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2012 年 04 月

吾母可謂生仔能手, 除了首胎不慎在厠所滑倒早產外,其餘幾次均足月順產。據講她自第二胎始,作動後便吩咐家人煮麵,然後自己趕快洗個澡(不知何年何日才可再洗澡),洗完澡吃一大碗麵才有氣有力到醫院生仔去。

我這個不肖女,生仔的本事半點沒學會,倒是在進醫院一事上還有一點像媽媽。

知道這一胎也會像上次一樣保不住,餘下來要發生的事我心裡有數。停了安胎藥後的一天仍然行動自如,但已開始出血。按上次的經驗,我估計第二天便要到醫院。當天晚上外子凌晨要到內地出差,大局已定,不想他耽誤工作 (人已經去了,別要連工作也丟掉),請他如期出差,自己則約了媽媽第二天午飯後一同奔急症室去,預算還可以早上到辦公室交代一下工作。

凌晨時份外子出發後,腹痛不斷,我嚎哭大叫了一輪,確定左鄰右里都被我吵醒後,自己居然沉沉睡去 。再次證實一哭二鬧實乃古今通行的女用解憂良方。

鬧鐘響起,我賴了一陣床便按計劃收拾個人用品、穿上保暖衣物+雨衣、淋花(不知何年何日才回家)、倒垃圾、關窗、挑一本書帶上。經過餅店時還順道買了個芝麻包。走到過海巴士站,不行了,下面沉甸甸的,肯定小寶已經跌了出來,立即班也不上改乘的士到急症室。沒有如上次般嚎啕大哭。只是在分流站解釋病情時忍不住流了幾滴眼淚。可能就是那幾滴眼淚,分流先生才說:『讓你快點見醫生吧。』

跟上回一樣,我又幸運地被派到窗邊的床位。婦產科是大喜大悲的地方,院方細心地把悲與喜的人放在不同的房間。接下來的事也沒什麼好說。處理這事我算夠老練的了,也不必精益求精。倒是想嘗試點別的,例如我媽媽試過的就不錯,直接抱一個回來也很好啊。

(不知就裡的朋友也可看看這個: 把悲傷留給自己)

廣告

Read Full Post »

“To lose one parent, Mr Worthing, may be regarded as a misfortune; to lose both looks like carelessness.” – Oscar Wilde, The Importance of being Earnest

我猜兒女也是一樣吧。

 

Read Full Post »

外子一家是新教徙,父母非常虔誠,日常生活、品行幾乎沒一處可挑剔 ─ 你要存心找碴的話當然會有一點瑕疵,只是瑕不掩瑜,做到他們那樣已經很了不起 ─ 小妹不是不佩服的。

我一直沒有向他們隱瞞自然在信仰上的取態*及禪修**的事,雖然外子有警告過我坦白的代價,但小妹以為長久隱瞞不是辦法,預期會受到的纏擾就當是對自己的磨鍊吧。

磨鍊歸磨鍊,有時兩老及其派來的說客所說的話真令小妹啼笑皆非。

今回,他們教曉我『謙卑』與『開放』是什麼一回事。

話說,小妹無意中知道一個基督徙的禪修聚會,心想:機會來了,讓他們了解什麼是禪修、佛法、基督徙也可以禪修也可以學習佛法並與其信仰無衝突***,那麼我便有好日子過了… (!)

我的面子可不少,除了兩老外,他們還邀來一位牧師太太出席。由於此前已接觸過該位牧師太太,我當時心想:『玩大了。』然而,樂觀的我還是抱有一絲希望的。

果然,牧師太太不負小妹所望,在行禪、坐禪後的分享時間,當各人專心分享其禪修感受時,她用了起碼十分鐘一方面强調自己已看了人家網頁一整遍、以及自己很開放、很熟悉心靈治療 (套用她的用語是: 我也很熟Spirituality) ;一方面再三再四强調基督教教內也有很多靜修的模式,只是牧師們太忙無推廣,叫我們可以一試,並不停地說自己不是『話這個禪修不好。』,兼不停地稱一行禪師為『嗰位一咩禪師』。其實, 那個聚會的邀請電郵內只有梅村梅村香港兩條網頁連結,兩個網頁也在首網提到一行禪師的名字。

主持聚會的朋友****也妙,他既沒有被嚇著,也沒有刻意回應,只在輪到他分享時解釋了佛法非宗敎,乃思考及令人心靜的方法,並說:『神很大,非我們能想像那麼大,只是我們常常為祂設框框。』我雖然已經不信,但也佩服他的胸襟及智慧。如果你問我,我覺得那位牧師太太跟本無心了解別人的一套,也沒有尊重其他人,人家(指其它參予者, 小妹禪修純粹為心靜)只是用一種不同的方式接近神,而那神又與牧師太太所信的神是同一個,為什麼硬要人依你的法子。

聚會後牧師太太還喋喋不休地說基督教教內也有很多靜修的模式,只是牧師們太忙無推廣。我只好答那麼你多多推廣吧云云。

── 此為牧師太太所謂之『開放』。

事情當然沒有那麼簡單便完結。要知道宗教的力量是恐怖地龐大的。事後,老爺在一次午飯時用了大半句鐘跟小妹討論,他也認為不一定要信耶穌也可上天堂,例如昂山素姬、甘地等人無可能下地獄,可是說著說著又回到:『我覺得基督教的教導是最可信,聖經內已包含一切…不信神,一切也休題』

然後,奶奶又一邊以憐憫的眼神看著我一邊請我有空時以『開放』的態度讀讀聖經。

他們平日常常將『謙卑』、『開放』掛在口中,請外子及我不要依靠自己的理智(!)*****,要依靠神…

── 如此,我又見識了兩老所謂之『謙卑』。他們認為自己是對的,那很正常,人皆如此。可是如果別人選的與其不一樣,他們如果不知道那是什麼,也不會去了解,只會認為他們選的方法可以解決任何人的任何問題,大家要依他們的。對著神,我謙卑;對著人,我的一套為大。

而小妹當然也認為自己是對的,只是如果你選不一樣的路,你一定有你的原因,只要你沒作惡害人或自戕,我未必有時間心力學習你那套,但也不妨,你有你走,我有我行,有緣碰面交流切磋也可,同枱食飯各自修行亦得。

這事就像你站這山我站那山,各人都覺得自己的山頭較高,你明明見到我站之處比你低,我又肯定見到你頭頂那個轉,大家都沒尺在手,你堅信自己雙目,我則認為目測可以有誤。

至於我的好日子嘛,暫時算是死了這條心,只要下一位說客別太難纏便劏雞還神了。

後記:經過這一回,小妹也學乖了。剛剛又收到奶奶電郵說有個基督教靜修活動,我本來已擬好幾十字回應解釋上次的事並請她別擔心我的精神生活。想一想,還是把電郵刪除,裝作沒看見算了,不然又是一輪沒完沒了沒營養的對答,對事情沒幫助又浪費我的時間。對他們的纏擾是在乎不得的。

*小妹於中學時期接受了天主教的洗禮。現在,我認為信或不信、信什麼 (只要不傷害他人及自己) 也不妨。並非放棄,是認真思考後的結果。有興趣的話,可以看: 滿天神佛BLOG。

**2009年10月,我參加了一行襌師主持的一個五天襌修營,自此對佛學產生興趣,因為懶惰,正在以極緩慢的步伐學習。

***如果你也想知多點,可以找機會聽聽關俊棠神父的講座或看看一行禪師的『生生基督世世佛』一書

****他是天主教徙,當日參加禪修的大部份為天主教徙

*****知道小妹修讀法律後尤甚。

Read Full Post »

愛看小說,也曾妄想書中主角的傳奇遭遇有一天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想不到真有這麼一天:

讀過一本小說,作者描述女主角環境困逼,省吃儉用,肥皂用至細碎仍不捨得扔掉,以舊絲襪裹起數件肥皂碎束成一包又繼續用。

今天,我‧做‧了‧相‧同‧的‧事 (!)

為減少用水及污染,家中盡量用肥皂而捨洗手液/沐浴液*。個衰佬貪方便,不肯用肥皂沖涼也罷了,還不時投訴洗手肥皂用至細塊時揉不出泡沫。小妹粗魯,絲襪穿幾趟便破,破了不捨得扔,家中別的未必有,破絲襪經常備有一堆**。照辦煮碗,肥皂碎充腳指頭放絲襪中,打個結,尾巴剪掉,揉兩揉便出一大堆泡,衰佬大為讚嘆。

唯一美中不足是那個肥皂包包明顯是襪頭,令人有捽腳指之感,下次當取絲襪的其他段落。

*想知肥皂為何比洗手液/沐浴液省水請看:用沐浴露真系衛生過用番梘咩?

**家中沒有破絲襪的朋友可以向我要,小妹可會先剪去叫人倒胃的部份。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