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2010 年 07 月

朋友在面書上寫道: Facebook, to share or to show?

愚妹不才,無點可show,也不敢事事去share。

一位位朋友們周遊列國、成家立室、兒子淘氣、女兒撤嬌、一家上下和氣生財的模樣,端的是羨煞旁人。偶爾還奉上一兩句感謝父神大恩大德無遠弗屆什麼什麼的,彷彿人生之美好價值盡數在此。

一幀幀具專業水準的風景、靜態、人物、動作,看!做到了! 正是『我都做得到*』。

久不久感慨一下、抱怨兩句,立即招來安慰問候一大堆。看,我也有人關心!至少也算輸人不輸陣吧。

有時看見美女朋友或不怎麼美的女朋友放在面書上那些或反映現實、或錦上添花、或化腐朽為神奇,都是用大機拍攝的照片,不是不羨慕的。

我也長得不賴啊,怎樣就沒有人為我拍些如詩如畫的照片,好讓小妹在黃昏駕臨前賣弄一下姿色、硬銷幾片英倫風光。慨嘆了好一陣子,終於,個衰佬發現老婆的遺憾,拿起傻瓜照相機,對準老婆的三七面,又輪到我不好意思起來了,於是作美人狀變成了扮鬼臉,還要show不要?

偶一衝動寫了一句半句老實說話便怕得要死。老板會否以為小妹唔想撈?奶奶會否發現我在指桑罵槐?個衰佬的朋友看了會否暗地裡對他有想法?天啊!原來面書終究只是面皮之書,不得當真,更絕不可以交心。

朋友呻窮呻笨呻苦呻甘,覆麼?不能真的替他解憂;不留一言麼?又未免太冷酷無情。表哥的新抱生了個兒子要恭喜一聲麼?禮多人不怪啊。但上次姨媽的契弟過身我也沒說什麼啊,慢著,為什麼表哥的新抱與姨媽的契弟會出現在我的面書?!!?這又是個永恆的謎。

歸根究底,都怪我沒追上事事講究公關手段、『透明度』的面書新世紀吧。

廣告

Read Full Post »

沒酒喝的日子,

三天內看完的大便書,

比鑽石更永恆的議題:

女:隆不隆乳?

男:出不出軌?

這就是問題。

讓便秘頓成樂事 ─ Habeas Corpus* by Alan Bennett

 

*劇名Habeas corpus乃拉丁文that you have the body之意; 也是法律上的『人身保護令』,用以防止不合法拘留,但愚妹認為劇名中的Habeas corpus作that you have the body解更合適。

Read Full Post »

有人以自己的年紀計算剩餘的歲月大概還可以看多少本書,結論是不多,所以要珍惜餘額,精挑細選,甚至列出書單,以防錯過經典。

這個做法在我看來就像有些人會定下廿歲要成名、卅歲要結婚、四十要立品一樣荒謬。人與事要來就來,豈是你我可控制。書緣來到,你也只好領情,什麼經典什麼餘額,管他呢。

登機前,想在機場書店找一本書渡過機艙中的十一小時,理想是偵探小說,最好是緊張刺激的,像Dan Brown那些就很合適。找了很久也沒有合心水的。最後,我見到架上有兩本Henning MankellItalian Shoes,看起來像賣不出去的陳年宿貨。Mankell乃瑞典罪案小說作家,年輕時很左,現有一半時間在非洲幹劇場工作,娶了神枱級導演英瑪褒曼的女兒。之前看過他的Faceless Killer, 怎麼說呢…唔…還可以吧。於是,就義大利鞋子吧。

結果在飛機上一頁也沒看。《義大利鞋》成了回英國後首月的大便書。對,足足用了一個月才看完,也許因為沒怎麼便秘的緣故。(ok, 我知道,真正沒便秘的人不可能在大便時看書,你就放過我吧。)

原來《義大利鞋》不講罪案。(沒錯,又被騙了!)

一個行將就木的醫生早年因手術失誤丟了工作,移居無人小島。一天,卅年前被他拋棄的女友出現…故事由此開展。醫生的爸爸及女兒常穿義大利鞋子,他最後也得到一雙為他度身訂製的義大利皮鞋。

一個面對衰老、死亡、活下去的故事。我猜你應該不會想看。

Read Full Post »

快要寂寞至死之際, 看見這個, 做人還滿有趣的嘛, 至少對卡斯拿斯及其靚靚記者女友而言:

如果這一對走下去到老的話, 每當孫兒們提到爺爺隊長拿下世界杯的威水史時, 孫女兒一定會為奶奶補上這一段.

btw, 我昨晚捧西班牙. (因為討厭荷蘭)

又, 據聞,效力皇家馬德里的卡斯拿斯現在是全世界最貴的守門員.

又又, 我估計卡斯拿斯會因此而多了很多女粉絲.

鬼馬網友還為這段片加上配樂: http://www.youtube.com/watch?v=A25UiaD1H-I

Read Full Post »

致謝詞

一位公關朋友問我:你的婚禮致謝詞很好,誰給你寫的?那一刻,我不知該惱她還是謝她。如此私人的事,難得有機會向父母說的心底話,只有虛偽到極點的人才會假手於人吧。我就那麼虛偽麼? 我想,還是該惱她吧。

========================

首先多謝大家出席我們的婚禮,是你們的參與令今天如此難忘。

在我還沒開始哭之前,讓我先謝謝我的老板,他們專程從南美飛過參加這婚禮。

另外,感謝家暉、家麗剛才為我們唱了<<麥兜與雞**>>,這首歌我從小就很喜歡,但是從來沒有覺得像今天一樣動聽。

在這兒,我要多謝兩位我很佩服的長輩,很開心,他們今天成了我的家人,他們就是我的公公、婆婆。

為什麼我會佩服他們呢?

我要打個比喻。有人說: 只要看見大自然的一花一草便知道造物主的美好。我見到<<新郎>>時就有這樣的感覺。剛認識<<新郎>>時,我覺得他沒什麼特別。相處久了,才發現他是一個非常正直、有志氣、熱心服務社會的年青人,我是打從心底裡佩服,不過並不是佩服他,而是他的父母。他們一定是花盡心思栽培這個兒子。

最後,我要多謝我的爸爸、媽媽。

我的爸媽是超人,他們給了我一個全世界最開心的家,給了我五個經常被我欺負的姐姐跟一個更像是我哥哥的弟弟。

我還要特別多謝他們一直以來對我的信任。在此,讓我講一段往事: 十多年前,我在慕道班*上問導師:『為什麼天主不向我們顯現一下,那麼大家也不用去猜衪究竟是真的還是假的。』那位導師的答案在座各位未必同意,她答道: 『那是因為天主很愛我們,祂想給我們自由去信或不信。』我對這答案可是印象深刻,因為每當想起這句話,我便會想到爸爸、媽媽。

我從小就很瘋,經常作一些令人擔心的決定,例如我不讀書跑去從軍,爸媽一句也沒有說我。每次做決定時,我問爸爸的意見,他總是說:『你自己拿主意吧,我對你有信心。』其實我對自己也沒多大信心,但是經他這麼一說,我彷彿立刻信心百倍。謝謝他們對我信任、給我自由,希望我沒有令他們太失望。

祝大家健康快樂。

*慕道班:由天主教開辦講授教義的課程

**因為仇家太多, <<麥兜與雞>>與其他無關重要之個人資料均為杜撰

Read Full Post »

你能怪我善妒麼?

花樣的年華

小康之家/敬虔的心

要長相有長相(好一張開麥拉面孔)

要學歷有學歷(怎麼得來你別管)

能歌善舞、網球旅行

男友醫師博士名攝影師

一年一件新大衣(算節儉了)

上千沙龍面書見(我八卦了)

寫畢論文披嫁衣

閑時找來訴心事的疏堂表哥也出色得可以做我老公

你說我的心理是否灌鹼水也平衡不了?

*這篇是好詩共享: 六月康橋舞會天的補注 (留意該文媽媽阿四的留言)

Read Full Post »

我這個人嘛,不算壞,就是有點自私。年初已發現一本絕頂實用的參考書,但是一天考試未過仍不願跟別人分享。

其實也非什麼秘密,此書一直都在學校的書單上,只不過未必每位同學也會買。(書單內萬九幾本書,總不成每本也看吧。全部找出來翻一翻、決定要不要買已經很大工程。)

廢話少講。登、登、登、登:

Simmonds* 是我的偶像。只有他的法理課能讓我聽懂。九成是小妹水平太低的緣故,應該與其他老師的講學素質無關。

此書貫徹他清晰有條理的講學風格,化繁為簡卻不會過份簡化。

我的用法是看畢磚頭原著節錄及學校老師之解釋筆記後再看Simmonds。一般讀完原著節錄及學校筆記後會有一套朦朧的想法,未能確定自己有否捉著重點,再看看Simmonds會有豁然開朗之感。

此書短小精悍,即是閣下不讀法理學,當作政治哲學的入門書看也可。

*先生並非小妹的老師,我有幸旁聽他的課而已。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