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2011 年 09 月

我不是一個賢慧的新抱*,沒有與老爺奶奶**同住,與他們在信仰問題上尤其不咬弦***,經常陽奉陰違,所謂盡晚輩的責任也就是每星期一頓晚飯兼事後爭爭洗碗而已,有時還爭不到讓老爺搶去了百潔布。

很羡慕那些在人前人後面書中微博上大讚其奶奶、說自己真幸運多了一個媽媽的人****。並非自覺不幸,相反,我頗能欣賞自己的老爺奶奶。他們的優點我大概都知道,大部份也延續到外子身上,至於缺點嘛,算是有過一點切身體會、每次也在外子的掩護下全身而退。只是可惜未能向他們坦白表達我的想法,讓他們也認識我。

我不知道奶奶有多了解我,即使不了解也難怪,因為小妹常常為了穩定婆媳關係對其提問含糊其辭,又不願說太多自己的事,以免觸著其敏感神經。不過,正所謂『小女子有所為、有所不為』,在匿名的BLOG上吐吐苦水、在家中關上門一時失控頂撞老爺奶奶是可以的(!) ;但我不會讓別人在我面前傷害他們,更加討厭有人挑撥離間。

奶奶的神經緊張及保守在親戚間聞名已久,其超級緊張事件也偶爾成為大家的笑柄。老爺是潛水發燒友,奶奶不熟水性覺得危險,一直不喜歡。據說年輕時每次老爺出海奶奶也會一行鼻涕一行眼淚,現在雖然也會擔心,但總算放鬆多了,至少我入門三年無見過傳說中的鼻涕。

數週前,老爺潛水回來,與親戚晚飯,其中一位妯娌在奶奶上厠所時問老爺:『為何你年輕時不培養老婆對潛水的興趣?那麼現在便可以一起出海。像我們家,他(指其夫)也教我和子女打網球,現在可以一家人齊齊打。』

老爺不擅辭令,加上為人厚道,對這些話不會反應,我可忍不住,因為這位長輩不是第一次說這種挑撥離間的話。於是我裝上 “賢淑媳婦一號”的聲線搭嘴:『老爺就是喜歡奶奶原來的樣子,不用去改變她。』

一招失手,再接再厲:『我們一家上次去旅行……你個仔(即:我老公)現在也不會同你去旅行吧?』這次發聲的是那位妯娌的丈夫。

這次老爺、我老公、我三個都沒有出聲。並非因為他說的是事實,相反,我們一行四人去年才一起坐郵輪看冰川,只是大家都不愛高調,也沒有在面書上大曬特曬。也不是因為想不到反擊的話,一句:『我們去年才跟老爺奶奶到加拿大玩,你沒有與家公家婆出過國旅行吧?』應該可以令其合上尊嘴。

不回應,因為這句話太過份,也因為不想怨怨相報。即使告訴他們坐郵輪的事又如何,他只會想出更過份的話吧。大家都是五六十歲的人,又是親戚,又都擁有幸福家庭,為何要說這種刻薄的話來傷害對方?我只是希望老爺沒有多心。因為與老爺奶奶去長途旅行沒有自己去玩般輕鬆,旅途中難免會有黑面的場面。老實說,我無意再作如此壯舉,短途的三四天還可以。不過小妹絶對支持老公自己請兩老去旅行。那一對長輩可能是看準我奶奶比較囉唆,我老公又是獨子,注意力無處分散,猜想我倆小輩平日一定被煩得緊要,很想看到我們婆媳不和吧。

抑或,是我多心了。

無論如何,都係嗰句:『我閂埋門激老爺奶奶就得,其他人蝦佢地*****就唔得!』

關連閱讀: 視汝如親娘輕於鴻毛之死

注:以上無關重要的細節(如地名)仍虛構,以掩飾主角身分。

*廣東話,媳婦

**廣東話,公公婆婆

***他們是福音派基督徒。我曾受天主教洗禮,現在大概是名懷疑論者吧, 有興趣可看滿天神佛BLOG

****很少人提到老爺,可能因為男人較不管事

*****欺侮他們

Read Full Post »

終於看完楊絳的《幹校六記》。這本書擱在書架上乏人問津已好幾年。讀中學時 (大概十五、六年前) 參加星島日報舉辦的散文工作坊,關夢南先生及杜家祁小姐向我們介紹鍾玲玲、西西、楊絳等作家。其後我裝模作樣地買下數本他們的書,企圖做個文人。結果:上月才讀畢《幹校六記》、西西的《我城》還在斷斷續續進行中、《旋轉木馬》倒是看完了 — 上星期的事。

讀《幹校六記》時,覺得如果早五年或十年看,許多書中的事情、作者的想法自己未必能夠理解。小妹有一瞎驕傲的缺點 — 自以為早熟兼理解力特強 — 看過的書很少願意看第二遍,金庸、亦舒等不用動腦筋的消閒書除外。拖到現在才看此書實乃幸事。

最喜歡作者的父母。喜歡楊父的正義。他一句:『生活程度 (現在所謂「生活水平」)不能太高的。』說到我心坎上去。又話:『我的子女沒有遺產,我只教育他們能夠自立』 — 正中少婦下懷!

楊媽媽嘛,我簡直愛上了她。楊絳在《回憶我的姑母》一文中提到住在她家的三姑母(楊父的妹妹)有點怪癖,常常為其母帶來不便,楊絳替媽媽不值,認為姑姑欺侮母親。其母的回應足以點化我等愚人,該段節錄如下:

「『小孩子勿要刻薄。』…『你倒想想,她,怎麼能欺侮我?』當然這話很對。我母親是一家之主(父親全聽她的),三姑母只是寄居我家。」

看見這句,誰還敢說家庭主婦沒識見沒量度。

同住的妯娌屢屢麻煩自己從不道謝,楊母仍能處處為對方設想、照顧周到,正是大將之風,一家之主是也。更難得的是兒女為其打抱不平也不稍微抱怨一下發洩發洩,可見真正不介意。『人情達練即文章』,楊母體諒大家所處位置之困難,伸出援手也不讓受方覺得被施恩了 — 正是最好的身教。

楊絳也乖。有一段他提到楊父得了一場重病,寫道:『假如我父親一病不起,我如有親戚哀憐,照應我讀幾年書,也許可以做個小學教員。不然,我大概只好去做女工,無錫多得是工廠。』明白人受際遇所限,對人對己也就容易寛容了。

又有一段提到當時的社會風尚把留學看得很重,好比『寶塔結頂』,不出國留學就功虧一簣。楊父曾說自費送孩子出國,供不應求,好比孩子給強徒擄去做了人質,由人勒索,因為做父母的總捨不得孩子在國外窮困。這又是一段醒世恆言  。少婦常常與外子討價還價將來不要自費送孩子出國,我的想法是留學一定得考奬學金或用孩子自己的積蓄*,不過現在說這個未免言之過早,待有了孩了再說吧。

楊絳雖然取得奬學金,但也選擇不出國在清華完成學業,其一因為即使有奬學金也要自備路費及日常零用,不想添父親的負擔;其二是系裡的老師個個都是留學生,都有學位,他不覺得一個洋學位有什麼了不起。帥!自信的人才不用跟風 – 少婦說的。

*希望將來不會自打嘴巴

另, 覆阿四:我真係無偷懶,不過近排搞搬屋,三個星期才寫完這個,還要挨夜先搞得掂。有很多好玩的事想寫,不過精力有限。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