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2013 年 06 月

如果閣下平日會在家弄八寶鴨、紅燒元蹄或類似的大師級菜式,sorry,這個食譜不是給你看的,此秘笈乃小妹代家母轉贈各位忽然下廚,或忽然被迫下廚的仁兄仁姐傍身的。

好處:除了雞、薑、蔥以外,其它材料你我家中都有。加條菜、煮煲飯已經是很具規模的一餐。快。

壞處:味道稍欠層次感。

材料:雞、薑一大片拍扁、蔥數段、生抽(食飯碗)一碗、油一碗、糖兩湯匙 (我愛甜,會多下一湯匙)、酒兩湯匙(以玫瑰露為佳,如無,什麼酒也可)

做法:雞斬開兩邊,洗一洗,用布或廚房紙抺乾。將除了雞以外的所有材料放鑊中,煮滾,放進雞,中火,15分鐘不多不少一定要上碟,期間要不時以鑊鏟起豉油汁淋在雞沒被浸到的地方,也可每幾分鐘反一反雞。

注意:千萬別加水。

另外,豉油汁可留起日後作蒸魚豉油或拌麵用,也可用以炒餸調味或多做一次豉油雞中翼。

常見問題:

Q: 雞的份量與處理?

A: 阿媽教用一隻嘉美雞開邊。嘉美雞比普通雞小一點,如果買普通雞,可以買小一點的。我在超市買的是永康雞,已經開邊很方便。也試過買整隻雞,只用其雞全翼 (雞翅) 、雞脾連上脾及內臟,其他部分以別的方法煮。

Q: 我家無中式鑊?

A: 我家也沒有中式鑊,我用一個比公仔麵煲大一點的煲煮的。

Q: 15分鐘如不上碟有何後果?

A: 過鹹,雞肉不夠滑。

懶人食譜系列:

鹽煎雞翼(翅)- 食譜

懶人烤南瓜(食譜)- 改良版

其他食譜:

*家傳炆冬菇 /家傳燜冬菇 (食譜)

發花膠

廣告

Read Full Post »

我不是一個良友。

讀中學時,我向同學B抱怨另一個同學,她當場就說:『怎麼你老是跟別人相處不來,會不會是你自己的問題?』,我愣一愣,想:這良友我要好好待她,跟她交往一輩子。

十多年過去了,我還是做不到同學B當日為我做的:向朋友坦白自己想法,那怕會惹人討厭。

大學畢業頭幾年,懵懵懂懂的,只顧搵食,對朋友們的決定說不上有什麼意見 。工作幾年,自己也開始要做一些比較重要的選擇:轉工、轉行…漸漸對很多事情有了想法,也有信心為朋友提供一點意見。

就在那時,我 (不小心) 看了一部電影:《 Evening》一齣很有野心但應該沒有太多人記得的戲,演員包括Claire Dane、Meryl Streep。

故事*:年輕、率性而為的Ann頗有歌唱天份,她到好朋友Lila家的夏季別墅參加其婚禮。婚禮前夕發現Lila並不愛其夫婿,只因被其所愛 ──管家的兒子Harris ── 拒絕了,Lila才順從家長安排嫁給一個門當戶對的男子,於是Ann提出協助Lila出走,但Lila沒有接受。Ann在婚禮上一展歌喉,Harris驚為天人,兩人墮入愛河,可惜因為一件意外最後不能走在一起。婚禮過後,Ann與Harris各自離去然後各自結了婚。Ann的際遇並不順遂,歌唱事業沒能展開,婚姻生活也不愉快,過著平凡的日子。

Ann (左) 與 Lila

Ann (左) 與 Lila

Evening

電影用了倒敍法,戲的開始是Ann的兩個女兒從病重的Ann的夢話中首次聽到Harris的名字,覺得奇怪,因為她們從不知道母親有一個叫Harris朋友,而聽母親的夢話,Harris在母親心中的份量不輕。兩個女兒開始討論媽媽的人生,一個認為Ann從沒快樂過,Ann年輕時帶她們兩姊妹到音樂廳聽別人演唱,看見別人成功自己卻一事無成,應該是痛苦的;另一個女兒則認為喜歡唱歌的母親在音樂廳聽歌是快樂的。然後,穿戴高貴的Lila(Meryl Streep飾)到來探望Ann,跟據網上劇情資料,Ann的女兒向Lila問及Harris此人,Lila對她們說Ann沒有犯錯;而垂死的Ann則希望女兒嘗試快樂渡日。

Lila (左) 與 Ann

Lila (左) 與 Ann

我對電影情節印象不深,令我忘不了的是Lila在Ann病榻前說的一句話:『你當年還說要拯救我呢。』

我說這齣戲很有野心,因為它企圖說盡人生:命運、母女、友情、愛情、理想、結局…我們年青時都覺得自己很特別,想闖一番大業,可是世上的Ann總是佔大多數。這不是一齣讓人作夢的電影。

之後,每每我見到朋友做一些自己不認同但又不屬害人之事,猶豫要否說上兩句時,腦中便會響起:『你當年還說要拯救我呢。』

早兩年朋友D跟一個家境富裕、事業有成的男子拍拖、並準備與他結婚。D幾乎每次朋友聚會都會數一輪男友的少爺脾氣及其家人的過份行為。我很多次想跟D說,其實如你般人才有很多選擇,不要太委屈自己,相愛重要,相處也重要。

可是我不敢,怕誤了朋友,也怕開罪朋友。

D跟我不一樣,看過小妹寫《揀老公》的人就知我沒出息,只想過平凡日子,男人最好不帥不富老實老套;可是D很美、很能幹,人也溫柔細心、平素待人處事大方得體,很少男子站在她身邊不被比下去的,沒她般犀利的男人她也看不上眼,而我猜她心目中的犀利跟我以為的犀利很有點距離。加上另一位朋友說過,大夥兒在聚會上怨這怨那,現實並沒那麼糟,只是為發洩情緒誇大而已。

於是我沒吭聲,看著D結了婚。婚後的D仍舊滿腹牢騷,我也曾後悔為什麼自己之前沒說一聲,請她三思。可是想到那句『你當年還說要拯救我呢』的話,我繼續沉默:或許她正過著想要的生活或朝理想進發,生活嘛,總沒完美,那一點不完美向朋友訴說出來便算對付過了。

Ann自己任意而為,不願見到朋友輕易妥協;Lila妥協了,倒不見得比Ann不快樂。而且我根本不肯定D是妥協了還是正在任意而為。

*純憑記憶及網上資料, 有錯敬請指正,謝謝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