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the ‘喪母教子法’ Category

見到我,你話
抱抱
我彎腰攬住你
同我玩,你話
我傷口痛,不能下床,不如你上來
你把玩控制病床的按鈕,升高,降低
夠鐘返屋企,我話
唔捨得
我彎腰攬住你
唔捨得,你又話

瞓唔著,你話
我唱《麥兜與鷄》比你聽
都係瞓唔著,我想玩匿埋
但喺我好眼瞓,不如我講個故仔比你聽:從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廟…
你整古我
Sorry囉, 我講岳飛嘅故仔比你聽吖?
都係瞓唔著
咪住,爹地陪你瞓住先,我半夜再來偷睇你有無踢被
仲係瞓唔着,你話

我想睇恐龍煮左隻狗嚟食個本書,你講比我聽
好,(講講講、講講講…)
我都想煮嘢食
煮咩食?
妹妹stew

Read Full Post »

兩歲的酥上學了, 記一下憂患開始前說的話留個念?經手(湊酥的)人太多,不知哪句話是誰教的,但榜首阿媽最愛—句鐵定是酥兄自己想出來的:

(1) “媽咪返工,放工返黎,鍚酥酥"

(2) “搞掂。餐蛋麵。"(據說是婆婆個friend教佢嘅)

(3) “波波月亮,蕉蕉月亮,呢埋左。"

(4) “男人大丈夫,不流淚。"(小子逢挖鼻孔便大叫,我跟他說"男人大丈夫,流血不流淚"誰不知他自動(懷疑是有意識地)略去流血個單野,怕死性格表露無遺-_-)

(5) 媽: “點解要抱?"
酥: “因為喊。" (理直氣壯)

(6) 酥: “嗚嗚,媽咪,酥酥食呢D。嗚嗚"
媽: “喊無用" (唔比佢食)
(一會)
酥: “哈哈,哈哈,媽咪,酥酥食呢D。哈哈"
媽: "笑都無用呀!"(忍笑中)

(7) (公園內的SIR滑梯) “壞左…公公整,(一本正經看著娘親)媽咪,叫公公整。"(公公是萬能的!)

(8) “婆婆煮飯,好食; 媽咪煮, 唔好食。" (大膽! — 因為阿媽成日煮番薯無肉飯)

(9) “酥酥食,嗲哋食,媽咪食,婆婆食,嫲嫲食… (暫時 – 不自私的好酥)

(10) 酥: “喊,曵曵" ,媽: “邊個喊?", 酥: “酥酥。" (算有自知之明)

(2) “媽咪坐呢度,陪你。" (你我不分)

(9) “酥酥煮南瓜肉肉飯,好香。比媽咪食。"(忽然孝順…講緊佢用玩沙膠桶及鏟煮的餸)

(10) “媽咪食多D。"(用膠桶及鏟焗的蛋糕…)

(11) “媽咪小心D。" (於馬路前)

(13) “媽咪咁夜返,天都黑哂。" (揾食艱難啊,仔)

(12) “傻豬,媽咪係傻豬。" (都你你最了解阿媽)

Read Full Post »

小兒阿蘇兩歲多一點,像所有剛學會講話的小人兒一樣,經常有話直說,語出驚人。一次外公在陪他玩,一時内急便向蘇大人請假解手,蘇兄立時說:「公公有雀雀。」公公大驚,下班回家後忙不迭向我告狀。

我當著阿蘇面前理直氣壯說:「蘇蘇說得很對。」再順道問:「蘇蘇你是男仔還是女仔? 」
小人兒:「男仔。 」
「為什麼? 」
「有雀雀。 」
「說對了, 媽媽有沒有雀雀? 」
「沒有。 」
「媽媽是男仔還是女仔?」
「女仔。 」
「蘇蘇說得很對。」

蘇兄也曾在我當老師的朋友面前說男仔有雀雀的話,朋友笑說「開始性教育了。」其實也不是什麼刻意的性教育,只是我們日常遇到什麼事也照直解釋而已。

事緣家𥚃沒請外傭。我下班又晚, 回家外婆立即便要走, 剩下我跟阿蘇, 我洗澡只得開著門,阿蘇自然知道我跟他身體上的不同,加上他在學用馬桶,我便叫外子「示範」如何站著小便。除了雀雀,他還「似乎」聽懂了BB是那兒來的;其他「似乎」聽懂了的當然少不了BIBU車為何要BIBU、混凝土車為何要轉轉轉、馬路為何是雙線等等。

也有朋友說我們講得太深孩子不會明白,不怕啊,同樣的事多發生幾次、囉唆多幾次,他自然會懂。兩歲的好處就是不嫌父母多話,最好你日日夜夜陪著他,此時不說,更待何時。反正很多事他上幼稚園後也會聽到看到,只是不知別人會如何為他解說而已。與其擱著個未知,不如當下自已動手釋疑。

Read Full Post »

寫、讀產經新聞其中一個重要動作是聯想。

看見巴黎恐佈襲擊的新聞,如果你的第一個反應是Whatsapp 當地親友或上臉書為Profile Pic加國旗水印, 那是人之常情。少婦沒親友在彼方又不大玩臉書,如果事發當天上班應該會查看保險公司、航空公司、酒店、旅行社股價、法國房地產價格、匯率、金價油價等等, 這此都是會受牽連的產業或商品。

如果阿豬再大一點, 我會“非常簡單地” 向他解釋什麼是恐襲,然後…然後除了信仰、自由等等、等等討論以外, 我還會在有機會時要他想想有什麼人、什麼店舖會受影響。

不是要教阿仔發災難財,沒有大量資金在手要發也不容易。只是除了做隻好豬以外,為娘最最最希望的是廿年後阿豬別向依然風騷的少婦攤大手板要錢。每逢有天災人禍,除了事發現場的災民,許多人的生計也會受影響。懂得聯想就是擴濶視野的第一步。

即使沒有大量資金也有很多事可以做。如果我搞網上郵寄代購又認識法國留學生,法國人無畏無懼繼續上街購物,但外國人呢?人不能到法國,買些地道商品總可以吧。可否辦個『行動支持法國』瘋狂網購大優惠?又,如果有親人結婚,金價會否因此而大升?(這個有點難說, 因為美國可能加息, 對金價有負面影響)

如果我在大學做研究,除了一些自然科學領域,恐襲幾乎可跟所有社會科學、商科、法學、哲學扯上關係,找不到研究方向何不以此作題。

如果你在旅行社工作,法國甚至歐洲線要倒楣了,你比上司更快準備好應付大量取消行程狀況,甚至向供應商查明了增加其他長線團如南非、南美的可能,再想好宣傳策略,他會怎麼想?

生存在這個世代,不容易啊。

(這篇是因為一個現實原因寫的, 後來無用了,改兩隻字便順手放上來, 也請指教, 謝謝)

Read Full Post »

1)
很久沒寫,
只想多陪陪小豬。
與其花一句鐘寫他有多狡猾,
不如跟他一起滑頭偷懶划算。
兩秒鐘拍個照心情已經變了。

外頭的人看我不怎麼親近小豬,
有人來幫忙便扔下他去喝水呀上厠所呀打扮呀。
晚晚你儂我儂,何須在人前兒女情長。
不是説笑,沒有外傭、老公暫别、一大一小,真係『能夠的都已做到』。

再過一陣,還有一事要受眾人唾棄…
是的,剩下一個白天要上班的人湊仔兩個月還不夠,還有真正厲害的不敢公開,
只能說,這家人就是愛折騰。

我們就是這樣的一對父母,
有愧嗎?一點也不。
能夠的都已做到。

這兒是黑暗的,要陽光到面書去,那兒才是應酬的好地方。

2)
生了孩子後常有人對我說, 母親偉大。其實,我一點都不偉大,自己的媽媽那個年代很多事沒選擇,只得咬緊牙關,真正艱難,對她們,無限佩服;到了我們這一代,太多事情可以控制,說穿了就是一個選擇, 選擇了承擔繁殖後代的責任,也選擇了那無時無刻的巨大歡樂。不能說沒有自利的成分。

3)
不用為我擔心,我很好,豬也很好,只是沒時間寫那些,我接了一份工作──義務的,但專業、耗時的。我只是生了孩子不是進了墳墓,豬睡了、大了我仍要對自己負責。那些糖水文,遲些再寫。謝謝。

Read Full Post »

媽媽自去年退休後便開始享受人生。可我們覺得她玩得太兇:跳舞、唱歌、學太極拳、搓麻雀、到處吃……再加上家事、親戚往來,比學盡十八般武藝的學生還要忙。有時她更會硬拉爸爸陪她一起去玩。

我們擔心她的健康,也不想她強逼爸爸陪她。媽媽善解人意,當然知道我們的想法,但腳痛、手痛、兒女心痛都阻止不了她玩的決心。

家人有時會埋怨媽媽太貪玩,不顧自己健康又花費,『都唔知為乜』。見到媽媽的忙與亂,我也著急,可就是想不通為何我們可以下班後跟朋友喝酒聊天唱K、週未學瑜珈、到處試新菜、省下錢來讀這讀那,而媽媽卻不可以玩 ── 我們也有肩頸痛頭痛胃毛病啊!難道我們娛樂交際進修是免費的?我不作聲,讓媽媽玩個夠,有時還為她說項。暗暗希望她的身體能撐至玩夠那一天。

媽媽雙十未滿便結婚,一口氣生了五個,此後每天為我們張羅,莫說玩,連打理自己也沒時間。她的朋友中如她般『好生養』的不多,如她般窮的也沒幾個,名符其實被我們吃窮的。媽媽到處打工,知道世界很大,她不懂得的事很多。我們要學什麼、到哪兒逛去、唸什麼書、幹什麼活她都依我們,相信我們比她更會選擇。有時候我們『不小心』看上她能力範圍以外的,只要撐得過去她也不作聲。

人們愛說生兒育女能改變一個人,可能是吧。養育五名兒女或許讓你嚐盡冷暖,但要做到無欲無求,非得慧根天生不可。我自已也沒有連中三元,憑什麼要求媽媽一步登天?

去年初春,一位年過卅的朋友告訴我他學會了游泳,教練是一名肥師奶,卻很有辦法。我立即想起媽媽沒學曉游泳的事。

爸爸年輕時從大陸游泳到香港。游泳是我家的大事,不學鋼琴不跳芭蕾不打緊,一定要懂得游泳。唸小學時我們兄弟姊妹每逢暑假便上游泳班。我最怕死,學了好幾年也沒學會,白花媽媽的錢。反而上中學後,自己到游泳池糊里糊塗拼了幾天就會了。媽媽像我般怕水,參加過很多次成人游泳班也沒學會。爸爸當教練嘛,一放手便掙扎,甫掙扎便伸手扶,不忍見愛人受驚啊。

我想:媽媽如果跟朋友的教練學游泳,即使學不會也可以活動一下手腳、交個朋友,肥師奶跟肥師奶應該談得攏吧。我向朋友要來教練的電話,便推了媽媽下海。

幾課之後,教練發了一段用手機拍的錄像給我,水中的媽媽似在掙扎多於游泳,不過這一次沒人扶她。

到了夏天,媽媽已經添置好些新裝備:泳帽、泳鏡、長袖游泳衣,儼然是個專業泳手。後來她嫌單對單的游泳課悶,拉了姨媽一齊學。我猜她想為我省錢。

一直到天氣轉涼,泳池關閉,媽媽又開始忙別的事,我也不知道她究竟有沒有學會游泳。至少在那數月裡,每週有幾小時媽媽專心在水中運動,沒有到處瞎忙亂吃。

今年夏天,我們一家與幾位媽媽的朋友到貝澳渡週未。黃昏,姊妹們到沙灘散步看日落,媽媽居然全副武裝上陣,認認真真地在海中練了半句鐘──雖然只在淺水處、雖然似在掙扎多於游泳,已經足夠讓我少懷大慰了。

(寫於2013年8月)

Read Full Post »

我爸年輕時常對人說:『我老婆生孩子是不痛的。』**

我媽也對我說:『我與你外婆一樣,生孩子都沒有經歷過大痛。』

生孩子是世界上最痛的事彷彿已成為常識,我卻很少聽見有人能具體地描述那種痛是怎樣的,一般生過孩子的人總愛用大量的形容詞 ──尤其四字詞 ──去強調那是很痛很痛很痛的 (特別是對自己老公憶述的時候 ── 無論怎樣胡縐也不會有人(敢)反駁,當然要把握機會),什麼錐心泣血、撕心裂肺、天崩地裂全到用上了,可聽的人都搞不清楚那是什麼一回事,究竟是像火燒、針扎、刀鋸、抽搐、肌肉酸痛、斷骨、斷筯,還是很強烈的頭痛?

痛不痛、有多痛是很個人的。根據小妹的經驗,雖然很痛,但還真未到錐心泣血、撕心裂肺、天崩地裂的程度──如果你讀過《明朝那些事兒》,或在其他地方讀過楊繼盛自行割下爛肉斷筋、袁崇煥被凌遲處死的事應該會同意。反而那種『我沒力氣了,還要生多久…』的感覺才最磨人。

書上寫道自然分娩的痛分別來自子宫收縮、子宫頸張開、盤骨受壓,另加進行會陰剪開術及縫合傷口的痛。

首先我懷疑自己沒有經歷到盤骨受壓的痛──下盤本來就很寛。 (標準的葫蘆身形啊!!)

至於子宫頸張開的痛,因為少婦從小就是聽話的好孩子(果然不放過任何機會…),讀了媽媽阿四的忠告,由三十四週起開始按摩,可能有一點幫助吧,雖然被剪了,但生產過程中好像沒有感覺到這一種痛。

剩下子宫收縮的痛,我從一開始的陣痛就是這種痛。不知是幸抑或不幸,小妹月月受經痛折磨,而前期的陣痛恰恰就像經痛,十多小時的陣痛其實跟每月姨媽到差不多。我在待產房內甚至有閑情熱身拉筋、學用分娩球。

直至臨入產房前一小時,陣痛才激烈起來,變成像急大便的感覺,不是普通的大便,起碼是食物中毒級數的大便。大便(孩子)出來,痛便停了。

至於會陰剪開術及縫合傷口的痛,你想像用刀在那兒割一下,再用針線把傷口縫起來就是了。當然兩件事中間別忘了打止痛針(不是自己打,是禮貌周周地請助產士打)。

假如你曾受姨媽痛折磨的話,現在你大概知道生孩子是何種類型的痛;如果你是男人,起碼你知道部份生孩子的痛是怎樣的(總不會沒試過拉肚子吧…)

其實寫這一篇很害怕,怕洩漏天機遭天譴,下次生孩子時超級痛到阿媽都唔認得……

最後,雖然這個BLOG無人睇,我也想盡盡力找一個人。求求大家做個好心幫我傳開去吧,萬謝。如下:

2013年11月在伊利沙佰醫院生孩子的曉宇:你為我剝一個橘子說要分散我的注意力,現在我仍記得那一室橘香;你又說上天要女人生孩子,因為男人受不了那痛。那天之後我總在想不知你痛時有沒有人為你剝橘子、陪你說話。第二天在產後房再碰面卻竟然沒有留下聯絡線索,莫非你是特來安慰我的天使?見字請回:xinhunshaofu@gmail.com

**他現在有點後悔,說自己當年不懂事,不知道生孩子危險,當日我入產房時,爸爸告訴我他在外面邊等邊擔心得眼濕濕。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