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2010 年 01 月

為預早熱烈慶祝舒伯特兄之生日 (一月卅一日), 聽了兩位新晉女高音(吾友是也)演唱其Lieder。回到房中,接上互聯網,知道《麥田捕手》的作者死了。然後,到網上閑逛(多奢侈),讀到董啟章這一篇有關寫網誌、寫小說的文章,沒有見過比這更好的。

摘自 “偷運自己“:

也許自我揭露的衝動是出於孤寂。我反對把寫作視為溝通,不過,如果勉強用溝通的比喻的話,寫長篇小說就像向宇宙裡可能不存在的外星人發射信號一樣。你永遠不知道信號何時抵達,或者會不會抵達,更不會知道甚麼時候得到回應,或者會不會得到回應。又或者以光年的長度計算,聽來是個頗為優美的比喻,但事實上卻頗為可怕。所以,我們期待此刻說的話立即就有人聽到。即時通信當然又是另一個迷思。
怎樣也好,當我自我中心到以為自己今天想到寫到的任何瑣碎事也重要到想立即就有人知道的程度,我就唯有涉足寫網誌這樣的勾當

Read Full Post »

讀到案內人隨筆的計娶,同一方法原來早已被各界人士廣泛應用。

曾在這兒碰見一位內地學者,由公費資助到劍橋聽課一年,純粹聽課,無須取得任何文憑或資格,亦無須進行任何學術或非學術研究,自由選擇旁聽科目,期間繼續支薪。我奇怪(相信任何一個香港人都會感到奇怪 : 邊有咁大隻蛤乸隨街跳?),遂請教一位相熟的內地朋友如何操作。

他說一般做法(注意: 此乃未經核實之個別人士意見)是先去信知名大學的教授,表示對其學科或研究題目很感興趣,提出想到該校聽課並強調一切費用將由國家單位負責。如果你本身也是學者,對方一般會答應,反正文科多一兩個旁聽生不礙事。然後你拿著回覆向單位說已獲取錄,只欠旅費,既是知名大學,單位一般也沒問題。

妙手空空,無中生有,果然高明,愚妹受教了。

Read Full Post »

關於『一年只買廿件衫』 個單野,JLS話『响中環金鐘返寫字樓工就好難嘞….』,我絕對同意。

有難度才有意思!就是要超越『吃剩用剩才捐出』的層次!
(可能近排睇得萬梓良多,被佢感染左)

遊戲規則: (遊戲一個, 歡迎參加, 唔駛報名, 成功無獎,衰左實被人唱)
1) 20件將計算所有衣物,包括內衣褲、襪子、冷帽、頸巾等等。
2) 襪子一對算一件,套裝一套算兩件(!),內衣套裝也是每件計算 (果然是童叟無欺!)
3) 鞋及手袋不計,但要申報。

背景資料:
上半年繼續留學生活。年中回港見工,估計九月上工,工作地點應為商業區,Dress code九成是套裝。

存貨:
上班服 – 半新半舊,款式已out,數量不夠
優閒服 – 半新不舊,款式兜踎,數量足夠
內衣 – 上半部可將就、下半部到年中將嚴重折舊
禦寒衣物 – 半新不舊,份量足夠 (香港能有多冷?)
運動服 – 穿睡覺那套不就行了麼? (sorry, 新婚少婦不一定都穿性感厘士睡裙…你想多了)
其他功能性衣物 – (吓?工都未有就想去玩?)
飲宴服 – 著家姐(增肥前) d衫扮懷舊 (年代久遠矣)

作戰原則:搵食要緊!

初步計劃:
1) 優閒服/飲宴服/運動服/其他功能性衣物 – 完全不買
2) 內衣 – 下半部x 3 (需要才買)
3) 絲襪 – x 3 (尚有存貨,需要才買)
4) 上班服
– 套裝 x 4 (共8件)
– 襯衣 x 5
– 連衣裙 x 1
剛好廿件。

戰友: 新年新搞作:一年只買廿件衫
關連閱讀:
一卡、紋眉、玉鐲子 (上)
一卡、紋眉、玉鐲子 (下)
一年只買廿件衫 – 幸不辱命
一年只買廿件 “衫” – 白金升級版

Read Full Post »

冬菇炆冬菇,家母的純技術展示。

不要問我會否太單調那些蠢問題,也不要問我可否下豉油 (你要下,難道我打你不成?)不過如果你還想下Maggi 美極鮮醬油的話,最好別告訴我。只是,你為何不到茶餐廳吃餐蛋麵呢?你大可豉油美極茄汁喼汁下個夠。幹嗎要花功夫去炆冬菇?

冬菇、蠔油要用靚(好)的,無味冬菇、浪費功夫。又,冬菇要夠香,大不一定好。

材料:
冬菇一斤 (乾身、平放時面積1吋x1吋, 較薄身的冬菇仔 : 50-60隻; 如果你用的冬菇較大隻,請自行調節份量)
蔥一條切數段
薑數片
蒜數粒拍扁
片糖半片
蠔油三至四湯匙

製法:
1) 冬菇浸半小時
2) 去水,洗乾淨冬菇
3) 再浸24小時
4) 這次的水留用 (下稱菇水)
5) 冬菇去蒂,如果還有穢物,再洗一洗
6) 冬菇、菇水、薑、蔥與片糖放進一個較深的碟或盆,隔水蒸半小時 (即碟內盛著冬菇浸與菇水,碟下面的鑊/鍋內放的是普通自來水)。
7) 熄火,別打開蓋,一直焗至整個鍋及冬菇涼透 (最少要一句鐘)
8 ) 開蓋,去掉薑、蔥,菇水留用。
9) 燒熱鑊, 下油,爆香蒜頭,下冬菇、菇水、蠔油三至四湯匙,中火煮至水滾,轉小火,蓋上蓋,煮30分鐘。(轉小火約10分鐘後要試一試味,可再加蠔油,但要小心收水後會太濃味,畢竟你不是為了吃蠔油味才炆冬菇的) 如中途水太少, 可加點水
10) 上碟可加蔥花/芫茜裝飾
11) 如非即食,可蓋上蓋焗至整個鍋及冬菇涼透,上碟放雪櫃。食時加少許水及蠔油一湯匙煮熱即可
12) 炆好的冬菇也可用作炒燒肉、肥豬肉、排骨、節瓜 (節瓜切粗片,先泡油)等等。也可放冰箱(冰格),需要時取出幾隻解凍用。

*說是家傳,其實也是阿媽嘗試各大名家食譜後去蕪存菁的結果,如有部分雷同, 實屬正常。

**朋友, 如果你是第一次來的話, 不妨到這兒看看: 少婦我推 (炆冬菇/燜冬菇補充)

Read Full Post »

上回提到 (詳情見:『民主,去死吧』) 與同學的對話令我想起香港的高鐵與劍橋的西部發展計劃。

前言: 民主怎麼跟高鐵扯上關係呢? 常有人道民主要配合國情、要看人民素質、經濟政局穩定性。那麼,我要問:

中國有哪一個城市比香港更有條件推行民主政制?

劍橋大學一直想在城西擴建,但諮詢了差不多十年,藍圖按各界意見改了又改,到現在還未成事。你可以說這大學城實力雄厚,拖十年也不礙事,我們可是時時刻刻受到被邊緣化的威脅啊!我只想指出,古惑 (or學五點話: 推政策時有他的一套)的英國人在發展自己的地方時的態度是如此謹慎,因為他們知道自己不是在管一塊殖民地,而是他們自己的家,永久的家園。

我不反對建高鐵,只是:我們的政府我們的官,你們可否擺脫殖民地文官的想法,其實你不用想盡辦法去治我,因為我根本跑不掉,這兒就是我的家,我不像你們及你們的老友,的下一代都已有後路。我不是沒有腦袋,我明白高鐵的重要,我們可以好好坐下來,談一談嗎?可能你平心靜氣想一想,其實你可以為大角嘴、菜園村等等受影響的市民多做一點,或許大家能明白,能諒解…然後,我們會建高鐵,在享受其成果的同時,盡量減少對受影響的市民的不公。

不是說我們也要諮詢十年, 但一年半載不見得就會股災饑荒斷水斷電。(其實高鐵的前期研究早在2007年前已做了,只是我們的政府我們的官從來沒有想過要 “認真” 地問一問我們罷了。又其實我們的政府我們的官也確實有 “諮詢一下” 我們,但那個“諮詢一下”就真的只是問一問而已。)

有時,我也覺得自己很天真,很傻。

Read Full Post »

晚上十一時的自修室,只剩下我與另一位同學,正要作最後衝刺,同學走過來搭訕。

大半個小時之後…

『如果有人跟我談民主,我會說:「民主去死吧。」』同學說畢便很有禮地道別,剩下我跟一桌子的書和一副混亂的腦袋。

同學來自喀嘜隆

為什麼會談到民主? 應該是他問及我的職業 (我曾當記者),聊到傳媒,再扯到西方媒體如何報導非洲、亞洲、中東等地的消息。同學說西方的媒體根本沒有嘗試理解非洲,只是從他們自己偏頗的角度看非洲的問題 (同一番話,一位在國際知名報社任職編輯的香港朋友也說過,只是將句中的非洲換上中國。另外,我明白很多記者即使在報導自己老家的新聞時也有一知半解或帶著有色眼鏡的情況,但並非這篇的重點。) 。他說從西方媒體的報導看來,他們的駐非洲當地記者似乎無讀當地的報紙,他在劍橋碰見過一位英國金融時報駐非洲某國的記者在飯堂跟其他人談該國的選舉,同學搭訕提供一些不同的觀點,那位記者當場變臉。

我不知道同學的觀察有多準確,因為我自己對非洲也只是半知半解。同學也強調他的意見不能代表所有非洲人。

從新聞的觀點與角度很自然便扯到歷史。同學提到曾有非洲某國領袖說該國已沒有自己的歷史,因為該國歷史都是由歐洲人撰寫的,史觀全是歐洲人的角度。該國的人經過殖民的洗禮,在學校學的是歐洲人的語言、歷史,『悲哀』他說。
(諷刺地,在我右邊的書桌駐紮的一位德國博士生的論文題目正是非洲某國的殖民史。)

接著,他告訴我喀嘜隆的事,據他所說,喀嘜隆脫離英法統治後,由一強人獨裁領袖管治,雖然獨裁,但起碼人人知道該守什麼法律,國家的經濟也在進步。自從1983年,引入民主制度,便出了亂子,政黨只圖一時利益,無長遠計劃,朝令夕改,國家的資源都賣給外國人…

你猜對了,同學接著便說:『我們有我們治國的一套,他們(歐美)憑什麼硬要我們民主,民主並不適合所有國家…你們中國有優勢…我非常欣賞李光耀』 (坦白說:小妹也佩服李光耀,至少他不貪污, 你硬要說他貪權我無話可說,我只覺得他不信其他人能做得比他好,但新加坡也在變,現時他們非常有名的政府獎學金制度*當中最高的級別包括頒給將來準備從政的學生** ,如資料有誤,敬請指正)

我不在此評論民主是否一定好,你知我知, 世上無完美制度,很多時候,時機主宰結局 (看看高鐵)。事後,我在wiki看喀嘜隆歷史,實在難為正邪定分界…(陰謀論者估計當中不乏一些已發展國搵佢地笨,借民主之名搞亂佢地既政局,然後又話借錢比佢地發展基建呢樣個樣,再大量傾銷糧食搞亂佢地既農業經濟,人地還唔到錢,唯有賣油賣礦…可能其間再扶植幾個賣國貪官,銅鐵石油仲唔手到拿來咩)

與同學的對話令我想到看電影Avatar時的難受與內疚。城市人的生活模式、消耗享受,你道資源都從哪裡來? 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我們不也滿手鮮血麼?

補充+澄清:我認為民主比政治制度較合理,也認為香港是有條件普選的…民主在中國也要推動, 只是由內部國民推會較合適, 當然,要發動國民推動民主又要回到教育…其實我寫這件事,只為指出:

一) 制度重要,施行的方法/時機在很多時候更重要,施行的人的素質在絕大部分情況下最重要 (看看新加坡,再看看喀嘜隆)
二) “民主”也有可能成為國與國之間互相剝削、制衡的工具,不是“民主”本身的錯,只是人類的自私天性在作惡(或曰求生本能在發揮功效吧)。

其實,與同學的對話也令我想起香港的高鐵,但這篇太長太雜,下回再續。

Read Full Post »

讀到信報這篇文章,忍不住來個親身演繹 (真不知醜):
(由於錄音設備落後,請將音量盡量放大,以達至最佳果效)
669 final at MySpaceFileHosting.com669_final.wma

信報
2010年01月13日 11:16 立道
六十六萬九的跑車
各位朋友,我係文太,第一次響呢度留言,想呻下我個死佬d衰格野….

我同我老公結左婚12年,近來我老公話要用屋企d錢買車,係一架六十六萬九o既歐洲跑車.雖然我地家庭收入唔差,但六十幾萬都唔係小數目,所以我梗係要考慮清楚啦…

第一,我地都唔係成日出街,主要都係返老爺奶奶屋企,加上附近有地鐵站,所以其實架車都唔會成日用,我老公就猛咁話將來應該會成日揸車,但又講唔出實際理由….

第二,我問佢點解要買架咁貴o既跑車,買架普通日本車都係三十幾萬啫,慳番d錢可以做好多野(屋企好耐冇裝修過,電器又舊,我地又冇買醫療保險…),佢又猛咁話歐洲跑車比日本車好好多,但係好o係邊度,佢就講到一舊舊,我都唔係好明 (其實我都去攞左d日本車o既資料番黎,都做左d分析,點知佢望兩眼就算,仲話我婦孺之見)

第三,佢之前買親野都奉旨超支,好似幾年前果套高級音響,買左番黎之後,又話要加個機座,又話要換喇叭線,結果用多左好多錢.

而最關鍵o既係,我地屋企附近冇晒停車場位!最近o既停車場都要行十幾分鐘,所以表面上揸車返老爺奶奶屋企係快左好多,但其實計埋行去停車場o既時間,揸車其實同坐地鐵差唔多!我問我老公點解決,佢竟然話買左架車先至慢慢諗,叫我信佢喎!未解決車位又點可以買車呀,大佬!

其實佢認認真真同我講要買車都係呢一兩個月o既事,我問多兩句都好合理啊!佢都唔記得我地當初結婚果時佢話會審慎理財,又話會尊重我意見,佢又唔記得其實每月d家用我係佔六成….

仲有一樣最衰格o既,就係佢成日用"一家之主"黎"撻"我…大佬,而家咩野年代啊,人人都講男女平等啦! 我前幾日同佢鬧交,佢話"全家得你一個反對喳,阻住地球轉",我話"全家得我同你喳噃",佢就話"老爺奶奶都贊成買跑車"….頂佢個肺,你老豆老母次次都企響你果邊架啦 (除左零三年果次,我響佢d親戚面前發難,之後佢老母良心發現,撐我).次次鬧交就拎老豆老母出黎,次次鬧交都話得我一個反對,你講晒啦!屈機!

點知尋日俾我偷聽到佢同朋友講電話,原來其實係佢老母想佢買車,車佢老母去街,又話其他兄弟姊妹都有靚車,佢冇車好寒酸,我老公仲話揸跑車先至有型喎….

頭家我都有份架,係唔係想洗晒d錢,臨老過唔到世?!
真係越講越"慶",大家話點算?

Read Full Post »

Older Post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