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the ‘懷孕期間’ Category

我爸年輕時常對人說:『我老婆生孩子是不痛的。』**

我媽也對我說:『我與你外婆一樣,生孩子都沒有經歷過大痛。』

生孩子是世界上最痛的事彷彿已成為常識,我卻很少聽見有人能具體地描述那種痛是怎樣的,一般生過孩子的人總愛用大量的形容詞 ──尤其四字詞 ──去強調那是很痛很痛很痛的 (特別是對自己老公憶述的時候 ── 無論怎樣胡縐也不會有人(敢)反駁,當然要把握機會),什麼錐心泣血、撕心裂肺、天崩地裂全到用上了,可聽的人都搞不清楚那是什麼一回事,究竟是像火燒、針扎、刀鋸、抽搐、肌肉酸痛、斷骨、斷筯,還是很強烈的頭痛?

痛不痛、有多痛是很個人的。根據小妹的經驗,雖然很痛,但還真未到錐心泣血、撕心裂肺、天崩地裂的程度──如果你讀過《明朝那些事兒》,或在其他地方讀過楊繼盛自行割下爛肉斷筋、袁崇煥被凌遲處死的事應該會同意。反而那種『我沒力氣了,還要生多久…』的感覺才最磨人。

書上寫道自然分娩的痛分別來自子宫收縮、子宫頸張開、盤骨受壓,另加進行會陰剪開術及縫合傷口的痛。

首先我懷疑自己沒有經歷到盤骨受壓的痛──下盤本來就很寛。 (標準的葫蘆身形啊!!)

至於子宫頸張開的痛,因為少婦從小就是聽話的好孩子(果然不放過任何機會…),讀了媽媽阿四的忠告,由三十四週起開始按摩,可能有一點幫助吧,雖然被剪了,但生產過程中好像沒有感覺到這一種痛。

剩下子宫收縮的痛,我從一開始的陣痛就是這種痛。不知是幸抑或不幸,小妹月月受經痛折磨,而前期的陣痛恰恰就像經痛,十多小時的陣痛其實跟每月姨媽到差不多。我在待產房內甚至有閑情熱身拉筋、學用分娩球。

直至臨入產房前一小時,陣痛才激烈起來,變成像急大便的感覺,不是普通的大便,起碼是食物中毒級數的大便。大便(孩子)出來,痛便停了。

至於會陰剪開術及縫合傷口的痛,你想像用刀在那兒割一下,再用針線把傷口縫起來就是了。當然兩件事中間別忘了打止痛針(不是自己打,是禮貌周周地請助產士打)。

假如你曾受姨媽痛折磨的話,現在你大概知道生孩子是何種類型的痛;如果你是男人,起碼你知道部份生孩子的痛是怎樣的(總不會沒試過拉肚子吧…)

其實寫這一篇很害怕,怕洩漏天機遭天譴,下次生孩子時超級痛到阿媽都唔認得……

最後,雖然這個BLOG無人睇,我也想盡盡力找一個人。求求大家做個好心幫我傳開去吧,萬謝。如下:

2013年11月在伊利沙佰醫院生孩子的曉宇:你為我剝一個橘子說要分散我的注意力,現在我仍記得那一室橘香;你又說上天要女人生孩子,因為男人受不了那痛。那天之後我總在想不知你痛時有沒有人為你剝橘子、陪你說話。第二天在產後房再碰面卻竟然沒有留下聯絡線索,莫非你是特來安慰我的天使?見字請回:xinhunshaofu@gmail.com

**他現在有點後悔,說自己當年不懂事,不知道生孩子危險,當日我入產房時,爸爸告訴我他在外面邊等邊擔心得眼濕濕。

廣告

Read Full Post »

往車站的路上。

『老婆,你鼻上塗了什麼?』(無事生非)

『長暗瘡,我擦了遮瑕膏。』

『不塗比較好看,現在看起來像沾了泥巴。』(欠揍)

天氣炎熱,走了十分鐘,夫婦二人大汗淋漓。

『老婆,你辛苦嗎?』(忽然乖巧)

『還好。』

『但是你的鼻山泥傾瀉了。』(他這不是在講風涼說話嗎? — 不是因為你我會大肚麼?我會長暗瘡麼?大家還要為你說情,說什麼不要叫你做衰佬。『衰佬衰佬衰佬衰佬衰佬正衰佬…』)

Read Full Post »

(對不起, 無故失蹤了一週, 我會在日後的文章中有交代的…留言很快會覆…)

都說孕婦情緒起伏大、不講理、又會突然想吃這吃那,不給就發難…總之就是不可理喻。

我可沒有。到現在為止約七個月,我做過令人難堪的事應該只有以下三件 (別忘了孕婦善忘):

因為怕雞肉有太多激素會影響小豬,一直不敢在館子吃雞,又因為不久之前又爆發過禽流感,不想媽媽冒險到市場買活的嘉美雞(據說沒有激素),小妹已經很久沒吃雞。一天,我與個傻佬到一家上海菜館吃晚飯,人很多,我們被安排與一堆陌生人圍著一張大圓桌共晉晚餐。餐牌上,我竟然見到 “醉嘉美雞”這道菜,太令人驚喜了,我愛死這菜館!老公問我吃什麼,我說我要吃醉雞,其他讓他來挑。他說要吃糟溜魚片──我當場呆了。糟溜魚片跟醉雞也是酒味的,我們只兩個人,怎麼能在同一餐內點這兩道菜?這不是存心與我作對,不讓我點醉雞麼?習慣了當忍讓小媳婦的我遂放棄了醉雞,點了糟溜魚片(積重難返,各位姊妹千萬要引以為戒)。可是,那時我已經被醉嘉美雞沖昏了頭腦,越想越氣,又不好意思在同桌的陌生人面前吵鬧,於是整頓飯我也沒有跟個衰佬再說一句話。在回家的路途上,還不斷重複說:『不好吃,這頓飯不好吃。』

另一天,為了陪伴家中的大肚婆,日理萬機的懵佬竟然與我在沙發上看師奶電視連續劇,看得正投入,小豬突然出拳,將原本圓形的肚撐成奇形怪狀,我連忙叫老公看,誰不知他頭也不回寧願看陳法拉*,實在大膽。又隔了一會,小豬轉身令肚皮如波浪般鼓動,哄得我好開心,於是我又拍拍個衰佬,他依然故我──這次輪到香香公主**到海南島游泳──簡直是膽生毛了。電視劇播完後,我板起臉不理睬他。『生氣了?』,他問。『從現在起,看著我的肚,視線不能離開。』,我命令。他只好定睛看著那個一動不動的圓肚作關注狀…

又有一天,我倆在家附近閒逛,『老公,你好久沒有摟著我的腰逛街了,要不要摟一下?』,我問。『…』他勉強地伸出一隻手,有點不知所措。『你就不能把手放在平時放的位置嗎?!』我邊扯他的臉皮邊道。於是個衰佬猶豫地將隻左手放在我左側的一塊肉上面繼續逛街。

其實,為免少婦變成瘋婦,個懵佬在過去數月已經頻頻出口術,有事沒事亂讚一通。其花言巧語的能力已提昇至一個正常男人的水平,只是偶爾會露出馬腳。今早我在換衣服,他就很厚顏地說我像一隻性感小野貓,我明明知道這話毫無事實根據還是很受落。結果,他見一招得手便沾沾自喜,忍不住又多嘴了:『應該是大山貓,不,是性感大熊貓才對…』

伸延閱讀:老婆,你的身型真好

*電視劇女主角

**一個名叫岑麗香的電視劇演員,綽號香香公主

Read Full Post »

雖然很無聊,但還是得報告一下:原來小豬真的在餓及睏的情況下才動粗打人/我!(不知就裡的請看: 怎麼胎動也能如此…兒童不宜)

過去幾天我都很乖,定時吃準時睡,於是,只被踢得 “站定了”或 “呆了”。

今天,星期五,工作最忙的一天。我又遲了兩句鐘才吃午餐… (別罵,早餐吃了特大號的)。於是:

我‧又‧挨‧揍‧了

(差點沒去醫院…)

吃完又沒事了。報告完畢。

Read Full Post »

相信很多孕婦也有類似經驗:平時常常吃的食物一旦懷孕便成了 “疑似” 違禁品,同事甲說這不能吃、朋友乙又說那不能吃,弄得人整日神經兮兮。每天午餐後回到辦公室第一件事就是上網查查剛才很想吃但不敢吃的是否違禁品。

當中尤以咖啡、奶茶*最磨人。

話說有一天我很想喝一口 ── 是卑微的一口 ── 咖啡,掙扎了許久,最後還是上偉大的互聯網看看好安心,結果找到這個濟世為懷、不辭勞苦的醫師的網站,頓覺人間有情之餘,還笑到肚痛。

人家醫師已經寫明:『如果每日攝取的咖啡因含量超過200-300毫克,會造成流產以及胎兒發育遲緩的機率上升。拿Starbucks小杯拿鐵來說,咖啡因含量大約是75毫克,便利商店賣的罐裝咖啡,現在也都有標示咖啡因的含量,一天一罐,也都在安全範圍內的。』各位準媽還是不嫌其煩地一問再問,有些更是如大海中找著水泡,左也問右也問,,結果出現以下留言及回覆:

29問:我現在這個是第一胎,但我發現我的屁股好像有變大,我只是想要問說,到底是因為懷孕而變大?還是純粹因為吃太多而變大?

答:都有可能,懷孕後身形自然會有變化 。

 

30問:楊醫生午安:請問要開立診斷證明書一定要再掛你的診才可以開立嗎?還是有其他方法。如果是再掛號進去,可以不用等直接進去跟護士說明即可開立,謝謝。

答:完全不用等應該滿難的,去麥當勞點一包薯條都要等一會兒。

 

34問:楊醫師:你好,目前懷孕36週,想請問綠豆湯孕婦能不能喝??婆婆說什麼喝綠豆湯小孩子生出來皮膚會較黑,可是小孩子的皮膚不是會遺傳父母嗎??

答:為什麼喝綠豆湯,小孩子皮膚不是比較綠?

 

54問:楊醫師您好,請問懷孕時可以化妝, 塗口紅嗎? 對baby會不會有影響?

: 整條吃掉都不會有影響。

 

55問:楊醫師好,我生產已過2個多月,目前有在餵母奶,請問可以喝咖啡嗎?(一天一杯)謝謝!

答:可以,但寶寶精神可能會比較好。

 

58問 (!!!):楊醫生你好:我剛剖腹產後半個月,幾乎都是餵寶寶喝母奶,可是最近天氣太熱了一直喝熱的湯湯水水,實在很阿炸@@請問有哪些飲料可以喝呢?外面手搖飲料可以嗎?謝謝唷;)

答:可以吧,又不是被關禁閉。

 

我覺得那位醫師BLOG主真的算是仁至義盡,簡直都快成七級浮屠了。

*因為孕婦不能攝取太多咖啡因。

Read Full Post »

看見別的準媽媽寫胎動 (特別是文釆出眾的寶島媽媽們) 都是浪漫而甜蜜的,讓我一直都在期待……

可是,怎麼事情到了我這兒會變成如此…(該怎麼形容)…如此兒童不宜!

開始的幾天我只感到很輕微的動力,也不知是否自己攪腸沙*,便興奮地召個衰佬過來又摸又聽的。

快樂的時間過得特別快,兩星期後,我便有不祥的預感,因為小豬他──好‧暴‧力。

人家說什麼像金魚的吻、海豚的吻都是鬼話,跟本就是強吻不成便動粗的格局。

我明白被困狹小的空間內多麼令人不爽(忽然想起李旺陽),小豬你要揮揮手或踢一腳伸展伸展是情理中事,我都讓著你,偶爾膀胱被襲我也不跟你計較。可是我腰短,肚皮能隆起的面積也小,五個月了,自己沒怎麼長肉肚子已像裝進半邊西瓜,本來已經天天擔憂再大下去肚子會爆裂 (別企圖訕笑大肚婆的憂慮,會被雷劈的**),這樣一來,簡直覺得自己死期將至。

身邊的人 (尤其是男人) 總愛說什麼人類經過多年的進化,一定沒問題。進化你的鬼,你放兩個橙三個蘋果四條會動的香蕉和一個冬瓜進肚看看再說。

小豬又像足了他爸,餓了、 渴睡了便燥火上升,該何時吃飯何時睡覺是他說了算,不聽他的,就發火動粗。

我昨天在辦公室忙翻天沒吃午飯──先別罵,下午茶吃了香蕉,早餐也吃了特大號──到了下午六時左右準備下班,一輪猛踢,肚子被搗至不能走路,我立即狂吞了幾粒同事出差帶回來一直沒人動的印度乾棗、三塊星洲果酥,再偷了同事放在桌面的一盒維X奶,然後以螞蟻速度爬行到車站,沿途一邊安撫他:『快到外公家吃飯了…』,車到半路,小豬大俠才稍稍消了氣。

好景不常,不到廿四小時小豬俠已經從老爸身上學了新花招來折磨我。阿老爸一直以來都是床上的霸主,睡覺如模特兒擺甫士,靈活多變;所擺之甫士又似少林武功架式,大開大闔,氣勢磅礡。

話說昨夜我睡晚了半句鐘(只是半句鐘!),到了清晨五時許便覺得肚脹、肚臍灼熱,伸手摸摸肚臍,一觸到那圈過去卅多年不見天日、最近才被人強推出來拋頭露面的嬌嫩肌膚便生痛,雖然正仰臥,肚子還是又大又硬。那一刻我想:我可能是第一個懷孕後什麼意外也沒發生便爆肚的人!才五個月已經這樣,再過兩個月怎麼辦?!肯定會爆吧。

懷著預備壯烈犧牲的心情,我掙扎起來上厠所,一轉身肚臍與肚臍後面連著的肉便痛,用了三分鐘才坐了起來。走到馬桶前,又完全不痛了。再躺下,肚也沒脹、臍也不痛。這下我明白了,剛才只是小豬俠對我的小懲大戒,敢情是以手或腳頂在我肚臍下面玩撐傘。

一大一小兩個人,一個在外面亂動,一個在裡面瞎搞,將來一起在我家裡混搞。我開始後悔前世幹嘛那麼不小心得罪這樣的人,人家今世聯手來報復了。

(寫於一三年八月三日)

*拉肚子前的感覺

**遭雷撃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