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2011 年 03 月

小說The Road: 大災過後,吋草不生,父子二人見步行步。一天,父親遞給兒子一杯熱可可*,要他記住可可的味道,因為這可能是世界上最後一杯熱可可…

小妹不才,沒能介紹大家看核能、再生能源、災後求生術等等有用的書。但也只有像我一般的傻人才會在兵臨城下之際還叫大家去看小說吧。

我們這些小市民既無力左右大局、又無錢買塊地建地下室貯糧貯水。到了最後那些日子,我們可求的就只一個心安而已。如果你不信教不拜神不忙於傳褔音或懺悔,不防看看這書,大概想像一下那一天的景況、心情,也算做個準備。

從維基抄下來的介紹:“The Road is a 2006 novel by American writer Cormac McCarthy. It is a post-apocalyptic tale of a journey taken by a father and his young son over a period of several months, across a landscape blasted by an unnamed cataclysm that destroyed much of civilization and in the intervening years, almost all life on earth. The novel was awarded the 2007 Pulitzer Prize for Fiction and the James Tait Black Memorial Prize for Fiction in 2006.”

*我忘了是可樂還是可可,大家讀完請告訴我。

廣告

Read Full Post »

看到日本地震的慘況,大家都會問我們可以怎樣幫忙。

我這人頭腦簡單,頭一宗想到的就是:『用少一點當幫忙』。

天災無法阻止,核電廠絶對是人禍。為什麼我們需要核電廠:無窮無盡的需求、欲望。

吃飽了,我們要嚐好的;穿暖了,我們追求型格;有瓦遮頭後,我們想要方便;有了方便又想來點新鮮。。。各行各業、製造、加工、建築。。。在在都要電。

北方朋友裝暖爐我明白,上班上學要乘車我都能理解。可是十三、四度開暖氣;廿七、八度涼冷氣。真的那麼受不了麼?

化妝品除了污染皮膚,也會污染地球,化淡一點,卸妝時化妝綿也用少一點。 買能配搭的衣服,換少幾套新衣,識貨的男士會更欣賞你 – 誰不想娶一個懂得聰明地省的老婆。在冷氣房跑步消脂不是事倍功半嗎?

你別以為俺有錢,俺在全球有三十多個落腳點,大不了不吃日本牛奶改飲澳洲羊奶再帶著金子孩子妻子移民去也 ─ 即使你找著了無核電廠的國家,幅射塵也可以漂洋過海來找你。

注:有人比小妹更快手: 我有份

Read Full Post »

『你究竟有無化妝?』

每次有人這樣問,我都會沾沾自喜。因為這證明小妹的臉部修飾技巧已經達到 “不著痕跡” 的最高境界! 看上去只覺得:『咦,怎樣新婚少婦今天忽然容光煥發…上次見她時還像個歐巴桑…』

我的方法快捷又便宜,一定要跟各位姊妹分享分享。

限制: 偏油性皮膚人士才適用。對外表要求超高,無時無刻也要完美無瑕的人用不著。

優點: 不用天天打粉底上街,為皮膚免除不必要的負擔,長久下去,皮膚會比天天都打粉底的同輩健康、年輕,要遮的瑕也越來越少,不用墜入越化越殘的惡性循環。

工具:

一包粉劑面油紙 (我隨身攜帶兩包:便宜的(HK$12一包) 附有白色粉,平日用;貴的(Menard, HK$30+一包)附有肉色粉,上班見客用。)

一盒好的遮瑕膏 (我用Bobbi Brown)

具體操作:

A)     見人的日子: 早上出門前花而兩分鐘用遮瑕膏把痘痘掩飾好。見客前或拍照前找一個無人的角落,取出面油紙輕輕拍上面,小心別太大力,拍完後用手指掃一掃最先拍的部位,因為可能會有粉痕。如果那天沒有人要見,就讓臉蛋油一整天好了。

#注意:這法子只能代替打粉底,如果閣下還有眉毛短或嘴唇蒼白的問題,別吝嗇,多花一分鐘畫眉及擦唇膏吧;要再省一點的話,唇膏也可於見面前才擦。

B)     無人要見的日子: 出門前什麼也不做,如果忽然要見人或拍照,找一個無人的角落,取出面油紙輕輕拍上面,搞掂!

C)     情敵、舊情人出沒的高危日子:敬請全副武裝上陣。

Read Full Post »

前因: 迪華特的馬勒六 (覆飲者) – 見第5點

最終,我們也受不住引誘聽了香港管弦樂團的ZemlinskyLyric Symphony。我一點也不喜歡此曲,單聽 Lyric Symphony ,我覺得Zemlinsky作曲簡直是拉牛上樹,難怪要輸給情敵馬勒!  最大收獲反而是聽陶傑在音樂會前講解歌詞。歌詞來自首位非歐裔諾貝爾文學獎得主 — 印度詩人泰弋爾*(Rabindranath Tagore)

看看這句話你便會明白我為何對泰弋爾一見鍾情:

“I do not put my faith in institutions, but in individuals all over the world who think clearly, feel nobly and act rightly. They are the channels of moral truth.” (Rabindranath Tagore)

以下是陶才子在會上朗誦的一首詩,送給你:

From Afar

The ‘I’ that floats along the wave of time,
From a distance I watch him. With the dust and the water,
With the fruit and the flower,
With the All he is rushing forward.
He is always on the surface,
Tossed by the waves and dancing to the rhythm
Of joy and suffering.
The least loss makes him suffer,
The least wound hurts him–
Him I see from afar.
That ‘I’ is not my real self;
I am still within myself,
I do not float in the stream of death.
I am free, I am desireless, I am peace, I am illumined–
Him I see from afar.

Rabindranath Tagore

來自網路的中譯:

来自远

这个“我”随着时波漂流,

我在远处就注意了他,

满身尘土和雨水,背着果实和鲜花。

带着他所有的一切向前冲着。

他总是浮在面上

颠簸在海浪里,随着快乐和痛苦的节奏舞蹈着。

最小的损失就会使他痛苦,

最小的伤口也会刺痛了他,

我从远方看到了他。

这个他实际上不是我自己,

我依旧是我。

没有漂浮在那死亡的溪水之涯。

我无拘无束,我断绝了一切欲望。

我平静,我得到了启迪—

我看到他来自远方

*泰弋爾(1861 – 1941) 印度孟加拉语诗人、作家、作曲家和画家。20多岁时即出版了几本诗集,其中包括《心中的向往》。后期的宗教诗收录在《吉檀迦利》(1912) 中被介绍到西方。他曾在英國接受教育。通过在世界各地旅行和演讲,他将印度文化全方位地介绍给了西方,也将西方文化介绍到了印度。他坚决支持印度的独立。为表示对阿姆利则血案的抗议,他放弃了1915年所受封的爵位。他在孟加拉建立了一所试验学校,试图融合东西方哲学。这所学校是维斯瓦-瓦拉蒂大学(1921)的前身。他也是首位非歐裔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綜合網路資料)

Read Full Post »

有一位客戶常常給我發垃圾郵件,有一天他發了這個給我,看過以後我很感謝他。

小妹是兄弟姊妹中最早成家的一個,年輕時又因為工作及學業而常常不在家,現在要照顧自己的家庭及看望夫家,每週只能見爸媽一次。看到這個特別想跟仍然獨身的朋友分享。

轉載如下:

『我們還能陪爸媽多久!?

從“1+1= 2”開始,我們一生都在做著無數的算術題。上學時,算術題是必須完成的作業和考試﹔工作后,開始算計收入,算計開銷﹔結婚生子后,算計存多少錢可以買一間套房,或是養一個孩子。可是你有沒有算過,自己還能陪父母多久?

那麼,不妨來做做這道最近在網絡上廣泛流傳的“親情計算題”——假設你和父母分隔兩地,每年你能回去幾次,一次幾天?除掉應酬朋友、睡覺,你有多少時間真正和爸媽在一起?中國人的平均壽命是72歲,就算爸媽能活到85歲,這輩子你到底還能和爸媽相處多久? 一算只能再陪老媽25天

這篇引起網友共鳴的帖子,最早出自於山西晚報的網上聊吧裡。自從一位網友將這張“親情賬單”晒在網上後,引起了無數人的共鳴,不少人恍然意識到,未來見父母的次數竟然少得只能以“次”來計。 網友“陌路花開”的回復讓人心生酸楚:“這輩子,我也許只能和媽媽相處25天了。畢業之後留在重慶上班,一年也就春節回家一次,真正在家的時間不超過5天。 5天裡,大概還有3天出門應酬、聚會。剩下的時間除了吃飯睡覺和上街購物,真正能陪媽媽的時間大概隻有20小時。我媽媽今年55歲了,如果上天眷顧她能活到85歲,在她最孤獨的那30年裡,我能在她身邊的時間不超過600小時,也就是25天,還不到一個月” 她說:“算出結果後,我哭了,覺得很愧疚,對不起媽媽,我好想馬上見媽媽一面。”

 和父母住在一起的范沈明也做了這道題。 “畢業後 我一直住在家,父母白天要上班,所以真正相處的就只有晚飯那1小時的時間。我每週大約有3天在家吃晚飯,也就是說,我每週和媽媽在一起的時間只有3小時,一年就是156小時。媽媽50歲,假如她能活到85歲,我能陪他的時間是5460小時,相當於227.5天,也就是7個多月。這還不包括我以後結婚和他們分開住的情況。”

西南大學心理學院心理咨詢中心主任湯永隆也做了這道題:“我媽媽今年70歲,住在台灣,我每年會休假1個月。假設她活到85歲,我回家每天都能陪她8小時,那麼我還能陪她3600小時,也就是150天。當然,這是最理想的狀態,沒有疾病、意外,沒有額外的應酬,實際時間肯定還會縮水。”

兒女是父母的全部,而父母在兒女心目中又佔幾分?很多算過這道親情計算題的人,都忍不住掉了眼淚,懺悔於自己對父母的這份情感疏忽。現代生活讓他們忙壞了,佔走了大量盡孝的時間,父母反倒成了被忽視的一角﹔有人甚至在父母去世時都不在身邊,只能一生追悔沒有見成最後一面。 現代人出現孝道缺位  每個人都會漸漸長大,漸漸離開父母的視線。學校、社會、朋友、戀人、異鄉、漂泊……都在一點點拉開我們與父母的距離,而一年中留給父母的時間卻是縮了又縮。

香港城市大學社會心理學副教授岳曉東說,對很多人來說,盡孝永遠是“未來時”和“未完成時”。如果明晚不用加班,我就給爸媽打個電話﹔如果周末沒有飯局,我就回家看看﹔如果我有時間了,我要帶父母出去玩﹔如果我有錢了,我要買套大房子把他們接到身邊……  

“很多人會為這樣一道親情計算題動容,就是因為他們雖心存對父母的感激之情,但往往想得多、說得多,卻做得少。”岳曉東解釋道。湯永隆也表示,還有一個可能,在計算的過程中,人們看到的不光是數字,而是曾經和父母相處的點點滴滴:兒時天天依偎在父母身旁,到現在分隔兩地見面次數少之又少。

“這樣的一個計算,會啟動我們與父母直接的感應裝置,讓很多人重新審視自己的作為。”中國心理學會理事長張侃說。  之所以會出現“孝道”的缺位,一是源於父母本身對子女的教育。岳曉東表示,許多中國父母過於以孩子為中心,以至於父母永遠記得孩子的生日,但很多人從來沒給父母過過生日。這種教育環境成長起來的孩子,也會以自己為中心,而很少念及父母的感受。二是很多人都覺得“來日方長”。對誰說忙,都不如對父母說的理直氣壯,以至於陪伴父母的計劃總會一推再推。殊不知,父母會在我們的忽視中快速老去。所謂“子欲養而親不待”,那原本有限的親情數據,在我們的帳本上不停遞減,有朝一日總會歸零。 一個電話、一次慶生、一個紅包,隨時隨地傳遞牽掛  

台灣著名作家龍應台曾寫道:“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在小路的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訴你:不必追。 ”

岳曉東認為,很多人自己當了父母後才會明白,父母對於子女的要求其實很少,無非是時常聯絡、報個平安、噓寒問暖。而對於不能守在父母身邊的人,我們也請多位專家給出了“盡孝之道”。  

1.規劃好自己的生活。湯永隆說:“子女把自己的日子過好,有穩定的工作和收入,早些成家,和周圍人關系和諧過得開心,就是解決了父母最大的後顧之憂。”一定不要過度依賴父母,把他們當成生活上的“提款機”和情感上的“垃圾桶”。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夏學鑾也認為,要讓父母覺得,我的孩子是最靠得住的,這就是最大的孝順。“對於我的一對兒女,我不要求他們天天在身邊守著,但在我們有需要的時候,他們一定要能挺身而出。”  

2.勤“請安”。古代的大家庭中,都有請安的制度。現在,如果我們和父母在一個城市,請安可以是每周看望一次,或帶著父母出去玩﹔如果分隔兩地,可以定好每周打1—2個電話,這個電話要由子女主動打。這種制度應該嚴格執行,不能用忙、累、沒空當理由。既然能把陪父母的時間拿來工作、娛樂,應酬,為什麼就不能從這些時間中擠出點時間陪父母呢?  

3.多說“廢話”。在和父母交流時,多說些“噓寒問暖”的廢話,甚至多聽父母的嘮叨。比如問問父母三餐吃了什麼,去哪兒玩了,這些家長裡短的話題,才最能顯出親人間的親近。湯永隆回憶道:“我在日本上學時,有一次從電話裡聽出媽媽有些不對勁,再三追問,才知道她剛動完手術。”很多父母怕孩子擔心,有困難、生了病會瞞著不說,做子女的一定要用心。  

4.給父母慶生。雖然很多老人嘴上說“不願意過生日”,但子女不能不當回事。平時的生日可以親自下廚給父母做頓飯﹔五十、六十、七十這樣的大壽一定要隆重過,兒女盡量全回到父母身邊。祝壽不僅是對父母養育之恩的報答,也是讓父母自豪的一種方式。  

5.過年給父母發紅包。孩子給錢父母總會推辭,不管他們是真的不需要還是嘴上說說,每到過年,建議有收入的子女都給父母發個紅包,老人給孫子輩的壓歲錢也可以從這裡面出。  

6.讓父母享受“隔代親”。父母對於孫子和外孫輩,是永遠看不夠的。自己成家有了孩子後,一定多帶著孩子去看父母,每次打電話時,也要鼓勵孩子和爺爺奶奶、姥姥姥爺多說話,這就是讓父母最高興的事情。 』

Read Full Post »

『政府臨時撥款首次未能通過 (19:08)

立法會在多數泛民議員棄權下,破天荒否決了政府提出的為應付預算案前開支的臨時撥款,政府擬下周再提出申請。

該撥款議案獲17票贊成,14票棄權及0票反對,4名議員未有投票,包括李卓人、梁耀忠、馮檢基及張國柱。由於出席議員有36人,贊成票未能過半數,決議案最終被否決。民建聯等建制派投贊成票,而民主黨及公民黨則投棄權票。』(摘自:明報)

小妹是白宮群英(The West Wing) 粉絲,在第五季有一集總統Bartlett因為不能與共和國達成共識而否決了預算案,於是政府停止運作了數天。他見到共和國領袖時說: " I am the President and I will watch my approval ratings slip into single digits before I sign a budget that will harm the nation as much as yours does."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