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the ‘嫁衣’ Category

好想來一個簡單無聊愉快的,就這個吧:新娘在結婚那天自然就是眾人的焦點,做想做的,穿喜歡的,大家都為你高興。

(排名不分先後)

1) Carolyn Bessette Kennedy (1996年。真好看 – 可惜蝦人著,小妹試過類似款式,5呎6以下不用想)

2) Audrey Hepburn – first wedding (1954年。此曲只應天上有)

3) Audrey Hepburn –second wedding (1969年。第二次,更合意?無從得知, 但應該更隨意吧(是蜜桃色的!想看請到這兒 )

4) Grace Kelly (無話可說 — 小說中常提到 “美得令人窒息" 就是如此這般吧)

5) Julie Andrews(Maria) in The Sound of Music (從小就覺得婚紗應如此,端莊)

6) Jennifer Lopez in Wedding Planner (電影是典型chick flick。只是小妹除BBQ Party婚禮外,最想就是穿著像上班套裝般的簡單禮服在政府註冊處搞掂,所以這一幕、這個造型就是我的夢想。注:如沒記錯, Lopez 的禮服下身是齊膝直身裙 。又,一向喜歡這種圓形餅乾罐蓋式的帽。)

7) 唔,這件嘛…自己揀的當然喜歡

(對不起,你來遲了,已經刪貼。)

Read Full Post »

禪修見聞(三)  – 應對忿怒case study

續上文禪修見聞(一),

禪修見聞(二)

(六) 應對忿怒case study

第一次佛法講座的內容非常適合我等怒火青年。小妹立即便將學到的應用在自己對奶奶的怒意上(見下文Case study斜體部份)。

在講座的上半部份,禪師提醒我們,很多時候我們只是被自己的猜測惹惱,而該猜測未必是事實。他說了一件在越南發生的真人真事:

軍人服役回家,見到在服役期間出生的兒子,兒子對軍人說在他離家期間,媽媽每晚也跟爸爸談天,軍人立即傷心悲憤,以為妻子背叛了他與別人私通。他對妻子不啾不啋,又不讓她參加重要的傳統儀式,妻子不知道為什麼,以為丈夫變了,很傷心,後來自殺了。誰不知妻子自殺後的某一天,軍人在與兒子吃晚飯時,兒子指著軍人的影子說那就是媽媽每晚與其談天的『爸爸』。

一行禪師指出悲劇其實可以避免,只要他們其中一方願意開口問對方一句『為什麼』。

Case study 1: 於是我嘗試這樣想:

奶奶反覆追問我的工作時間表及 婦科體檢結果並不一定因為不喜歡我當記者、或擔心當記者會影響我生仔、或純粹當我是生仔機器:可能她只是關心我、或找不著其它話題而 已,下次我要問問她。

在下半部份,一行禪師講解了《調服憤怒經》。簡單來說就是應對五種不同忿怒情況的辦法。

小妹撮要如下(千萬要把五項都看完喔*):**

情況一: 對方行動不友善,但說話友善

應對辦法:只注意他的話、別想他的行動

Case study 2-1:老爺奶奶執意到英國與我們住四十天(詳見: 輕於鴻毛之死)。這個行動非常不友善,簡直變態。但起碼他們言語上客客氣氣,期間也沒有叫我上教堂及問我奇形怪狀的私人問題,回港後更向媽媽大讚我的廚藝。可能、可能、可能他們真的沒有想過我並不想與他們同住四十天啊,不過常識告訴我這個『為什麼』還是別問為妙。

情況二: 對方說話不友善,但行動友善

應對辦法:只注意他的行動、別想他的話

Case study 2-2:老爺奶奶到我們位於偏遠郊區廉價地段的新居視察,甫下車奶奶便說:『呢d咁既地方我都係第一次黎***。』但此後, 他們都表現正常,沒有提出無理要求,也沒有向我們索取後備大門鎖匙,坐了四十分鐘便到樓下商場飲茶,算是非常友善了。

情況三: 對方說話不友善,行動不友善,但心中有少許善意

應對辦法:別注意他的行動、也不去想他的 話,只注意他心中的少許善意

Case study 2-3:奶奶不喜歡我挑的古董喱士造的婚紗,她認為婚紗應該是純白色的,聲淚俱下要她的兒子說服我換,小妹當然無理會。事後,她看著婚禮照片說:『我覺得婚紗的顏色是太舊了點。』又道:『價錢也太貴。』(注:錢是小妹自己掏腰包付錢租的)

不過至少奶奶大人在結婚當日並無掃興,加上她也是想把事情辦好才諸多意見。她的干預方法或許惹人討厭,但我肯定她沒有想過要把事情搞垮。

情況四: 對方說話不友善,行動不友善,心中也沒有少許善意

應對辦法:一個人說話不友善,行動不友善,心中沒有善意,其實他是個痛苦的可憐人,如果沒有遇到善知識,他將無幸福的機會。這樣想我們便能打開自己的慈悲、憐憫之心。

Case study 2-4:奶奶並非如此不堪的人。但小妹很多年前有一位上司正正是這樣:囂張勢利,不講理,以為自己『大哂』,一心壓榨吾等小職員。小妹當年真的有點可憐她,只覺得她滿足於自己的小小國度,眼界狹隘,她的快樂只建築在錢、權力、地位、面子、肉體享受上面。為免成為明日的她,我找了一份新工作,離開那個圈子。現在見到面我不會不高興,偶爾還會為她感到可惜,不過她自有她的樂趣,輪不到我來說三道四。話說回頭,如果現在要回去與她共事,朝夕相見,愚妹之慈悲心未必能捱過一個月。

情況五: 對方說話友善,行動友善,心意也友善,但我對這個人心生憤怒或妒忌。

應對辦法:我們應察覺他在身、語、意方面的友善,,別讓憤怒或妒忌侵占我們。如果我們不能與如此一個清新的人幸福共處,我們真不是一個有智慧的人。

Case study 2-5:聽到這點,我覺得佛陀未免太了解人性。

面對自己討厭的人,即使對方是劉三好:說好話、做好事、存好心,俺就是看他不順眼。看著仇家做好事有時比見到他做壞事更難接受。因為 面對惡人惡意,心生厭惡非常自然,情理上也說得過去,更可向旁人吐苦水兼得到朋友們附和。可是假若仇家抱著好心做好事,愚等不想讚,又不能罵,只能遠離現場,求個眼不見為乾淨。(我懷疑這情況也包括有些人太好,太完美,令人心生妒忌。但我沒有這個經驗,這兒略過。)

正如奶奶每逢見到小妹一定蓮子蓉般的笑臉,噓寒問暖,有功夫一定搶著做,正是好話說盡、好事做盡。我也知道她非常想與我發展親蜜的關係,可惜上天錯點鴛鴦,我倆話不投機,只要對話超過五分鐘,不是她皺眉頭便是我反白眼。奶奶大人不明白如果愚妹真的坦白說出想法,她會因了解而受傷害,她的典型香港基督教(新教)式過份親切慰問很多時候只有令我起雞皮。愚妹就好像被一個討厭的男子追求、日日夜夜在我家樓下等我一樣,不同的是我不能報警。

佛陀除了點出我們這種存偏見或善忌的傾向,更充分利用我們想自認『有智慧』的心態,他說:『如果我們不能與如此一個清新的人幸福共處,我們真不是一個有智慧的人。』所以自詡有點慧根的我只得依從他的辦法,嘗試去想:

其實我與奶奶兩個人都是無辜的。我沒有選擇她,她也沒有選擇我。我們只是因為一個我們都愛的人而走在一起,大家都無選擇的餘地(千錯萬錯都是個衰佬的錯!!!!)。我先別設想她的意圖,其實大家的處境也差不多。我們處理這個錯配的態度不同,她積極時、我想逃避。

這樣想並沒有解決根本的問題,我倆的期望及想法落差太大,基本上是死症。但起碼我現在能舒緩自己的情緒,不會再鑽牛角尖以及在每次見完奶奶後歇斯底里兼失控。

寫到這兒很累了。本來還想寫一下如果不想殺生能不能拍曱甴的,有機會再寫吧。

*因為看到第五項才會明白佛陀真的很明白人性,當然還有別浪費我的撮要。

**其實我不太想撮要,怕自己撮得不好,但把整個內容寫下又太長,我在網上又找不到《調服憤 怒經》原文,只好勉力一試,大家如能指正,萬分感激。

***『這種地方我還是第一次來。』(廣東話)

Read Full Post »

因為我們都是平凡人。

如果我是明星、日夜被狗仔隊跟的富豪後代,“可能” 會希望把這一天留給幾位最貼心的人。但我們不是。即使是進步女青年,每天奮力做自己生命的主角,不管有沒有人看,如果有那麼一天,能夠成為眾人的焦點,大概也會竭盡所能將一切美好掛上身。因為只此一天,不會太累,你我也負擔得來。

“一天” 成了自我膨脹的最佳藉口。

就讓我美一天吧、

就讓我揮霍一次吧、

就讓我蠻不講理一次吧、

就讓我當一天的公主吧…

這一天,人人得聽她、看她、哄著她,別去掃她的興。

當然,走到哪裡也總有不賣帳的人。而這個人,大概會被記恨一輩子吧。我也做過一趟不賣帳的人,而且是故意的。

話說一直自詡與眾不同的小妹非常抗拒到影樓拍婚紗照,覺得那是假的,以為只有結婚當日拍的照片才有紀念價值。不知是幸或不幸,擺喜宴的酒樓送我們一張影樓贈劵, 貪小便宜的我們便以預習為藉口拍了一堆食之無味、棄之有肉的婚紗照,影樓更將其中一幀放大、裝框,讓我們放在酒樓的接待處。我不大喜歡相中的自己,不過既然大家都說應該擺它一擺,那便從俗吧,反正結婚就是一件俗事。

喜宴當日,相安無事。

過了一陣子,朋友聚會,一位仁姐竟然煞有介事地描述我結婚當日她如果被接待處的婚紗照誤導了:『相中的新娘根本不是阿金*,我以為去錯了酒樓,便到鄰近的幾家酒樓查清楚,他們都說沒有,我再看看請柬…(下刪500字)。』

她是在揶揄我吧? 可是我抓破頭皮也想不出個為何,我得罪過她嗎?當時我只懂傻笑 (還可以怎樣?)。

稍後,這位仁姐在面書內貼上一組婚紗照。坦白說,那一組照片很美,很自然。真的,如果影樓能拍出這樣的水準,我絕對抗拒不了誘惑。

再過了一陣子,朋友聚會,大家都落力稱讚那位仁姐的婚紗照,然後,不知怎的,她又翻出被我的婚紗照誤導一事來。這不是欺人太甚嘛。我光火了,只是沒有當場發作出來。

仁姐的婚禮在露天的草地上舉行,盛暑,卅度,太陽剛好直射在賓客的臉上,很多坐首行的親戚也撐起傘來,一片雜亂無章的圖案與顏色,絕對不是設計中的場面。於是,我也張開自己的咖啡色雨傘,湊湊熱鬧。把傘摺好放回包包內的一刻,我的氣也就消了。

對,我就是這麼淺薄、小器兼無聊的女人。

*阿金:小妹是也。

Read Full Post »

我的老爺奶奶來到英國,要跟我們相處四十天。作為媳婦,我知道自己立於必敗之地。

從一開始有人提出“四十天”我已經開始遊說唯一可以遊說的對象─ ─我老公。從理性分析到吵鬧哭啼,我相信他明白我的立場與憂慮,但像所有的男人一樣,他低估(很有可能是故意逃避去想)事情的嚴重性。可能他也難以啟齒。

我明白。我真的明白。

『媽,你可以不留那麼久嗎?』『媽,你可以跟爸兩個人到處走走,在我們那兒逗留少些時日嗎?』這些提議在十月懷胎、含辛茹苦、眠乾絮濕、三年懷抱、供書教學……等等跟前都是禁忌。

我甚至不能向自己媽媽抱怨,我媽一定會說:『又不是要跟你住一輩子,四十日而已。』但是,媽,你也從沒想過叫女婿陪伴你四十天吧。當然,我算老幾? 兒子是人家的,人家要看望多久又與我何干?

只是,你們都不了解奶奶,她不但要仔,她更想要的是乸。她要以以慈愛感動我,與我分享生活的每分每秒;她愛我如親女兒,要讓我過像她一樣敬虔的生活。縱使她一天也不願意跟自己的奶奶同住,但她認為她跟她兒子的祖母不同,因為她兒子的祖母縱情享樂不懂節制,而她自己則仁慈、樸實、明白事理又洋化,她一定能以慈愛感動我,令我成為她心目中的天父的好女兒、天天與她一起綑著其愛兒,帶領一向反叛的他走上永生的道路。於是,她要求我的婚紗是廁紙般的純白色(米白的不行)、要求我們的婚宴要設在中式酒家(因為她自己的婚宴就是西式雞尾酒會,她覺得不好)、要求我在她將來的孫兒十二歲前別買新衣給他*……現在,她要求我陪伴她四十天。

我也曾垂死掙扎過。我對著電話筒道:『奶奶,阿水(個衰佬)還沒有去過法國,我十年前去過了,你倆就行行好帶他去見識一下吧。』話筒那邊傳來慈愛的聲音:『那麼我們三人一起帶他去吧。』你不是楊絳,我更非錢媛,如何能夠我們仨?

行,你看兒子是你的事,但我又不是蒙羅麗沙,焉能讓你想看就看。即使我是,你也得按人家羅浮宮的辦公時間呀。

當然,我有我失眠心煩半夜起來去跳海,要來的始終會來。我只是驚懼『慈愛』無刃傷人的利害;哀悼自我的輕於鴻毛之死。

我們不生活在《北非諜影》、《魂斷藍橋》的大時代,沒有《鐵達尼號》、《新不了情》的盪氣迴腸。困擾我們的不是戰亂饑荒,我們也無緣面對犧牲性命勇救對方的決擇。我們的煩惱甚至不是、也不如失業與疾病。看,《女人四十》的蕭芳芳不也要照顧老人痴呆症的老爺麼?一對清醒健康能言善道的家公家婆不比一個患老人痴呆症的老爺強嗎?你又憑什麼傷春悲秋了? (但是你知我都知,如果問題是一個患老人痴呆症的老爺,我跟本不會寫這篇文。)

於是,我們不可以反抗。一旦反抗,我們便成為無情無義之輩。我們只能夠欣然接待,笑口常開,因為對方也帶著笑臉而來,彷彿在說:慈愛的我們要來,每天清晨以笑臉帶給你們一天的首句禱聲……

『阿金**,你每天大概什麼時候起床?我們不想吵醒你。』

『阿金,你不用特別早起為我們弄早餐。』

『阿金,你每天也這個時候起床嗎?我平時就會早點起床,好吃早餐…』

『阿金,……』

於是,我只好任由自己被一聲聲關愛的問候扼死。

*我也讚成要窮養孩子,但也不用孩子還未出現就為我定下規矩吧。

**阿金=小妹是也

Read Full Post »

從前有一位準媳婦向其未來奶奶(廣東話之婆婆)進諫曰:

『未來奶奶大人在上明鑒:若然愚婦遵從大人之命,視汝如親娘,愚恐防大人會…爆血管!事緣愚之親娘乃娘親中之異品,其血管壁之彈性非常人能及。還望大人三思。』

正所謂忠言逆耳,該名準奶奶自忖愛心滿溢,堅持己見,於是…

婆: 你挑的婚紗實在有點兒那個,不如另挑一襲吧。

媳:那麼我穿白色套裝行禮好了。又大方,又有機會再穿。不如你也別穿晚禮服,一起穿套裝吧。

婆: 家嫂,領口開那麼低,不冷嗎?

媳:今天攝氏30度。

婆: 領口開那麼低,幹麼不配點首飾在胸口?

媳:老公沒送。

婆: 跟阿仔出國讀書,你有什麼打算?

媳:減你家用。

婆: 放假返港,來我家住吧。

媳:那麼老公到我娘家住吧。

後話: 以上對白,半真半假。只想道出期望的落差。你養出的乖女兒自然是斯文温良如羔羊,怎會像我這般生番模樣;小妹親娘對我無限信任,豈能跟別人相比。小妹素來有碗話碗,最怕鬧虛文(上班揾食除外),人家說Call a spade a spade, 大有見地,明明是婆媳,我敬你為婆,你視我如媳不就皆大歡喜了嗎?何必刻意求工。如果有那麼一天,婆媳也自然成為母女才叫好叫棒不遲。

Read Full Post »

一直拖延寫這個post ,因為懶。

但是在籌備婚禮的過程中,我又確實用了很多bloggers 提供的資料,飽食遠颺,非常無品。

 

衷心感謝以下Bloggers:

 

羊咩咩夫人 - 美麗的她讓我認識了化妝師Cathy  http://hk.myblog.yahoo.com/chocho-wedding

Mrs CocoBean - 力臻完美的她讓我大開眼戒  http://hk.myblog.yahoo.com/wedding_blogger/article?mid=11324

Ms S-L - 有主見好品味的她文字令人看得暢快 http://hk.myblog.yahoo.com/bridalconsultancy/index?&page=6

鄧師奶 - 真誠的她令我深受感動 http://hk.myblog.yahoo.com/kithoiyee-20071027

 

因為有妳們,我才有呢一日: http://www.wpp.com.hk

(此連結有效期為一個月)

 

以下的Vendor Reviews是希望回饋其他正在籌備婚禮的朋友:

       化妝師Cathy Cheng: 有相為證,化腐朽為神奇 (講緊我; 而媽咪&奶奶確是天生麗質的)  Tel: 9340 7774

       攝影師:Kelvin Wong (Wedding Picture Production) : 有相為證,人見人愛(講緊d相),沉默寡言 www.wpp.com.hk

     

       酒樓BackdropMaple Floral : 完全唔得,個Backdrop塊布唔夠長,要駁另一塊深淺不同的紅布,非常騎呢,可能因為佢知道我地(主人家)會遲去酒樓(Church Ceremony 4.45pm 才開始)由一位兄弟負責收貨及找尾數。

(我估你地唔會要佢Contacts 瓜,佢地鋪向紅磡架)

       花球&頭花:花墟寶興:  靚過我 - 有相為證,人見人愛

       媽咪&奶奶Gown: 金都金粉佳人: 靚到唔捨得除

       Gown: Chapter One 態度一流very niceFlexible, 衣服款式多-多不同cutting style ,切合不同身型(e.g.特瘦)及style 的人 http://www.chapterone.com.hk/

       紅旗袍:Ratna Dolma: 態度一流very nice   中環威靈頓街263 Tel 28106627

       褂:冠南華:ok (咁既價錢,唔ok就死囉)  www.koonnamwah.com.hk

       24座旅遊巴士:ok 軒武旅運公司Hin Mo Travel & Transport Co. Tel: 63138881 

       循道衛理會國際禮拜堂. Methodist International Church Hong Kong. 仔:牧師莊諧並重,恰如其分,但好多人會去錯同在仔的中華循道衛理,小心小心

       銅鑼灣利舞台玉桃軒:ok 

       Touch-up: 姊妹化妝set頭:ok, 但姊妹話佢地無講假眼睫毛要收Extra$$ (我是事先付費的,但無預姊妹會用假眼睫毛)少少被騙的感覺 (注意:姊妹中午才去化妝,故照片中姊妹早上跟下午是不同樣的)

       新郎禮服:MODE Wedding Tuxedo,款式ok,但佢地完全唔識有關禮服的禮儀,如果你的婚禮比較正式,須要佢地比專業意見,死梗,一定貽笑大方 (我的婚禮比較求其,無甚禮儀可言)- 如果閣下的婚禮比較正式,建議你到E-Rave,價錢差不多,但真係專業好多

不吐不快,一吐鬆囇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