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2011 年 04 月

(絶非鼓吹物質主義,只是──衣服還是要穿的)

年內第二次出差北京,終於忍不住。。。買了兩條連衣裙,花了五千大元(人民幣!!!)。

上月上京時偷空逛了一下百貨公司,嘩,不得了,見到由內地設計師主理的女裝品牌,雖未至於驚艷,但絶對有驚喜。單單上班服已經非常多樣化,款式、布料的設計、配搭也新鮮別致,只是沒有試身,不知剪裁如何。我也曾懷疑會不會是自己少買衫不懂行情,可是同行自稱『時裝女皇』的同事也忍不住連續三晚溜出去逛街。

至於價錢,也是驚──驚人的驚。名不經傳的牌子(可能是小妹孤陋寡聞吧?),雖然真的漂亮,一套兩件的套裝索價四千多*(人民幣!!!)。

回港後,我再逛一下商場,完全明白了,四千多人民幣實在不無道理。香港的平民女裝(剔除明星名媛那些上萬元一件的貨式)真的悶,很悶,難怪小妹忍得住一年只買廿件衫

這次上京,不是沒有期望的,可是想到節節上升的人民幣匯價,小妹著實不敢奢望能夠大手掃貨。正在爭扎要不要到西單(京城的銅鑼灣)接受試探,老板突然提到敝機構最近出了一篇專題報導,關於內地冒起的本地時裝計設師品牌及消費趨勢,一些機構投資者看過後擊節讚賞,認為有啓發性云云…這次完了,我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甫下班便跑到西單。

只挑本地薑看:第一間,很漂亮,不過不對少婦口味;第二間,別致,不過不實用:第三間,很好,也很貴,正要離開,慢著…我一直在找的外套!!!還有連衣裙!!!這個設計師也太絶了,她就是懂得女人 ──我們不是天橋上的模特兒,我們沒有完美的身型,不過某一兩個部位總還是見得人的,再多便不行了。她(也可能是他)的衣服每件一個重點,露了腿不會讓你再露心口;露了心口的話,布料就不會在其他位置吝嗇;每個款式有一個為白裡透紅的北方姑娘而設的顏色,也有一個適合偏黃的亞熱帶朋友(如我)的顏色,太體貼了!

這個店不是黑白灰藍那一調,是很女人味那種(有點像Club Monaco,低調而嫵媚,價錢也差不多),試穿上身,剪裁也合度,喜歡的四件東西合共八千塊。又掙扎了兩天,勉強找到數個藉口,帶了其中兩件回家,肉還在刺。

不過如果他們在香港有分店,我絶對不會光顧內地店。撇開人民幣及重稅不談,他們的服務真的非常非常落後。不是態度問題,售貨員的嘴比蜜糖還甜,每位也笑容可掬,而是整間店的設計及運作還停留在路邊剪牌店的層次 ──信我,小妹是上海剪牌店的擁躉,買一件八百多塊的大衣待遇有如在女人街買半打絲襪。

試身室無鏡已經非常討厭,憑什麼我要讓別人評頭品足? 小妹共試六件衣物,換了第一件出來,手袋及私人物件還留在試身室,店員竟然讓另一位客人進去更衣!當店員告訴我某位大陸電視明星買了小妹試過的其中一條裙上節目時,我好想請教她:那位明星也是這麼試身的嗎?

店員又告訴我,他們的衣服每個款式、每個顏色只有三件:大、中、小碼各一件,所以不會撞衫。撞不撞衫我倒不在乎,小妹反而擔心下回在深圳羅湖城見到同一個款賣三十塊一件,屆時我會想自殺。我想知道她有否說謊,亦因為如果真的只有一件,我只能買放在架上展示、大家也試穿過那件。於是第三天付鈔交易前,我瞄了瞄貨架上相同款式的呎碼,還好,跟我買的不一樣。不過同一時間,有兩名大漢送來新貨,他們在我面前把一堆包了膠袋的衣服倒在地上讓店員點算,我真希望自己沒有看見這一幕。難道他們就不能整齊點、衛生點麼?這兒的衣服每件也賣過千元啊!

事情還沒有完,回到家中,我拿出新衣想要試試,不出我所料,衣服有一股味道,如果你常回內地應該會明白,那是內地路上的氣味,一股黏答答的塵土味,好像十天沒洗頭似的。漂亮衣裳不經洗,但我還是忍不住手洗一遍…看來,下回真要忍一忍。

*沒有減價的日子,香港牌子G2000套裝大概一至兩千港幣一套,好一點的如Giodano Ladies 要兩至三千,再貴一點的外國牌子如Club Monaco差不多四千吧。

廣告

Read Full Post »

同事甲: 『新來的Brian已經有太太了,你不知道嗎?』

少婦: 『我無留意啊。因為在我眼中,除了老豆同老公,世界上其他男人都是椰子樹。』

同事甲: 『…』(滴汗中)

Read Full Post »

最近在一個組織內認識了幾位新朋友,他們碰巧都是放洋留學或移民回流的香港人。

一次,他們在談論內地同胞,意見大概是很怕回內地、覺得內地人很吵、什麼也作假,其中有人說了這一句: 『我不會對人說自己是中國人,我會說我是Canadian Chinese (加拿大藉華人)。』

入了加拿大藉向人介紹自己是Canadian Chinese無可厚非,只是以上這句話背後大有一篙竹打一船人、按別人的出生地(或出身)去判斷其為人的意味。這句話沒有讓我覺得這位朋友比內地人文明,相反,他的淺薄令我吃驚,也令我想起一段往事:

大概五年前,小妹下班後與剛認識的老外編輯到酒吧喝一杯,談到一些中國的荒謬現象,他忽然問我:『你為自己是香港人而驕傲嗎?』

我答:『不,我們只是好彩而已。』如果阿爸當年無膽偷渡來港或偷渡失敗,又或者當年英國人選了要海南島而非香港,我也只好做個『勇敢的中國人』吧。OK, 回歸後我也是中國人,但在香港當中國人不需要太大勇氣,什麼毒奶、假蛋總輪不到我們享用,投訴官府奸商也可以不顧後果、聲大夾惡。

小妹不是要搞什麼愛國教育,只是我認識很多善良的中國人,覺得他們比我棒很多,他們沒有我那麼幸運,能夠在相對自由、文明的環境(香港)長大,也能擇善固執;至於那些貪官、無良商人、各式各樣做假的人,我相信他們當中有很多本性不壞,如果換了生在香港或加拿大等社會制度比較自由、公平的地方,也會是條好漢。

本文無意針對放洋留學或移民回流的人,很多香港人也自詡比內地人更文明、情操更高尚,只是他們忽略了自己也比別人幸運得多。

Read Full Post »

一天,自覺為公司鞠躬盡瘁的小妹查探出老板在未來一年無意加薪,遂大受刺激,並心生怨恨,一日之間變得憤世嫉俗。回到家中,甫見到老公便道:『老細不加,我自己加,我要每天偷一卷廁紙回家!!!!!!!!!』

個衰佬不但無安慰我,更落井下石:『如果你奶奶*知道了,一定會說,你以為偷廁紙無人知,可是天父會看見,天父會知…』

哈哈,正中下懷,少婦我正想找人鬥咀:『這個教法不妥。純粹靠嚇。阿女只會因為害怕惡行被發現才不做,不會明白偷廁紙本身的問題,並會種下「做壞事無問題,只要連天父也暪過便可』的想法,治標不治本!』

『那麼你又會如何拆解?』個衰佬問。

『換了是少婦我,很簡單,告訴阿女 (一)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你也不想別人偷你的東西吧、(二)順便講解私有產權在現代社會中的重要性,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不要拿,除非你想搞無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 (即共產) 兼食大鑊飯。』

個衰佬不甘後人發表其偉論:『你這是細眉細眼婦人之見。我會同阿女講,小便宜莫貪,要食大茶飯! 老皮刻薄員工幾卷廁紙便能補償了麼? 太便宜他了! 應該搞工會活動整治他,從根本解決無良僱主問題!』

換了是你又會如何?

*廣東話: 丈夫的母親

Read Full Post »

不知怎的,一直覺得這歌是講環保的,也有可能是我一廂情願。

《下世紀再嬉戲》

歌手:黃耀明
作曲:黃耀明/蔡德才
 填詞:周耀輝
 編曲:蔡德才/黃耀明
 
仍舊在辨認 漸漸淡的氣味
記起當天的鮮花會飛
遊玩在大地 漸漸再不顧忌
那曉得剎那轉了天氣

我記起跟你一起花裡遊戲
那笑聲多愉快多美
我記起跟你爭先吸一口氣
走過多芳香的 奇妙世紀

到這天恐怕 一切將要忘記
那記憶荒謬更淒美
到這天跟你 一起不再頑皮
約定下世紀再嬉戲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