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2012 年 02 月

日常不怎麼戴首飾,也甚少買飾物。小時候沒錢買,長大後嫌麻煩。身上掛太多東西妨礙工作。尤其討厭手鍊,按鍵盤已經夠累,不用再添手銬。 

饒是如此,也有把持不住的時候。小妹行年卅二,日積月累下來的飾物 ─ 除去嫁妝金器 ─ 約有廿來件。當中約三分一是別人送的,留作紀念;三分一是趕時髦的結果,不提也罷:時尚的裝飾一旦過時就無翻身之日,既然買了,多少有點喜歡,不捨得也不甘心扔掉,妄想有一天會鹹魚翻生,於是首飾箱的角落總有一堆糾纏不清的鍊與扣在等運到。

只有剩下來的三份一才是真正屬於我的首飾。你不會常常見到它們,偶爾見到一件時,你會知道它跟我是一對的,這正是我把它們帶回家的原因。它們多是舊物,值一點錢,可是又不太保值。小妹非戀物狂,如果家中失火,我不會冒險救寶。到了那一天,除非有一個很像我的女兒,不然我會放它們出去找下一個伴。趁它們還在,獻一下寶:

(一)

 它是一個仿製品。這都是我的錯。我第一眼見到它的原形已經料到要破財,那是一副碎鑽耳環加上一對玉環。兩雙舊物經老闆娘一併成了新鮮玩意。碎鑽是方鑽,一點不閃;玉環是冰種,沒有翠,放在我的黃臉旁剛好不讓人察覺。從沒給自己買過這種東西,不捨得啊,還是出差回來再算吧。

回來,不見了。老闆娘不嫌生意小,找師傅依樣造了兩套讓我挑,跟原來的當然不一樣,當初是自己猶豫錯過了,也只好接受吧。

(二)

它嘛,本來是一堆舊玉墬子中的兩個,青青黃黃像生锈的水滴,我拿在手中覺得好玩,請老闆娘鑲成耳墜,算做了趟小小的媒人。

(三)

黃金紅寶石項圈,夠不可思議的吧?這麼俗氣的東西怎麼能戴?可不是,本來就是個俗人,才會喋喋不休說些俗事俗物。

事情發生在那遙遠的古老國度,黃金成色不重要,也不管它是有過去之物,相遇那刻的驚艷注定我們要共渡好些難忘時光。只是想不通誰要在頸上掛一串辣椒?悍婦不用標榜自己的潑辣;少女應該配搭鮮花葡萄車厘子;至於辣妹嘛,以前有這個說法麼?這項圈看起來沒五十年也至少卅年啊。我寧願想像它原來的主人是個煮辣菜的高手。一串金黃色的小辣椒,每條的頭頂錣一顆桃紅小圓點,不輸予波點比堅尼。

(四)

不只一次有人問我祖上可有人來自另一個古老文明國度,小妹不知道。可是戴上這副不知轉了多少次手的菱形金耳墜,我的鼻也高了、目也深了。

一片片小菱形拼成一個大菱形,下面吊一個更大的菱形,最下面又垂著一排細小的菱形金片,連接菱形的金線圈成十字花形,算了,說了一大堆話也解不明。不就是因為好看嘛。

(五)

那時,有人要送我一件結婚禮物。不想鬥閃也不要鬥大,輸了不高興,贏了不光榮。那種銀圈上加一顆大大鑽石的戒指,一旦戴上便得進入賽場,你不找人,人來尋你。

在舊物店選了兩枚指環讓他挑。一個金色小圈上有數點鑽石,或方或圓,細如塵,像心。許是怕主人變得心太細,沒被選上。

另一個金圈上面是一隻美麗的海藍眼睛,旁邊一行碎鑽,不是淚痕吧?是也好,它哭了我便免疫。也幸好只有一隻眼,不然便蓋過主人那雙了。

可惜不能帶它們到辨公室,小妹的工作像打仗,它們實在不是上戰場的料。當然,又有誰是天生的軍人?

那麼平日戴什麼?什麼也不戴,就一圈婚戒*。

* 好了,還沒到那個境界。見客時加一條項鍊、參加公司派對時添一隻手鐲也是有的。多虧媽媽及Leona的好品味,他們送的幾件飾物也耐看不招搖。

Read Full Post »

『司機唔該流浮山…咦,橙皮?』 

原來在車廂的冷氣出風位前圍了一圈橙皮! 怪不得甫上車便嗅到一朕橙香。

 『係呀,不用放香精,橙皮還會把麈黏著,有過濾作用。』 

『每天一個橙,仲好健康添! 』我道。

 小妹沒開車,各位開車的朋友不妨一試,看看這個方法可 “駛得”。

Read Full Post »

(這篇轉載自滿天神佛BLOG。)

星期五(Feb 3, 2012)在Facebook上看到一位學佛的朋友(下稱A) ”Like”了一段人與佛的問答 (抄錄如下),小妹覺得不大妥當,於是發了信給那位朋友及該文的原上載者,因由過程結果如下:

問答:

『我對佛說:讓我所有朋友永遠健康快樂~!

佛說:只能四天~!

我說:好,春天、夏天、秋天、冬天。

佛說:三天。

… 我說:好,昨天、今天、明天。

佛說:不行,兩天。

我說:好,白天、黑天。

佛說:不行,就一天~!

我說:好~!

佛茫然問到:哪一天?

我說:在我所有朋友活著的每一天~! ?

佛笑了……說:以後你所有朋友將天天健康快樂~

看到此信息的人轉發給朋友,祝你的朋友們都是快樂健康~』

小妹覺得上文大大的不妥當。首先,人又怎有可能永遠健康,這樣的事向任何一個神求也不大可能。反而只要自己凡事看得開, 快樂倒有可能長久一點。求永遠健康這件事本身就好傻。更重要的是,根據愚妹的理解,學佛並非拜神,而是學放下、學看開,人間多苦,看開了不再執著便可以減輕甚至除去內心的痛。佛陀是覺悟者, 不是有求必應的大仙,我們可以向他學習,希望可以跟他一樣,脫離痛苦,但向他求這求那是無用的。除了他留下之道理及好榜樣,他也應該不會/不能“賜給我們什麼”。所以上文扭曲了佛的概念,令人誤會學佛禮佛等如拜神,不但導人迷信,更妨礙別人認識佛法。

我立即發了一個短訊給那位朋友 (A),同時也發了給那位朋友的朋友 (下稱B)(我不認識他,只是透過Facebook發信),因為A就是自這位仁兄B那兒Like此文的。後來我發現了此文的原上載者(下稱C),於是又透過Facebook發了信給他*。

結果:

最先回應是朋友的朋友 (B):

『說得有理,我喜歡那篇是來自於小和尚的妙答。』

小妹覆:

『我也猜到是因為那些機智的答案. 可是這樣會讓不認識佛法的人有所誤解…以為又是另一種拜神. 所以我緊張而已, 因為這會妨礙別人覺悟。』

B又覆:

『哦哦,不好意思,沒想到這麻多,你要不要直接在那文章下留言。』小妹說好。

跟著收到朋友A的回覆:

『都有諗過, 佛教有慈心禪, 祝願自己和別人健康平安, 但都不是向佛求. 我睇完呢條link覺得幾溫馨, 所以like了。』

小妹覆:

『我也猜是這樣, 但是這樣會讓不認識佛法的人有所誤解…以為又是另一種拜神. 所以我緊張而已, 因為這會妨礙別人覺悟…所以我也MESSAGE 了發起那個人…』之後這位朋友A沒有再覆我了。

至於原上載者(C)至星期天下午(Feb5, 2012)尚未回覆。

我對A的回應不以為然, ‘覺得幾溫馨, 所以like了’ ,他自己學佛當然明白什麼是慈心禪、不是向佛求,正如很多天主教徙也明白敬禮聖母是耶穌的母親,請她代禱之意,可是不知就裡的人就會認為是拜神迷信了。

可能大家會覺得我無事生非、懶緊張。可是我覺得這是重要的事。

我害怕見到對基督宗教教義、佛法及其歷史沒足夠了解便到處傳教或宣揚佛法的人。也很怕見到一些有宗教信仰的人對自己的信仰不認真對待。因為他們的宣傳或相關的說話可能會讓不認識教義、佛法的人有所誤解。原本的善意也可能變成惡果。

可能大家認為在Facebook上like一下無須太認真。不! 如果你知道宗教信仰對人的影響力有多大,有多少紛爭戰亂由此而起,你不會不認真,也不能不嚴謹。就憑這一個Like,很多不知就裡的朋友就會以為學佛就是求這求那的拜神迷信活動了。

小妹自己沒有守什麼戒,也不算佛門弟子,只是聽過幾課一行禪師的講道、看過一些書而已。我很幸運小時候有機會學習基督宗教的道理,其很多想法也成為我個人價值觀的基礎;長大後又有幸能夠接觸佛法,讓我調節了一些思考及處理情緒的方法。對我來說,兩者同樣可以幫到人。有時,我也會想介紹一些朋友看看有關佛法/基督宗教的書(視乎該朋友的情況而定),不過自己是不敢隨口向人講太多的,因為知道自己了解不夠深、表達能力也有限,容易講錯。最多也是在BLOG上寫一些個人體會、心得,因為可以再三思量才下筆,別人看了不同意又可以留言指教。

寫這一篇也多少有點是回應張國棟《福音派教會的無奈》一文,不論自己信那一個神、信不信神,我也不願見到各個宗教信仰被膚淺化。

*發給三位朋友/仁兄的信之原文內容:『個人意見:關於”我對佛說 :讓我所有朋友永遠健康快樂~!” 那個LINK。我覺得這不是學佛的精神 – 人又怎有可能, 永遠健康;只要自己看得開, 快樂倒有可能長久, 學佛就是學放下, 看開。所以要求永遠健康這件事就已經好傻, 而且佛只是先覺者, 不是萬能的神,不會 “給我們什麼”, 這篇有點導人迷信,』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