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2010 年 06 月

如果大家覺得新婚少婦的內容很無聊又膚淺,經常得啖笑,有理由相信是遺傳的緣故。容我向大家介紹一下我的兄弟姊妹。

以下是上週的一串電郵內容 (原文節錄):

—————————————————————–

第一封:

身在異鄉的少婦致眾兄弟姊妹:

見字請立即幫我問阿媽我有無出過水痘, 剛發現今晚同桌吃飯的同學出水痘…唔知我要唔要隔離…

—————————————————————–

第二封:

A覆眾人:

阿媽話你無出過喎

——————————————————————

第三封:

B覆眾人:

小心啲呀, 我聽姑姐講有個秘方可以避免出水痘

唔好話比人知

毛豆兩錢, 荷蘭豆兩錢, 聰明豆兩筒, 磨碎後再加水痘血水兩茶匙, 慢火炒10分鐘, 放入鼻孔2小時便可

——————————————————————

第四封:

C覆眾人:

加聰明豆呢個做法好西方喎!莫非呢個係中西合壁版本?

——————————————————————

第五封:

B再覆眾人:

唔好意思我講漏咗, 係要湖北解放軍八六部隊人民醫院2樓小買部由芳姐自家製聰明豆先有效.

應該屬於中藥. 不過芳姐好有性格, 要有緣人先賣. 所以我已經幫你準備好去當地和芳姐見面, 以下是交通安排:

. 先到泰晤士河坐蛋家強隻 WALAWALA 到冰島轉機 避開火山灰, 再由冰島坐破冰船到亞拉斯加, 全程任食皇帝蟹, 體驗漁船生活.

. 由亞拉斯加坐通消忙命紅VAN到溫哥華. 保證唔會浪費時間.會合張子強. 之後由兩隊悍匪全程使用AK47護送到湖北解放軍八六部隊人民醫院體驗著草生涯

. 到最後自己諗辦法返屋企.

——————————————————————-

第六封:

少婦覆眾人:

咦, 出口成文咁噃 ———–好得閑咩!!!!唔駛做呀?!?!?!?!

——————————————————————-

廣告

Read Full Post »

濶別三月的新婚夫婦一旦重逢,大家大概也猜到不會有覺好瞓 。不止如此,可能是頑皮,更可能因為懶…

之後,應來的遲遲沒來…

於是,我懷疑自己有左,開始擔心,不,是非常擔心 ─ 不夠營養。

可能受身邊的超緊張媽媽們塗毒太深,人家可是早在懷孕前半年便開始吃什麼葉酸、維他命補充劑、燕窩、花膠…

於是上網狂找資料,初期需要的似乎只有葉酸,內心掙扎: 可要去買一瓶葉酸補充劑?還是不用吧,好像太誇張了,那時我媽什麼也沒吃,我不是好端端的麼。真的什麼也不做? 將來阿仔不夠大隻不夠醒會否怪罪於我?

那麼,就意思意思做一點吧。

維基說『帶葉的蔬菜中。菠菜蘆筍蕪菁小白菜萵苣抱子甘藍花椰菜黃豆玉米扁豆豌豆葵花籽』都含大量葉酸。

到了超市,

嗯…沒有小白菜

嗯…究竟萵苣抱子甘藍是什麼樣子的呢?

嗯…花椰菜是否等如椰菜花?

嗯…忘了還有什麼菜含有葉酸,又沒寫下…

那麼,不如吃橙吧,橙應該可以的。

嗯…保險一點,也買個有葉的菜吧。於是,我買了好多橙及一個很硬、圓形、個人認為很有可能是萵苣的菜類物體回家。

一天,下班後,火車未到,很自然地到酒吧坐了一會,炎炎夏日,來一杯白酒,做人還真不賴。然後…

咦,想起阿仔,大鑊! 一杯小號的餐酒應該可以吧,我希望。

到了週末,買一杯咖啡到電腦室煲劇*,一推門,咖啡倒了一地。正想再買一杯,慢著,難道…阿仔顯靈?!!他不再信任我了,他抗議,他不要喝咖啡…

又有一天,發現原來是遲到,不是不到…虛驚一場。

現在,橙快吃完了,那個圓形菜類物體只煮了半個,太難吃,無人願意再去碰它。

*Thanks to 偉大的土豆網

Read Full Post »

考完試的下午,我為自己煮一個方便麵,然後窩在在沙發上看這個:

電影Julie & Julia, 按Julia Child及Julie Powell兩位生活在不同時代、但同樣愛煮法國菜的女人的真實故事改編。

不難找到自已的影子。三十多歲的白領一事無成,朋友位位日理萬機舉足輕重,自己除了一段平凡 – 幸好尚未算平淡 – 的婚姻及一份雞筋工作,就只有抽屜裡一本尚未完成乏人問津無法出版的小說。彷彿人生已走到盡頭,再活下去也無甚驚喜。

然後,一個消息:無腦舊同學寫的八卦色慾blog竟然紅起來,慢著,我不比她差,她可以,我也能!

“I could write a blog, I have thoughts,” said Julie Powell.

寫什麼?

煮法國菜。一年之內要完成由Julia Child所著第一本寫給美國人的法國菜食譜內的524道菜。

過程嘛,就像你跟我開始寫blog時一樣,寫了好一會,只有老公&阿媽&家姐(or其他姨媽姑姐)的留言…不禁問:究竟有沒有人在看我寫的東西?我在做什麼?

Julie阿媽向她潑冷水;我也有朋友看了新婚少婦後說: I can’t see any merit in it.

漸漸地,留言多起來,甚至有素未謀面的人寄來禮物,說的是Julie。我這兒可是連謾罵也沒招來半句,門庭冷落得很。

於是Julie開始對blog的事著緊起來,情緒隨著其博客及法國菜大計的進度大上大落。回想一下,自己也曾為偶爾微升的點擊率而沾沾自喜好幾天,彷彿再過幾篇便會成為下一個讀食小手。之後幾天點擊率回落的頹相也就甭提了。

一天,Julie又為了做菜失敗而大發雷霆,連原本非常支持其法國菜大計的丈夫也被惹光火了。出走數天的丈夫歸來時問: What’s for dinner? - 兩位廚師的丈夫在戲中常問的問題。

稍後,Julie的blog吸引到傳媒的注意,之後成名、出書、故事被拍成電影也就順理成章起來…

看完戲,馬上想取出抽屜內的珍珠項圈,如兩位J一般每天戴著。說不定能為少婦帶來好運。

Julie的blog: The Julie/Julia Project

關連閱讀: 三個或四個女人的廚房

Read Full Post »

考完試的下午

又是姐姐朋友的故事。

很多年前,有一回姊妹在討論以前考完試會做什麼,大家姐說她有一個同學考完會考*的最後一科後,買了半個西瓜回家,用湯匙一口一口滔來吃,超爽!—不過那天晚上瘋狂肚瀉。

可能因為這故事,往往考試過後我也不敢太放縱,一般就是吃一頓簡單的午餐,然後在家煲小說或看電視等阿媽回家煮好餸。

你考完試會做什麼?

*那是仍然有中五會考的年代。會考一般在五月舉行,天氣已頗熱。

Read Full Post »

好好聽。剛聽完林憶蓮唱<<破曉>>再聽這個也沒有感到她被比下去。(是, 人生在世,難免比較)

常常有人說我長相像趙學而,聽了沒什麼感覺(她又不是大美人!ok, 我也不是。),反而在卡拉ok唱<<每隔兩秒>>時覺得自己的聲音也很像她 (是否在讚自己?見人見智吧)。其實最像的地方可能是從前大家的性格也不甚明顯…

很喜歡這歌詞。應該是無線劇集<<十月初五的月光>>的主題曲吧,此劇初播時我不在香港,後來遇上重播看了結局的幾集,多美的故事,一如歌詞。

這個也好:http://www.youtube.com/watch?v=tr38vtA553w&feature=related

Read Full Post »

做女人真陰公, 每月也要痛一次,即使幸運的妳不鬧經痛,身體有個不停流血的洞也夠麻煩吧。

為了彌補我作為一個女人為人類保留多一個繁衍後代的機會所作出的犧牲,小妹只好盡享作為女性唯一的好處:

八!

千萬別小看這個8字,它可是古往今來治療人類心靈寂寞的第一良方。當然,治療心靈寂寞方法很多,例如:血拚、一夜情、索k、打牌、過大海、豪飲、返工、讀書(!)、生仔、做義工、發奮 … …不過沒有一種能像8一般方便,不論你是誰、身在何地,有facebook的幫助,8的素材可謂手到拿來,只要你願意放下有教養有學識不屑當三姑六婆說三道四的面具一會兒 (八完咪再扮翻淑女囉)。 

蒐集資料一環固然重要,但8的精髓乃是將資料整理、加鹽加醋加意見後煞有介事地作小組分享。拿拿拿,表姑姐有新男友一事,你末必第一個知,但能夠將其新歡舊愛在當事人不在場的情況下作一個大比拼,高談濶論一番,既不用負責任,又不怕得失人,更加無須動腦筋,正是噏得出就噏。完事之後,無人會記得。一輪劇烈的嘴部運動過後,累了,自然懶得去想自身煩惱。 

要徹底享受當8婆的樂趣,在選擇8之搭擋上可考工夫了。與事情全無關係的不行,搭不上嘴難對討論產生興趣;關係太密切的不可,達不到事不關己、暢所欲言、舒展身心、忘憂解悶的效果。辨公室內,危機處處,更是絕不適宜。最佳拍擋莫如中學同學、同胞姊妹;最佳地點自然是麻雀枱上。有時二人飯聚,人少少、聲細細,也別有一番風味。

8是女人的特權,男人即使想8,其他男人大多不會奉陪,一為形象,二是男人聚在一起難有8的氣氛。所以男人要八,只可跟家中的女人八,但話題局限,公司人物她不知、太座娘家不能說,最終只落得讓老婆大數自己家人的下場,唔八好過八。

Read Full Post »

六月康橋舞會天,

璀璨煙火照眼前,

兩百英鎊玩一夜,

貧苦老人渡一年。

這是台灣朋友的詩。

每年六月,大考過後,劍橋各書院會舉辦May Ball(也叫June Event),讓學生狂歡一下。除了基本的 “酒任飲、野任食”之外,每個書院的June Event也有一個主題,例如今年Sidney Sussex May Ball 的主題是 “La Serenissima" (威尼斯) ,同學告訴我書院內建了一條人工河,那個晚上,同學們不用到康河上划艇,新河就在學院辦事處前繞過,一些大書院甚至會放煙花,無票的同學可相約到山上看煙花。碰碰車、旋轉木馬、雜技、歌星表演等娛樂更加是層出不窮。說到這裡,你一定會問:票價多少? 六十至過二百英鎊一位不等,視乎書院的規模。據說一般做法是要兩張票一起買的,多由男士請女同學,不過人人都知我是師奶,小妹自然無緣被請,難以探聽實際操作。

個衰佬問我要不要去,我話:不如折現比我交學費好過。不過你要去,我一定扮到 “鬼火咁靚”咁陪你去,你咪企圖及意圖請第二個 (特別係你個風騷疏堂表妹*) 去就得勒。

其實我最想去捧餐搵外快,順便睇靚女,可惜太遲報名無得做。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