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2013 年 03 月

上兩個星期聽完《朱咪咪 – 大吉利是演唱會》。在回家的路上,忽然想起聖經中耶穌告訴彼得他會在雞啼之前,三次不認耶穌是他的老師。

有此聯想是因為演唱會前有三個朋友分別問我週末有何節目,我提到自己要聽朱咪咪演唱會時,朋友們異樣的目光彷彿在問:『你怎麼會喜歡這一套?』可能下一句就要說:『你不會也喜歡尹光吧…』。頭一回被問我還嘗試解釋朱咪咪除了會講有味笑話外,唱歌其實很動聽、古今中西皆宜云云。說了幾句,發現對方點頭背後的不以為然,我放棄了。既然一句『陪媽媽看…』就能令大家釋疑,何必多講。

可是聽完演唱會後,內心激動,如果不說出來,對不起自己,也對不起一位我佩服的藝人。

在朱咪咪身上,我看到一個綠葉生存的故事。朱咪咪聲底靚,技巧好,轉數又快,在台上搵食最適合不過。聽過她現場與謝雪心 ── 任白的正式弟子 ──  合唱粵劇《牡丹亭驚夢之幽溝》,唱羅文的《前程錦繡》、徐小鳳的《順流逆流》、蘇芮的《酒干倘賣無》、老歌《無言的結局》、《熱情的沙漠》、台語歌《舞女》**,除了有高聲喝采的衝動外,更感受到外表與際遇的重要。

除了唱歌,很多人進場也是為了看她搞笑。她也深知自己的賣點,久不久會說一兩句俏皮話,有時取笑台下的某位大叔,有時幽自己一默,偶爾來一個有味笑話也是點到即止,最重要大家看得高興。演唱會上她有時會講一些自己的事,她說自己是馬來西亞怡保人,年輕時到星洲搵食,風格不對當地人口味,輾轉來到香港。初到埗時有一回因為她不知『魚蛋檔』、『魚蛋妹』的意思,在台上說自己喜歡魚蛋檔令得哄堂大笑,她當時沒有尷尬,反而覺得自己做得好,對啊,大家到來聽歌其實就是想找點娛樂,輕鬆一下。能讓你大笑的藝人又有幾多個?坦白說,我這個三十出頭的『後生女』有時聽她或鹹或淡的笑話也會忍不住嘴角上揚。

兩次看到她在演唱會上重演她的首本戲 ── 奶娘走路* ── 見她做的投入,觀眾大樂,我越發覺得咪咪姐很『識做』,她為觀眾而表演,其實演唱會上她只需唱歌,但知道大家想重温一下這個,她就不吝嗇。正如她當某牙科中心的代言人,一有機會,電視節目也好、演唱會也好,雖然不能直接賣廣告,她也會想一些趣怪方法提一提該中心的口號,既搞笑,又不會讓主辦單位難做。她不但『識做』,而且識做得來可愛,老闆們怎能不愛死她。

她在台上的演出,在在表現出老練與專業。她會在唱情歌時,突然停下來嘲笑一下台下一位阿伯,大家笑得差不多了,她也不用等樂隊,自己就入,不單音準,更能立即回到歌中的情緒。

老實說,雖然她唱後輩容祖兒、鄭秀文的歌與英文歌如Moon River也很有水準,但我主觀地覺得那個Feel怪怪的,作為聽眾我不太能投入,她還是唱老歌較有感染力。也不是沒有人為她寫過歌,前天幾年有人為她度身訂造了一首《今天的我》。演唱會完結時媽媽就問為何她不唱《今天的我》,彷彿有點遺憾。回家後上網一聽,那首歌的詞頗能配合朱咪咪的處境,可是旋律略為普通,詞也欠一點詩意,始終不及一些朱常常唱的別人的經典。我暗暗覺得她應該得到一首更好的代表作。不過她演繹的《追龍》與《柳絲長》其實已經是很多歌迷心中的代表作。如果你沒有聽過,花兩分鐘上youtube聽聽吧。

剛剛過去那場演唱會上,她提到家中出了點事,可能要休息一段長時間去處理,她雖說的輕描淡寫,可是我這個不算歌迷的觀眾還是為她擔心。記得2011年聽她的『吾會玩嘢演唱會』,她說過:『有人問我點解只開兩場,很簡單,因為我唔等錢洗。』我當時就愛上她的坦白,也為她高興。而這一次的演唱會的安排也露出一點暫別的端倪,她沒有像2011時那樣選一些流行但不好聽的歌,例如《信者得愛》; 今年挑的歌都非常動聽,又有意思,而且她幾乎把她的首本都唱遍了。

開場是容祖兒的《我的驕傲》,聽的時候,她讓我感受到她找到自己的舞台,或許她沒有如徐小鳳、羅文般大紅大紫,但她順應市場盡力發揮,自有知音,而且不少,想聽她唱歌是要撲飛的;她也為知音們落力演出。中段的粵曲除了《柳絲長》,還有與謝雪心合唱《幽溝》,又請謝雪心獨兼子喉及平喉唱了《劍合釵圓》,可謂賣大包也。臨完場前的《前程錦繡》,她說是要祝福我們前程錦繡,一聽那歌詞,我覺得她也是為自己而唱的:

『斜陽裡 氣魄更壯 斜陽落下 心中不必驚慌 知道聽朝天邊一光的希望……』她成熟的嗓子唱來,令人頓覺人生充滿希望。

以後再有人問我,我會答:『我喜歡聽朱咪咪唱歌,如果我在自己的領域上能做到她那樣,足矣。』

*一種令走路者的胸部看起有晃蕩效果的步行法,不明者請看周星馳和梅艷芳主演的電影《審死官》。

**據說此歌沒有台灣人不認識的。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