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2014 年 03 月

剛結婚的頭幾年小妹很不開心,因為我以為令老公和老爺奶奶開心是自己的責任。家務都扛下來 (Sorry老公,把你出賣了!)不用說,更會費盡心思想一些新主意逗老人家開心。

例如每回新年我也會想一些別出心裁的意頭話向老爺奶奶拜年,篤信新教又喜歡書法的奶奶是『如有神助,妙筆生花』;熱愛釣魚的老爺是『年年有魚、魚樂無窮』;老爺愛吃,生日的慶祝地點次次新鮮,都挑城中熱門食府提前訂坐,這些館子我都沒帶自己的父母嚐過;有一回我甚至想為老公開一個生日會,請老爺奶奶及外子的朋友一起來慶祝,當然後來沒搞成,畢竟這種活動除老爺奶奶以外沒人樂意參加。

可能因為只有一個兒子,老爺奶奶對女孩子的需要實在不甚了了,加上平時的話題總是環繞其兒子,好像除他以外世上再無趣事,他們也就更沒機會對我加深認識。於是小妹入門三年在他們家被派穿的拖鞋總是小了兩號(對,老公也沒發現),托小兒的福,腹大便便後終於得以換上一雙合穿的拖鞋;小產後頭一回到老爺奶奶家吃飯桌上擺了一道涼瓜排骨作主菜;第一次做電視採訪得到的評語是『幸好你的化妝沒有很濃,我很怕人化妝…』,還有數之不盡的各式離奇對答。有人說婚姻讓人更了解自己,這話很對,不結婚我還真見識不到自己EQ之高。

總之為了他們一家和睦高興我常常把自己縮到很小很小,說不上含辛茹苦,但離忍氣吞聲也不遠矣。

說了這麼一堆話並不是為了數落我的家公家婆,我明白他們對我的種種並非有意,他倆不是虛偽的人(不像我),對不感興趣的事就坦然地不用心。至於老公,敢情是比我更了解我,對老婆的EQ充滿信心吧。

明白歸明白,小妹不是聖人,肚裡裝了一車子百忍成金難免消化不良。畢竟我有工作,不靠任何人生活,沒必要討好誰。幾年下來,那一車子金漸漸化為不甘……

然後,有一天,我忘了老爺奶奶又隨口說了什麼奇人奇話令我氣頂難耐,那道氣異常強勁,從心口一直往腦門沖了上去,電光火石間,我感到自己的任督二脈被打通了,心中一片澄明。那天晚上,我便加入了『忤逆新抱會』與『不負責任老婆會』。

這兩個歷史悠久的婦女組織自有婚姻制度以來便為擁有獨立思考能力及自我保護意願、不甘只作為男人附庸的女士服務。兩會會員致力在尊重丈夫及公婆的同時保持自我,坦誠向丈夫與公婆表達自身需要,並以友愛的態度拒絕接受過量或不合理的家庭任務;在面對有意或無心的言語挑釁或誤解時,禮貌地作出抗議或澄清。可惜由於男性在傳統社會上的主導地位,導致兩個正義的婦女組織一直被誤解、抺黑,更被冠以『忤逆新抱會』與『不負責任老婆會』的稱號,原來的名稱已被淹沒在歷史的長河之中。

自入會以來,小妹的生活質素與心理健康均大有改善。除了做到世人對新抱的一般要求─例如每週登門請安、出席家族聚會、安排慶生活動等等─其餘吃力不討好的事、不中聽的話我都擱置一旁,不再費神;對於強烈不滿的安排亦不會苟從,有時甚至會開口糾正老爺奶奶一些錯誤的見解或自以為是的想法,例如他們說我娘家因為人多會很嘈吵,比週末晚上的酒樓更吵(!)。至於自家家務也請了外援幫忙。我既多了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跟老爺奶奶見面亦不再是苦差(可以駁嘴不用硬啃)。

去年我又認識了另一位會友:移民加拿大回流的香港女子。她從一開始就向夫家家人坦白其喜惡:愛吃什麼、不吃什麼、需要什麼、有什麼不能接受。在她身上我看到君子的坦蕩蕩。想起以往自己那九曲十三彎的肚腸,不無羞愧。

回首前塵,小妹實在應該早點入會。當然,你別看我現在說的神氣瀟灑,除非忍無可忍,在老爺奶奶面前我仍然盡量扮演沉默小羔羊的角色──家和萬事興啊。

伸延閱讀:

輕於鴻毛之死

視汝如親娘 (Updated)

未敢言慧

禪修見聞(三) – 應對忿怒case study

廣告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