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2010 年 02 月

(sorry, 又是給姊妹們看的,至於哥兒們嘛,歡迎加把嘴。又,正如上一篇,文章對象乃“非常”想談戀愛的內涵女生。其他人士,歡迎插嘴。)

上篇,絕大部分情況下, 令男士走出重要一步的是: (請想像以下對白由葛優演繹)

 “咦,原來她也長得挺順眼!”(暗道)

“像今天這樣不就很好看嘛,幹嗎不天天*這樣?” (暗道)

“他…他…他…不!她…她原來是個女的!”(當然也是暗地裡道)

內在美的重要大家都知道**,可是畢竟(一般情況下)老婆娶回來不只純為了心靈交流啊…

再者, 世上無醜女,只有懶人。吳君如打扮起來不也頭頭是道麼?

說了一大堆廢話,請入正題。愚妹雖然沒嫁給『才俊』***,但倒認識不少『好男仔』,當中不乏有才有貌有錢有面+有修養好品味會下廚者(其實我應該開婚姻介紹所,妳們要光顧嗎?),綜合他們對女士們的打扮的意見,加上小妹的二分,也不吝跟各位分享分享:

1)       搞好皮膚:有腦的人都知道老婆/女友不可能廿四小時上妝。名錶鑽飾包包不及一張清爽的臉。偶爾憔悴當然可以化妝應付,但天天上粉底就變成炸魚薯條了。(掃掃眉,擦口紅倒可天天做)

2)       千萬千萬別戴大眼仔。在兩呎範圍以內凝望妳的男生都會被嚇親。在面書上,大家會以為妳是假人。

3)       別暴露。即使妳身裁超卓,也不用讓大家共同檢驗,反正妳也不是每倘都濶袍大袖,我們自然會留意到。

4)       不用品味獨特,非口味古怪即可。畢竟我們都是普通人,平凡的衣著並無不妥,天天標奇立異,我又不是陳奕迅,即使你身家如小甜甜我也吃不消。(妳也不希望我是陳振聰吧。)

5)       別戴眼鏡。在男生眼中,架上眼鏡的官恩娜梅小惠並無分別。不是說科技進步了麼,自己想想法子吧。

先搞好以上五項吧,再寫下去,我要收費了… 

*人家弄了一句鐘才出門, 天天如此,還要不要睡?

**身邊女士 (包括此blog讀者 )的內在都比我美,小妹就不班門弄斧了。

***老公,你在我心中又豈止才俊,簡直是大英雄!救我於水深火熱之中…(下刪三萬字)

廣告

Read Full Post »

(這篇是給姊妹們看的,至於哥兒們嘛,有空再寫)

可能因為小妹結了婚,就成了十八廿二眼中的世外高人/圈外閒人。一顆顆寂寞芳心上門求教,不外乎我喜歡他,應表白嗎?

一般情況下的建議是:

(一)『敵不動我不動,真的千萬千萬千萬不要動。』鼓勵妳作主動的不是白癡便是靠害,甚至很有可能是情敵 (當然這個不能說出口)。

(二)『平日無事最好打扮打扮。別的異性約會妳麼?儘管去!玩開心點兒,盡情享受。』

妳們這班高智能少女大概只看柏拉圖莎士比亞Jane Austin吧?怎麼不花三數天讀一下《哈利波特》呢?多半也沒有看過《壹號皇庭》*吧? 那也難怪,要是都看了,妳們大概不會在這兒。

看《哈利波特》,大家都覺得妙麗 (Hermione Granger) 好棒,又靚又叻(連個衰佬都被佢 – 飾演佢的Emma Watson – 迷倒!) 。 但我認為她最棒之處在於其夠朋友、不藏私。

記得從一年級開始一直暗戀哈利的金妮嗎(Ginny Weasley榮恩的妹妹)?妙麗教她別把注意力都放在哈利身上,跟其他人約會一下,享受享受,別整天緊張兮兮的。

這招果然管用,哈利波特手到拿來。事實上,妙麗自己也用這招,本來不當她是女孩的榮恩見她忽然搶手,眼球自然跟著走。

妳們可能覺得這是小說情節,不能盡信。但是細心想想便明白,如果一個男孩對妳有意思,他自然會行動 (對妳有意思卻沒有行動,叫他去死好了)。他沒有動靜,九成九是無意思/不夠鍾意/三心兩意。這個時候,妳可以做的就只有引他注意。

除非妳是絲襪佬賣神奇收肚褲**,否則真的不用敲鑼打鼓。食店越擠,人龍自然越長。打扮漂亮,有人來約,不用張聲也就自然神采飛揚。

易做嗎?一點都不。

不信妳試試,明明心慌意亂卻要若無其事,明明知道他喜歡華格勒,連頭一行的票也買好了,卻要去完回來才裝不經意的道:『原來你也是粉絲?』

道行更高的不用自己說,讓他從別人口中知道更妙。

*記得《壹號皇庭》的陳梅馨嗎?是她主動追蘇永康的,追到了又如何?

**我愛死了絲襪佬!

Read Full Post »

十年前在異國一起荒唐的書友A無懼風雪在彼邦落地生根。重聚的悲喜暫且不提。

談到其他書友的際遇、出國、回家、再出國,A這樣說:『見了外面的世界,回去後通通看不順眼,家不成家,再回到異地,歸屬感更缺,then we became bastards。』

於是A選擇了歸屬於人,她的愛人。加上她學工科,一厘米到了何處都是一厘米,CO2也不會因為緯度不同變了H2CO3

A 知道我總在想家,她記得十年前的學期未我常夢見家人。我當時說:『愛我的人都在那兒,是時候回去了。』

現在更甚,人越大感情越脆弱,每每想到屋企人,就無端的流一臉眼淚。

早一陣子見到有網友提起劉德華、葉德嫻主演的《法外情》*,我小時也看過,很煽情但好看,要找出來再看一次。阿媽、阿爸、屋企人、屋企無論變成點,始終是自己的,我愛的人都在那兒,我還是要回去。

可能學文的人比較傾向回去, 因為不像理工科世界通行,要以文史哲傍身,非技藝超群不可。正如理科要發圍,一定要走在最前,文科要發圍也一樣,只是理科的最前可能在西方,文科的最前很多時候就在自家門口,不身處其中,論政、研究文化、甚至寫廣告文案也難以搔著癢處(ok, 凡事有例外)。早前網友提到不明白為何李天命在香港能有如此叫座力,試想像如果李天命沒有回來…

有一位前輩也在海外學文(政治),他當年回港的原因:『戰場就在這兒。』一矢中的。

*原來此戲翻自美國電影《Madame X秋霜花落淚》,見此

Read Full Post »

“I am scared my whole life and I don’t want you to be scared, that’s why I want you to go to Oxford.”

這是看完電影《an education》後我唯一記住了的對白。女主角的爸爸在知道女兒被騙後在女兒房門外說的。

以下是網友sherry寫的劇情撮要,我懶,借用一下:

“電影是改編自英國記者Lynn Barber的回憶錄,背景是1961年的倫敦。Jenny是一個十六歲少女,成績科科A, 志在牛津英文系,肯定是明日之星,閒時拉cello,仰慕法國文化。有一天她在街上碰到一個陌生男人,她上了他的車,那人的口甜舌滑令Jenny不自覺動心。後來他們開始約會,他帶她去聽古典樂,去拍賣會,去jazz club聽歌,飲香檳,出入高尚的地方。這個男人以他的口才說服她的父母,讓他們二人出去渡週末,甚至在她十七歲生日時去巴黎慶祝,就在那時,她把自己的身體交給她。回來後,她決定嫁給這個男人,她要退學不上牛津,因為她認為自己已經找到人生目標,她要過的是這些上jazz club呷香檳遊巴黎的浪漫生活。她離開了學校,父母也贊成他們結婚,本來一切順風順水,結果Jenny卻突然發現這個男人是有婦之夫,一切完結了。Jenny決定重返校園,最後如願考入牛津。

話說回來,女主角的爸爸並非可愛角色,但憑他一句 “I am scared my whole life”,我對他只有諒解。

因為我也曾、仍然每天生活在惶恐之中:害怕丟工作、也怕出洋相、更害怕聽不懂喜歡的人說的話…

所以,只好拚了老命學學學。不敢說真話,逢人問到只說對事物有興趣。也曾坦白:『因為我覺得自己好像什麼也不懂。』但搞錯了對像,對方似乎沒聽明白:『妳工作麻利,面面俱圓,怎能說什麼也不懂…』。實情是,我當時一併覺得她們全體(包括我自己)生活在井中,這當然不能宣之於口。

針拮到肉自然知痛。或許,我不應再暗地裡鄙視那些堅持跟兩歲兒子講蹩腳英語、誓要將子女擠進名校的家長。弊,好像昨晚還在向誰說某某親戚賣了一層樓換來兒子一個海外學位,真奢侈什麼的。我又怎能怪別人,自己不也在苦苦掙扎麼? 還是在妒嫉別人幸運有特別資助?

另外,網友都說電影比原著好看,劇本是Nick Hornby寫的。又, The History Boys 中演Darkin的Dominic Cooper 是戲內騙子男主角的拍擋,如果我是Jenny, 只會戀上他, 他也拉提琴, 也懂玩, 也好看, 他甚至有一顆心。

Read Full Post »

年尾是婚嫁旺季,面書內人頭湧湧,衣香鬢影,好看的除了一眾新娘以外,就數各位女賓*。

因為,每場婚禮總會有些奇形怪狀的女賓。

大致分類如下:

(一) 疑似前度女友or新娘的仇家

此類女子要不是袒胸露臂,便是滿身珠寶,or both。如果年長廿歲,大家會以為她是新奶奶/新外母。

(二) 究竟是恨嫁恨瘋了抑或是從深山裡來的

人家在教堂行婚禮,她穿米白厘士配珍珠(難道那是伴娘?);在酒樓宴客,她穿大紅珠片鑲水晶,就差戴上龍鳳金器便可上台致詞(難道是司儀/知客?)。

(三) 純技術問題

– 如果閣下提著個上(數)萬元的包包,拜託,可否也配些份量相若的衣衫飾物,我真的真的相信妳的包包不是A貸啊。(既然懂得欣賞上萬元的包包,也該對衣服的剪裁呀質料呀有點要求吧)

– 如果閣下年過三十, 就別再配戴那些十丈以外也能辨認的幾何形狀銀器吧,也別浪費,留著將來教孩子認圖案好了,除非婚禮主題是非洲之夜。

– SET頭本身並無問題,我們都欣賞妳尊重場合,但再在上面灑閃粉也就未免太多禮了吧。

– 大花圖案的洋裝我們都喜歡喲,但也用不著每桌來一襲相同的圖案吧,會讓人誤會是歡樂小姐團隊的制服呵。(最近Zara大減價麼?抑或是Mango? 不過,如果是因為姊妹情深的話,那就實在太令人感動了。)

– 妳的仙奴包包已經讓大家恨得牙癢癢了,再配上一整套的仙奴洋裝加鞋子,善妒的我也只好希望妳今晚被人打刧吧。難道妳就不能低調一點麼? (如果妳剛當上名牌子公關,請表明身份吧,最好也帶上幾張八折劵貴賓卡什麼的,好平衡一下我們的心理。)

再寫下去,我的心理也要不平衡起來了…

*注: 男人,除了我老豆同我老公以外實在沒有誰值得看。

Read Full Post »

When I desperately needed a break …I watched this:

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Read Full Post »

場景: 睡房       時間: 凌晨一時

(廣東話)

女: 老公…

男: 嗯…

女: 老公,我好想…

男: 嗯…

女: 老公,我真係好想食炸大腸。

男: (終於張開隻眼) 吓…

女: 我呢幾晚都好努力諗住炸大腸黎瞓,但係都無夢見食炸大腸。

男:  (無語)…

女: 同埋我今晚仲想食雲吞麵…

男:  (敷衍)係呀?咁點算?

女: 不如你同我一齊諗

男:  (明知無用仲叫我一齊試?!?!?) 哦。

以前拍拖煲電話粥,收線時都會話:咁陣間發夢再見(sorry, 我應該提大家著多件衫先睇呢part),估唔到時移世易,個衰佬既地位竟然俾炸大腸取代左…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