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文章
留言

強烈推介各位父母讀讀由劉慈欣著、首部獲得有科幻界普立兹獎之稱的雨果獎的中文小說《三體》。

原因一:
本書劇力萬鈞精彩萬分,絕對有甫開卷即進入忘我狀態的效果,逃避現實一流(為何要逃避?你知我知便好,說出來我怕人類會絕種)。

原因二:看《三體》,學教仔
雖然我最喜愛的角色是大史,也很想知如何能養出個大史,不過像大史兄般的神話級人物只能由上天「給力」(即天生異稟)加後天經歷淬鍊而成,絶對可遇不可求。

幸好《三體》中有兩位在教仔這件事上比大史更值得談論的人物:雲天明與艾AA。

雲天明,一個出場時毫不起眼,甚至有點讓人同情的可憐角色,因為父母離地的教育──只許看經典書丶聽古典名曲,跟有修養的人交往──令其與身處的社會格格不入。兩個虛偽的所謂知識份子害兒子失去入世的能力,卻沒留給他出世的資本,還各自去偷歡弄至離婚收場。幸虧雲天明生在科幻小說中丶有機會去外星人的世界發展,不然一個把自己墓誌銘寫成:「來了,愛了,給了她一顆星星,走了。」的暖男、一個會看卡夫卡的航太工程師只能默默而歿。

你也可以說就是拜這種離地教育所賜,雲兄才能在三體世界寫出一篇篇精彩故事,成為外星人也敬重的文學家,更有本事在三體人監視下以深謀遠慮為人類指一條活路。不過除非貴子弟能交上如雲兄般的惡運──被心愛女子剝剩大腦送給敵對外星人──否則空有一身學問卻不會有用武之地。

至於艾AA,一個聰明(航太科學家!)。懂得把握機會(知道程心賣掉行星成為富翁後,立即自薦為她成立並打理公司)。隨遇而安(明知不能再回到出生地,仍能與非自己心儀卻因緣份被一同困在陌生星球的男子幸福地渡過餘生)。不作無謂悲天憫人狀的女人。這樣的孩子絕對讓父母放心。可惜書中沒有描述艾AA是如何煉成的,或許劉慈欣也很想知道!

原因三:
即使教不出雲天明丶艾AA,看到結尾,很難不感慨在宇宙生滅的百多億年中,即使寶貝成了下一位愛因斯坦、霍金丶牛津丶甘地(景仰歸景仰,又有誰會想子女成為甘地?)其實也不算什麼。所以他四歲仍然不懂乘法丶五歲未學會蝶泳真正微不足道…

(本文已刊在關鍵評論網: https://hk.thenewslens.com/article/100643)

廣告

前天四歲兒子在路邊見到一輛運載海鮮的貨車在卸貨,要求停下來看,直到卸貨完畢,我請他向高大威猛的搬運哥哥道謝兼道別,哥哥笑答:「小朋友記得要用功讀書,小時不讀書,長大做運輸。」

我口快快說了句:「不打緊。」其實想跟他說的是「行行出狀元」,奈何反應不夠快,話到口唇邊車已經離開。

不只一次有工友提醒小兒要用功讀書,感謝他們之餘,還覺得他們可敬可愛。工友們很多也從事日曬雨淋或體力勞動的工作,本身生活也不容易,還能對打擾其工作的頑童勉勵加自嘲,何嘗不是胸襟與大度。

我也是來自基層家庭,不少親友從事勞動或非白領工作。自己因工作關係,經常接觸普遍定義中的社會菁英丶出入一些高消費場所。總覺得能按標準完成任務的工友們比許多尸位素餐丶對制度及工作流程漏洞視而不見的高薪人士丶管理階層對社會貢獻更大。

觀察所得,從事什麼工作跟生活愉快度似乎關係不大。當然某些被剝削得厲害的低技術工種比較不能保障生計丶有些對體能要求超高的工種只能做數年丶有些危險工種很危險(廢話!)丶還有些工種將被機器取代,這些是各人自己要思考如何應對的。但是無論起點如何,只要不放棄,職業生涯可以有很多可能性。如果真的喜歡運輸,一直做下去也無不可,年輕有力可搬運丶力氣下降後可駕駛貨車丶有了經驗可管理流程丶儲夠資金可建立車隊。

對小兒與那位年輕的搬運哥哥,我最想說的是:做運輸很好,多看書擴闊思考更好。

家住的大廈最近維修外牆,一天早上帶小兒上學,幾個年輕的搭棚師傅在用雪糕筒加粗膠帶圍起來的臨時工地上吃早餐,擴音器傳來Beyond的《海濶天空》。兒子問他們在做什麼,我說:「開派對呀!師傅也要輕鬆一下。」

覆屎難收

(這篇已在關鍵評論網發表)
四、五歲的小男孩似乎特別喜歡談論排洩物,大人們只能每次忍著笑板起臉說『一點也不有趣。』不過小子與同學們仍然覺得那是天下間最好笑的,樂此不疲。

於是阿媽我想出了一條屎橋*:越打壓越旺盛、說夠了自然喊悶會停。為了加快他對便便們生厭,我開始十二分用力地跟他談屎說尿。從來不是什麼斯文淑女,有機會堂堂正正屎尿屁讓我痛快又滿足。

圖書館内發現糞便書當然要借閱。引誘他做功課:『你填色,媽咪負責畫便便,男孩子踩大便,女孩子踩小便!』然後,不論繪畫任何題材均有排洩物的位置:腳要踩尿、手要挖鼻、房屋前要有狗屎。教他跟新同學打開話閘子:『一刮大風我就放屁!』

一次,小兒邀我一同挖完鼻屎再放屁嚇他的同學,理由是『你也喜歡核突野**嘛…』真是榮幸之至。

不到兩個月,我發覺我們對各式排洩物的討論已經擴展至無孔不入、無遠弗屆的地步。黑色蠟筆不見了,他的即時反應是『那以後怎麼畫大便?』同學來我們家午餐,我問他想吃什麼:『小便煮大便…再加鼻屎。』他又告訴爸爸:『媽咪跟我最喜歡核突野。』我只能對一向斯文正派品味高尚的爸爸虛偽地反白眼以圖撇清關係。每當接放學面對老師們的微笑時,我都會有一剎那的心虛,不知小子在學校又說了什麼屁話。

我終於領略到覆水難收的真義。應該希望這條屎橋快快奏效吧--可是,有一天當他不再跟我屎尿屁,我會非常、非常懷念這一切。

後記:屎橋實行快三個月,小子聽到便便已經不再雙眼發光。他說得對,其實我挺喜歡核突野。

*餿主意
**嘔心的東西

昨晚偕四歲兒子送他爸爸機,其實外子也經常出差,不知何故這次兒子表現得依依非常。前一晚開始便跟我說不想爸爸搭飛機,想爸爸留在家裡。我說爸爸隔天便回來,即是你上學回來午睡、晚餐後便會見到爸爸,超快的。他仍然悶悶的樣子

送完機回到家中,兒子忽然冒出一句:『五百羅漢,交通平安。』
那是一個書名,早前在小童群益會借來的繪本,作者是劉旭恭、零九年𥘉次出版。故事講述祖母為孫兒在山上的廟裡求了一道平安符,上面寫着:『五百羅漢交通平安』。自此,五百位羅漢跟著小孩上山下海,一起經歷火車出軌、海難、飛機遇上氣流等等意外,羅漢們為了保護孩子週全相繼犧牲,最後只剩下十位羅漢陪伴小孩渡過自立前的最後一劫。而這次,小孩自救之餘更救出最後一位生還的羅漢大師兄,雖然大師兄最後力竭而亡,但小孩亦已準備好獨自面對未來。

我一讀這個故事就愛上了,簡單的故事道出祖父母輩對孫兒的心意、傳統信仰的情懷、成長鐵定的多災多難。我懷疑兒子未必能讀明白,但見它有火車、飛機等小男孩喜歡的元素便借來陪他一看。他讀時沒有特別高興,到了結局全部羅漢壯烈犧牲(我補充說他們是任務完成到天上嘆世界),他更立刻說不喜歡這個故事,不想羅漢們死掉。

見他提起這個故事,我大概猜到為何他這趟送機反應特別大。『你是擔心爸爸坐飛機會有危險嗎?』
『我想爸爸平安回來。』
這句 “平安回來” 是新的,他從未說過,應該是早兩天從我那兒聽來的。因為這次外子出差要到一個治安據說挺差的地方,臨行前我嘮叨了好幾回:看緊行李、工作完不要在外晃蕩、要平安回家…想不到這小子一聽便入心。

我不想助長他的憂慮,便引開他的注意力問:『你記得羅漢做什麼最行嗎?』
『打功夫、翻跟斗,媽咪,我想羅漢教我翻跟斗…』
我以為無緣進他腦袋的的東西,原來已經被消化、吸收,再加上親身經歷轉化成為他的個人回憶。

好文不能轉載,想看請點:https://www.hk01.com/sns/article/123013?utm_content=buffer9eb91&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facebook+hk01&utm_campaign=bufferhttps://www.hk01.com/sns/article/123013?utm_content=buffer9eb91&utm_medium=Social&utm_source=facebook+hk01&utm_campaign=buffer

三字經

見到我,你話
抱抱
我彎腰攬住你
同我玩,你話
我傷口痛,不能下床,不如你上來
你把玩控制病床的按鈕,升高,降低
夠鐘返屋企,我話
唔捨得
我彎腰攬住你
唔捨得,你又話

瞓唔著,你話
我唱《麥兜與鷄》比你聽
都係瞓唔著,我想玩匿埋
但喺我好眼瞓,不如我講個故仔比你聽:從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廟…
你整古我
Sorry囉, 我講岳飛嘅故仔比你聽吖?
都係瞓唔著
咪住,爹地陪你瞓住先,我半夜再來偷睇你有無踢被
仲係瞓唔着,你話

我想睇恐龍煮左隻狗嚟食個本書,你講比我聽
好,(講講講、講講講…)
我都想煮嘢食
煮咩食?
妹妹stew

又係呢個葉緻慧!不過故仔幾好睇