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迴響

Archive for 2009 年 10 月

失意的時候,弄了這兩味菜:一成一敗。像人生,沒有長勝將軍。

瑤柱扖生菜:
veg起初只為要及時用完娘親寄來的瑤柱才想到扖生菜,結果配菜倒成了主菜,正是無心插柳,送飯一流。

(做法 : 我知你知,但總得讓我表演一次 ─ 早兩小時以熱水浸泡瑤柱,浸軟後一揑即散,灼熟生菜上碟,瑤柱連浸瑤柱的水+蠔油+生抽煮杰淋上面,酒樓大廚上身話都無咁易。係,係無打獻架,最憎打獻,信我,千萬別打獻。)

紅酒牛尾:
ox_tail_failue雖然有心栽花,可惜事與願違。吃飯時間未夠火喉,牛尾表演石頭出血,硬如石頭,吃前五分鐘還在『標』血。大爺給足面子,啃了一整塊,從此咪咪姐的名句要改為:『吃牛尾梗要有牙力,楝錯煮飯婆唯有硬食。』

ox_tail_success餘下兩塊,加水狂煮兩小時後,居然成為美食 – 正是柳暗花明。

(做法 : 一定一定要有甘旬,其餘皆靠想像力。)

Read Full Post »

門戶

這個題目由我來說,很容易有酸葡萄的嫌疑。小妹不是來自香港三間較大(好?)的大學,但自信辦事能力、常識、學術水平不會在水平以下,找工作也托賴沒遇到太大困難。但就不時遇到有人懷疑我來自三大的其中之一,他們似乎不相信除了三大,其他大學的學生就不能有一般水平/以上的能力。

的確,小妹也曾為母校某些科目的教學水平感到失望,也不否認母校並非我的第一志願,但大學的學習講求主動、自律,只要肯努力,未必就此遜於同儕,正是英雄莫問出處 (當然,未必人人同意,特別是大公司的人事部)。但很多時候,別人會想當然地按你的背景為你貼上某些標籤,自己有時也會不自覺地為別人/自己貼上標籤。

其實近一兩年已幾乎沒有人問我來自哪間學校,談這個話題,因為近幾個月認識了兩位新朋友,他們不約而同地對我就讀的中學(A學校)有點情意結。

話說新朋友們皆來自一間與A學校同區的B學校,他們均在知道我就讀A學校後,便立刻 (在三句以內) 曲線或直接道出B學校比A學校優勝之處、什麼B學校是自己的首選A學校只是次選云云。

我心裡納悶:Come on, 大家都成三張幾野,讀A也好B也好,Who cares?況且,A與B也非什麼頂尖名校,真係唔知佢地想爭d mug?

我當年是跨區就讀,家離學校足有八個地鐵站,對該區的其他學校之優劣不甚了了,反而畢業後才知道B學校挺不錯,只是因為校網及種種制度上的原因令我跟本無可能會選讀B學校,這解釋了我對新朋友們的情意結確是茫無頭緒兼啼笑皆非。

Read Full Post »

Case Study:

距離上課時間還有8分鐘,跑到課室需時10分鐘,騎自行車到課室需時約7分鐘,你面前有一輛自行車,車座上有一堆鳥糞,你身上無任何可以抺拭車座的布或紙…
bikes

答案:
leaves

有鳥糞的地方就有落葉 -大自然之奧妙也。

Read Full Post »

在這兒, 我是一個不相干的人。不是唯一的一個, 但這想法並沒有帶來多少安慰。從前也曾後悔年少時沒有好好用功, 但這感覺從未這般强烈過 –

 因‧為‧能‧夠‧在‧這‧兒‧讀‧書‧實‧在‧太‧捧‧了

你可以專心做你的學問,不用操心任何事,包括三餐及打掃 ─ 除了週末晚上。曾於午飯時間在飯堂碰見一位念物理的朋友,他吃很多很多,原來他有太多課要準備,想省回吃晚餐的時間。

除了課堂(lecture)外,每一科也會有小組研習 (是1:3的小組,那個1通常是該科目的專家) 。

飯堂內,選坐位可是一門學問,因為你隨時會無辜地被捲入一場『輕鬆』的討論,小妹參與過 (我通常只負責發問) 的討論有經濟學的各個派別源流、佛教是否宗教等。每個人也是專家,只要你願意,學問取之不盡。

到個別學院旁聽麼,講師友善得令人難以置信。 “Just have a seat and enjoy the lesson. — And feel free to ask questions.”

可惜我只是個局外人。

Read Full Post »

Believe it or not: I AM GOING TO SING MAHLER 8!

前晚試音時,老師說我的聲線可以,但是因為我的 sight reading 太差,要看看其他人唱的如何才作決定。看見個衰佬順利過關(我唱歌明明比個衰佬好聽!!!!!但偏偏佢有perfect pitch – sight reading一流),我哭了,為什麼我在這兒想做什麼也不夠資格…完全失去信心。

現在勉強過關,雖然無助恢復自信,但總算可以陪個衰佬唱佢的至愛。(噢,我係咪好偉大呢!)至於自信心個單野,遲下再講。

Read Full Post »

我不美, 皮膚黃, 人不高, 身材乏善足陳, 二十四歲前鮮有人叫我做靚女。我其實已經認命。

凡事總有個開始。二十四歲那年進了一間公關公司工作,學了點扮靚的皮毛(同事們可是真正的扮靚大師),『三分人材七分打扮』果然有其道理,漸漸有人讚我靚,約會也多起來,但我心裡其實不很習慣,一直以來都是綠葉黨,你讚我靚是在講反話麼?還是客套話而已?

不慣管不慣, 自此, 『扮靚』忽然成了生活的一部份。儘管覺得浪費,仍是會做面模,置新衣…等等等等。『靚』成了緊咒箍, 令我自動放棄囇太陽,大吃大喝,通宵達旦…

要解咒嗎?我還未有這個信心。

如果你跟誰家女孩有仇,教她扮靚吧。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