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the ‘打扮’ Category

前一陣子聽說處理皮革的過程會造成嚴重污染,於是…

您可能已經猜到 –––

根據少婦窩一直以來在blog上苦心經營的公平、正直、無私、勤儉、克己、賢淑…(省略起碼500字)…的環保正義先鋒形象,一定又想搞個什麼『十年只買一個袋』、『兩人共穿一對鞋』之類的行動 …

不過一向謹慎(!)的少婦當然要先調查一下問題有多嚴重,以免白白苦了自己 (打從『一年只買廿件衫』開始,身上已經出現太多九唔搭八的衣著)。在google及百度上輸入: 『皮革、廠、污染』,err…似乎好嚴重。懶得去google的朋友可看看這個:台灣的皮革業空氣污染防制輔導

那麼,真…真…真真真的要戒買皮具嗎?

讓窩們齊齊分析一下戒買皮具的可行性:

先說皮褸:這種衣物看似瀟灑,實難打理,夏天穿太熱,冬天不保暖,少婦向來不好,跟本不用戒。

至於手袋:確實有點難度,皮手袋與套裝幾乎是雙生兒,在辦公室上班的少婦不提皮包包,難度提環保袋嗎?沒錯,週五是敝公司的『亂穿日』,小妹常常提 一個麻布袋上班。 週一至週四嘛,小妹現有三個款式簡單的淺啡色皮包,過去約兩年添一個,都是雜牌減價貨,平日不用見客帶最舊的一個,這個相伴六載的拍擋雖然徐娘半老,但風韻猶存,看得出曾經是位可人兒,只是邊位的髒和縐顯了風霜;見人或見工的日子則有勞兩位新進後輩。淺啡皮包百搭,配冬夏衣服皆宜,兼且耐用,三五七年不成 問題。(皮鞋的情況與手袋相似,不贅)

可是三五七年後怎辦?

隨著產品設計越來越多樣化,小妹近幾年幸運地碰上幾個非皮製而又能出場合的包包,分別是木+尼龍、綢緞、汽水蓋三寶 (見圖)。可惜她們只與某些場合/衣著相稱,不如皮手袋百搭,也不如皮包耐用。

2bags GreenBag

真的不能戒嗎?當然能,看你有無心,人家Natalie Portman要出席的場合不是更多、形象不是更百變嗎?他也只穿『素』鞋子啊。

正當小妹進退維谷之際,個衰佬居然醒目地出場救駕,說了一堆似乎很有道理的話,撮要如下:

『布袋不一定比皮具環保,除了生產時的能耗、出產地之能源結構,物料運輸與污染外,還要看其耐用程度及扔棄時造成的污染。』即是如果布袋只有三年壽命而皮包包卻可以用卅年,可能(只是可能)皮包是更好的選擇。

寫了近千字,結論是:下次試試買Stella McCartney的『素』袋『素』鞋子*! 多謝老公~~

*Vegan bags & shoes非真皮製的袋與鞋

(寫於2013年年初)

廣告

Read Full Post »

身邊很多女性也受皮膚敏感/濕疹之苦,如果知道對方經濟能力許可,我會建議她們試試預感快要發作時用La Mer The Concentrate天天塗患處,結果差不多每次也是熱面孔貼冷屁股。有的一笑置之、有的不相信我會買那麼貴的東西天天塗面 (我是慳妹啊,一年又只買廿件衫)、有一位說:『只是皮膚敏感而已,不需要用到La Mer 吧?』

確實不需要。一瓶50毫升售三千七,每天早晚塗面只夠用約一個月。

小妹自全職工作後,每逢轉季便受濕疹之擾,一般是額頭及兩頰發紅、掉皮,挺嚇人的。頭幾年我都向皮膚科醫生求救,醫生讓我以冷霜(Aqueous Cream)洗臉、配以類固醇葯膏作晚霜,通常約兩週便回復原狀,可是原因總搞不清。醫生說可能是壓力(很有可能)、可能是皮膚適應不了季節的轉換(也有可能)、也可能是對某些事物敏感的反應(對工作敏感?極有可能)。一年才復發一至兩次,病發時不算嚴重,醫生不建議我做敏感源測試,因為貴而且不一定能找出原因。只好每年春秋二祭進貢六百多元診金,像交稅。

後來我在雜誌上看到一個名人說自己以The Concentrate對付皮膚敏感。那時我已經工作了數年,有一點點餘錢,便買來試試。每逢感到皮膚很乾、塗什麼也不吸收就開始用,一般兩至三週那種彊硬的感覺便會消失,使用期間皮膚感覺健康,而且該產品有去疤作用,早年遺下的暗瘡印也退了一些。直至現在,我沒有再光顧皮膚科醫生。

同樣能解決問題,為什麼要付幾倍的價錢?

視乎你怎麼看。

我不喜歡那種突然被襲的感覺,面孔掉皮身心俱疲,類固醇不是什麼好東西,也聽說冷霜不能長期用,既然找到一個有效預防又比較不傷害自己的方法(只是荷包很受傷),我就範了。(坊間有很多便宜的偏方你可以逐一去試,可是對一個每天被工作佔去一半時間、還要進修拍拖維持親情友情的都市女郎來說未免太累。)

幾年前,朋友甲向我介紹一個護膚品牌,我試用了其爽膚水與晚霜,效果真不賴,當然價錢也不便宜。後來我們向朋友乙提起那個品牌──朋友乙平日會戴價值廿多萬的手錶、鑲大顆鑽石的戒子及攜數萬元一個的包包,卻嫌這個貴,說『幾千塊一瓶值得嗎?』我看著她的手錶及鑽戒道:『今天長了皺紋粗了毛孔,明天付多少錢也填不平啊。』潛台詞是:包包首飾隨時可買,青春小鳥一去不回。結果她真的用了…那一刻我強烈認為自己入錯行,應該甫畢業便入行賣護膚品…

的確,包包首飾帶了幾回還能賣掉,護膚品用了便沒了;化妝品立竿見影,護膚品沒有數週半月看不出果效。

可是,脂粉華衣飾物從來不及一張光潔的笑臉──如果你見過地鐵車廂內那些卅歲不到已經厚底妝粗眼綫、卻遮不住滿臉凹凸洞的女學生,你會明白我在說什麼。又,如果你見過天天化妝的人沒上妝的臉,你也會同意化妝只能是最後手段。

我在別的地方輕省,因為知道有些事情不能省。資源有限,要投放在重要的項目:家人、學習新事物、健康、保養皮膚。頭幾項不用多說,至於護膚嘛:少婦皮膚不白毛孔不小,最大的幸運是皮膚敏感不能每天上粉底,只好拼命保養,企圖做龜兔賽跑的烏龜。十年下來,總算有一點成績。現在每天只塗一點遮瑕膏便上班,以粉劑面油紙拍拍面就能外出見客,只有出鏡或要拍照的飲宴場合才塗粉底。

每個人花錢都有自己的一套,有人愛享受、有人愛儲蓄、有人喜歡短炒、有人愛放長線──口味重點不同而已。

(聲明:我沒有收該品牌的好處,剛剛買的一瓶也付了正價,肉刺中。)

(又,這篇很爛,但我花了太多時間寫,現在只想了結它,謝謝忍耐。)

舊文重温:

你究竟有無化妝? – 懶人專用超平5秒變臉大法

https://xinhunshaofu.wordpress.com/?s=%E6%87%B6%E4%BA%BA

Read Full Post »

好想來一個簡單無聊愉快的,就這個吧:新娘在結婚那天自然就是眾人的焦點,做想做的,穿喜歡的,大家都為你高興。

(排名不分先後)

1) Carolyn Bessette Kennedy (1996年。真好看 – 可惜蝦人著,小妹試過類似款式,5呎6以下不用想)

2) Audrey Hepburn – first wedding (1954年。此曲只應天上有)

3) Audrey Hepburn –second wedding (1969年。第二次,更合意?無從得知, 但應該更隨意吧(是蜜桃色的!想看請到這兒 )

4) Grace Kelly (無話可說 — 小說中常提到 “美得令人窒息" 就是如此這般吧)

5) Julie Andrews(Maria) in The Sound of Music (從小就覺得婚紗應如此,端莊)

6) Jennifer Lopez in Wedding Planner (電影是典型chick flick。只是小妹除BBQ Party婚禮外,最想就是穿著像上班套裝般的簡單禮服在政府註冊處搞掂,所以這一幕、這個造型就是我的夢想。注:如沒記錯, Lopez 的禮服下身是齊膝直身裙 。又,一向喜歡這種圓形餅乾罐蓋式的帽。)

7) 唔,這件嘛…自己揀的當然喜歡

(對不起,你來遲了,已經刪貼。)

Read Full Post »

日常不怎麼戴首飾,也甚少買飾物。小時候沒錢買,長大後嫌麻煩。身上掛太多東西妨礙工作。尤其討厭手鍊,按鍵盤已經夠累,不用再添手銬。 

饒是如此,也有把持不住的時候。小妹行年卅二,日積月累下來的飾物 ─ 除去嫁妝金器 ─ 約有廿來件。當中約三分一是別人送的,留作紀念;三分一是趕時髦的結果,不提也罷:時尚的裝飾一旦過時就無翻身之日,既然買了,多少有點喜歡,不捨得也不甘心扔掉,妄想有一天會鹹魚翻生,於是首飾箱的角落總有一堆糾纏不清的鍊與扣在等運到。

只有剩下來的三份一才是真正屬於我的首飾。你不會常常見到它們,偶爾見到一件時,你會知道它跟我是一對的,這正是我把它們帶回家的原因。它們多是舊物,值一點錢,可是又不太保值。小妹非戀物狂,如果家中失火,我不會冒險救寶。到了那一天,除非有一個很像我的女兒,不然我會放它們出去找下一個伴。趁它們還在,獻一下寶:

(一)

 它是一個仿製品。這都是我的錯。我第一眼見到它的原形已經料到要破財,那是一副碎鑽耳環加上一對玉環。兩雙舊物經老闆娘一併成了新鮮玩意。碎鑽是方鑽,一點不閃;玉環是冰種,沒有翠,放在我的黃臉旁剛好不讓人察覺。從沒給自己買過這種東西,不捨得啊,還是出差回來再算吧。

回來,不見了。老闆娘不嫌生意小,找師傅依樣造了兩套讓我挑,跟原來的當然不一樣,當初是自己猶豫錯過了,也只好接受吧。

(二)

它嘛,本來是一堆舊玉墬子中的兩個,青青黃黃像生锈的水滴,我拿在手中覺得好玩,請老闆娘鑲成耳墜,算做了趟小小的媒人。

(三)

黃金紅寶石項圈,夠不可思議的吧?這麼俗氣的東西怎麼能戴?可不是,本來就是個俗人,才會喋喋不休說些俗事俗物。

事情發生在那遙遠的古老國度,黃金成色不重要,也不管它是有過去之物,相遇那刻的驚艷注定我們要共渡好些難忘時光。只是想不通誰要在頸上掛一串辣椒?悍婦不用標榜自己的潑辣;少女應該配搭鮮花葡萄車厘子;至於辣妹嘛,以前有這個說法麼?這項圈看起來沒五十年也至少卅年啊。我寧願想像它原來的主人是個煮辣菜的高手。一串金黃色的小辣椒,每條的頭頂錣一顆桃紅小圓點,不輸予波點比堅尼。

(四)

不只一次有人問我祖上可有人來自另一個古老文明國度,小妹不知道。可是戴上這副不知轉了多少次手的菱形金耳墜,我的鼻也高了、目也深了。

一片片小菱形拼成一個大菱形,下面吊一個更大的菱形,最下面又垂著一排細小的菱形金片,連接菱形的金線圈成十字花形,算了,說了一大堆話也解不明。不就是因為好看嘛。

(五)

那時,有人要送我一件結婚禮物。不想鬥閃也不要鬥大,輸了不高興,贏了不光榮。那種銀圈上加一顆大大鑽石的戒指,一旦戴上便得進入賽場,你不找人,人來尋你。

在舊物店選了兩枚指環讓他挑。一個金色小圈上有數點鑽石,或方或圓,細如塵,像心。許是怕主人變得心太細,沒被選上。

另一個金圈上面是一隻美麗的海藍眼睛,旁邊一行碎鑽,不是淚痕吧?是也好,它哭了我便免疫。也幸好只有一隻眼,不然便蓋過主人那雙了。

可惜不能帶它們到辨公室,小妹的工作像打仗,它們實在不是上戰場的料。當然,又有誰是天生的軍人?

那麼平日戴什麼?什麼也不戴,就一圈婚戒*。

* 好了,還沒到那個境界。見客時加一條項鍊、參加公司派對時添一隻手鐲也是有的。多虧媽媽及Leona的好品味,他們送的幾件飾物也耐看不招搖。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