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2010 年 03 月

早一陣子唱了Handel的全套Messiah. 很多同學嫌悶, 但我覺得這類歌曲唱起上來很有快感 (相比唱馬勒的小螺絲迷惘感), 反正日後不會有耐性.時間再整套的聽,也不失為好機會欣賞大師作品. Messiah中,  除了Hallelujah外 其他歌也很悅耳,連個衰佬都話想不到這麼動聽. 老歌有老歌的好.

有天我在哼劍合釵圓*, 個衰佬一問,又話: 原來紫釵記咁好聽.

*粵劇紫釵記

廣告

Read Full Post »

話說昨晚半夜我鬧經痛。起床備暖水袋吃止痛藥,爬回被窩,個衰佬仍在呼呼大睡。止痛藥遲遲未見功,兩個人無得瞓得當然好過我一個人無覺好瞓。

於是,我開始呻吟:『老公,好痛呀…我死啦…』

『咁點算…駛唔駛整個暖水袋俾你…z…z…Z…』(暖水袋呢?)

一會,深深不忿的我開始唱歌:『依…依…哦哦…』

『z…z…Z…』(催眠曲?)

忍無可忍,我拉他的手腳,捽他的臉…

『老婆…z…z…Z…』

我開始懷疑用了『安睡天使*』的是他,不是我。

*安睡天使: 一款特長夜用衛生巾。

Read Full Post »

從前有一位準媳婦向其未來奶奶(廣東話之婆婆)進諫曰:

『未來奶奶大人在上明鑒:若然愚婦遵從大人之命,視汝如親娘,愚恐防大人會…爆血管!事緣愚之親娘乃娘親中之異品,其血管壁之彈性非常人能及。還望大人三思。』

正所謂忠言逆耳,該名準奶奶自忖愛心滿溢,堅持己見,於是…

婆: 你挑的婚紗實在有點兒那個,不如另挑一襲吧。

媳:那麼我穿白色套裝行禮好了。又大方,又有機會再穿。不如你也別穿晚禮服,一起穿套裝吧。

婆: 家嫂,領口開那麼低,不冷嗎?

媳:今天攝氏30度。

婆: 領口開那麼低,幹麼不配點首飾在胸口?

媳:老公沒送。

婆: 跟阿仔出國讀書,你有什麼打算?

媳:減你家用。

婆: 放假返港,來我家住吧。

媳:那麼老公到我娘家住吧。

後話: 以上對白,半真半假。只想道出期望的落差。你養出的乖女兒自然是斯文温良如羔羊,怎會像我這般生番模樣;小妹親娘對我無限信任,豈能跟別人相比。小妹素來有碗話碗,最怕鬧虛文(上班揾食除外),人家說Call a spade a spade, 大有見地,明明是婆媳,我敬你為婆,你視我如媳不就皆大歡喜了嗎?何必刻意求工。如果有那麼一天,婆媳也自然成為母女才叫好叫棒不遲。

Read Full Post »

一個飯局上,浙江來的朋友告訴我們一個真人真事:

情侶阿蘭與阿瑞一同申請到美國讀博士。一天,阿蘭收到大學的取錄信。她想:『如果阿瑞落選了,我也不要去。如果他知道我因為他而放棄到美國留學的話,一定會很難過。為免他多心,我還是等他也收到信才說吧。』就這樣,她沒有讓阿瑞知道取錄信的事。

幾個月過去了,阿瑞依然沒有收到大學的回音。一直到大學報到的死線過了,阿蘭也沒有向任何人提起她被取錄的事。

一天,阿蘭在阿瑞房中打掃,在一叠帳單底下發現一封大學寄給阿瑞的取錄信。那封信除了收件人的名字以外,日期及內容都跟自己收到的一模一樣。

我們無法知道故事的結局。在坐的朋友都為阿蘭與阿瑞感到可惜,但大家對他們的做法各有不同反應。

有人道:他們不能寫個信到學校解釋嗎? (怎樣解釋? 學業誠可貴,愛情價更高?)

有男孩道:為什麼他們不預早約定如果其中一方落選的話,兩個都不去?那麼就不用搞出這樣的誤會。(先生,你究竟搞清楚事情的重點沒有?即使約定了,如果真的有一方落選,日後二人前途一般甚至暗淡,落選的一方不也一樣會內疚自責麼?約不約定又有什麼分別?)

有女孩說:不留學也不打緊,兩人好好地生活在一起不就很幸福了嗎?

不就很幸福了嗎?

Read Full Post »

惡作劇

結婚前夕,我跟幾位女朋友開了個小小的玩笑。她們是小妹的大學同窗。我太懶,除了幾位超級好朋友,結婚之前幾乎沒有向別的朋友、同事介紹過外子。於是…

(一) 派喜帖給朋友A

A:  咦,咁你未婚夫做咩架?

答: 佢做裝修架。

A: (不動聲色) 咁你地點識架?

答: 讀夜校識架囉(甜笑)。

A: (仍然不動聲色)你地都幾old school架喎。

後話: 朋友A乃某大名牌的公關大員。直到這一刻,我也不明白她那句old school何解。但她的處變不驚及反應之快,真不愧為名牌公關。

(二) 派喜帖給朋友B

B:  咦,咁你未婚夫做咩架?

答: 佢做裝修架。

B:  (難以置信)吓?咁你地點識架?

答: 讀夜校識架囉(甜笑)。

B:  哦。我以為你一定會嫁個專業人士添。

後話: 朋友B乃會計界靚女一名。精括上算,有個句講個句。

實情:外子幹的是室內設計,我倆是讀大學校外進修課程認識的。

背景補充: 小妹上大學時非常落力兼職,彷彿要賺盡全世界的鈔票才罷休,絕對是 “Miss發錢寒”一名。加上有點小聰明+幾分姿色(不知醜!),所以大家一直認為我是無寶不落的。

又,誰說我老公不是寶!雖然他無樓無車無送一卡過我戴 (看樣子依然很介懷:p),但你的草可是我的寶**。

*為保護外子的身份 (佢仇家大多!),以上內容有關外子職業的部份仍杜撰,但已力求神似。

**衰佬話: 我當然係寶, 你都唔知以前幾多女同學暗戀我, 我簡直是韋小寶!

Read Full Post »

曾經有一段超過十年的時間,大概是十至廿多歲左右,我很害怕吃雞髀。小小的、像雞鎚模樣的雞下髀還可以。如果是大大隻連著雞上髀的話便不行。

小時候我們常常回鄉。乘九廣鐵路(現在的港鐵)從紅磡到羅湖的一段車程總有小販挑著兩個紅白藍在火車上叫賣:『熱辣辣無肝炎嘅雞髀…』害我直吞口水。那時候的願望,除了學彈琴,大概就是嘗嘗那雞髀吧(最好能夠加一杯紅豆冰,有一球雪糕在上面那種)。

那時候的爸爸愛跟我們說故事,調子總是輕鬆中帶點誇張。他會將自己年少時的經歷加鹽加醋一番,令原本尷尬的事情變得滑稽,苦事聽起上來也像趣聞。有一次,他告訴我們他首次吃自助餐的情況。一天,在城裹的酒店工作的舅舅邀請外甥們到酒店吃自助餐。那時候在大陸的鄉間,吃飽並非常事。於是大家就把握這難得的機會好好飽餐一頓,一直吃至肚皮裝不下任何東西為止。誰不知還未踏出門口,已經嘩啦嘩啦的吐起來。就這樣,肚子又被淘空了。

聽過自助餐事件後又過了一些日子,電視上重播電影《醉拳1》,有一幕講到被趕出家門的成龍抵不住饑餓到食店吃霸王餐,他點的其中一道菜就是燒鵝髀,還指明要左髀。結果飽餐一頓的成龍因為沒錢結帳被打至『黃膽水都嘔埋出來』。還不大懂事的我看見成龍嘔吐的模樣,彷彿見到當年吃自助餐的爸爸。

此後,每逢碰見大大隻的雞鴨鵝髀類物體,我便會看到成龍在嘔黃膽水。想到要一手拿起鵝髀咬下去便被滿心的罪疚倒了胃口。虛偽的我能夠接受飲宴場合的鮑參翅肚,那是被文明包裝妥當的奢侈。但那大啖大啖的鵝髀肉是赤裸裸的飢餓與本能,令人沒有欺瞞的餘地。

到了廿來歲,忽然有一天,在準備考試的要緊關頭,我要了一隻豉油雞髀作下午茶。也許我當時的奢侈程度已組遠遠超過了一隻雞髀,再怎麼矯飾也沒用。

Read Full Post »

還在上中學時,大家姐教做的。簡單又好吃。

現在戒吃雞翼,只好用帶皮的雞髀去了骨弄。不去骨不行,太厚,難熟。帶皮的雞扒也可,沒皮的不好吃。

做法:

把鹽均勻撒在雞翼兩面,中小火煎至兩面金黃色,皮脆了及全熟即成。不用預早醃。如果有時間也可醃一會。如果用的是粗鹽,最好用手擦上,以確保分佈均勻。

貼士:還是用雞翼最好食。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