑情熱身拉筋、學用分娩球。

直至臨入產房前一小時,陣痛才激烈起來,變成像急大便的感覺,不是普通的大便,起碼是食物中毒級數的大便。大便(孩子)出來,痛便停了。

至於會陰剪開術及縫合傷口的痛,你想像用刀在那兒割一下,再用針線把傷口縫起來就是了。當然兩件事中間別忘了打止痛針(不是自己打,是禮貌周周地請助產士打)。

假如你曾受姨媽痛折磨的話,現在你大概知道生孩子是何種類型的痛;如果你是男人,起碼你知道部份生孩子的痛是怎樣的(總不會沒試過拉肚子吧…)

其實寫這一篇很害怕,怕洩漏天機遭天譴,下次生孩子時超級痛到阿媽都唔認得……

最後,雖然這個BLOG無人睇,我也想盡盡力找一個人。求求大家做個好心幫我傳開去吧,萬謝。如下:

2013年11月在伊利沙佰醫院生孩子的曉宇:你為我剝一個橘子說要分散我的注意力,現在我仍記得那一室橘香;你又說上天要女人生孩子,因為男人受不了那痛。那天之後我總在想不知你痛時有沒有人為你剝橘子、陪你說話。第二天在產後房再碰面卻竟然沒有留下聯絡線索,莫非你是特來安慰我的天使?見字請回:xinhunshaofu@gmail.com

**他現在有點後悔,說自己當年不懂事,不知道生孩子危險,當日我入產房時,爸爸告訴我他在外面邊等邊擔心得眼濕濕。

Read Full Post »

我不知道過去一個月自己是怎麼過的。只知道不斷餵奶、不斷吃喝 ─ 即使已經累至毫無胃口、不斷換尿布、不斷進出母嬰健康院及醫院、久不久就一臉眼淚鼻涕 ─ 即使媽媽說坐月子不能掉眼淚不然將來會視力模糊。聽了一大堆秘訣、解釋、建議、質疑…能做的做了,做不到的自然做不了,終於決定放棄。

可能之前解釋得太多:為什麼要餵母乳、母乳跟奶粉的分別……已經不想又再解釋 ─ 什麼我是少數受母乳性黃疸困擾的媽媽、什麼我很快要上班了、什麼我的乳腺似乎特別容易發炎、什麼我就是用電動奶泵泵不出奶只能親身餵而孩子又吃得特別慢每餐要餵最少九十分鐘三小時一次跟本無時間睡吃飯上廁所……醫生護士說我不能讓孩子慢慢吃,難道要我跟才開眼的嬰兒講道理?抑或索性體罰?

小妹不懂得安慰人/自己,卻幸運地遇上一些很體貼的朋友,是以下兩段朋友的話令我一再淚流滿面,卻豁然開朗。如果你跟我一樣,請看:

朋友甲:“I’m childless, so could never know what it is like to take care of a real baby. But, I do know the burden of having to be responsible for the life of another person, one who could not tell you whether you’ve done the right things yet has to bear the consequences of your decisions.”

 

朋友乙: “You are a good mom! Every single mom I know try their very best and that’s all that counts. Being a perfectionist will serve no purpose, I’ve learnt that the hard way.

I know you will never believe me (I didn’t believe it either when people said it to me) but it WILL GET BETTER, I promise. And by then we will meet up and laugh about how it all went.

Don’t doubt yourself, be kind to yourself and allow yourself to be less than perfect, even though if you are anything like me, you’d want to do things exceptionally perfect especially for the little one. The thing is that there is no perfect way to do anything with a newborn, they will cry anyway.

we really really try our very best, even when our own energy is spent, when we are totally derived of sleep, and don’t even have time to use the toilet or shower, we still push ourselves a bit more.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that YOU ARE A GREAT MOM. I’ve not seen you with your son, but I know that already. And you know what? It’s not important that the baby is exclusively breastfed or not, but what more important than that is that he was a mom willing to break her bones just doing what she thinks is perfect for him. He is a very very lucky little boy.

抱抱! (希望朋友們不要介意)

Read Full Post »

(劇透程度: 約15%)

有那麼湊巧的嗎?

昨天產檢後有幾小時空檔,想帶孩子做我喜歡的事──胎教胎教,自然就跑到電影院。

選了《那年遇上世之介》,沒有簡介,但海報上寫著青春温情什麼什麼的,不像會出錯 ,就進去了。(上月不小心在家看了原罪犯,實在重口味,小妹已經夠怪,孩子就不用青出於藍了),

平淡的故事:1987年,剛到東京上大學的鄉下仔世之介認識了一些人:決心重考一年上名牌大學的同學甲、甜美主動的同學乙、原來是同性戀的同學丙、風月俏佳人、朋友的朋友千金小姐。

他們幾乎每個人聽到世之介名叫世之介都會發笑。原來世之介是日本經典情色小說《好色一代男》的主角,我也是在別的網站看見劇評才知道*。

這群人在很多年之後,一個個忽然想起世之介,都有相同的想法:遇上世之介令自己的人生更幸福了。

那麼世之介有什麼了不起?

答案是:沒有。

他只是有一顆赤子之心。

做著一般大學生會做的事:上課、參加學會活動、打工、泡妞、放假回鄉…傻傻的他隨遇而安。知道同學未婚懷孕、名牌大學夢碎了沒有暗地作比較、批判、竊喜──壞心腸小妹也有啊(慚愧)!碰上比自己富有千倍的人也沒有感到自卑──你知道不亢不卑有多難嗎?

一個隨心生活就能令別人感到更幸福的人──如果孩了像世之介就好了。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